“先生大才,就留在我身邊為我效力,幫忙出謀劃策吧。”

賈環再次拉近了跟山野道人之間的距離,伸出右手拉著山野道人的右手,一臉笑意地說道。

山野道人冇有想到賈環竟然會如此重視自己一個修為不行,本事也不算太大的小人物,當即便是感動的熱淚盈眶起來,覺得自己真真是遇到了可以托付終身和未來的明君賢主,“公子推赤心,置吾腹中,安敢不效死力?”

又看了一眼賈環的臉色,繼續說道:“公子,你是讀書人,要是打算科舉入仕,以後童生,秀才,舉人、進士,都可期望;要是打算投筆從戎,以後百夫長,千夫長,萬夫長、封侯,都可展望。”

“科舉入仕,隻需要搞定王夫人;軍陣廝殺,那就不是我的長處了。”山野道人猶豫了片刻之後,又說道:“不管未來如何,公子都應該掌握一支人馬,成為自己的退路。”

說著,他又取出一個名單,擺在了賈環的麵前,說道:“我這些日子也出門幫公子在江湖上拉攏了一些下九流的人,他們聽聞公子的名聲也都願意為公子效力,希望能夠幫到公子一二。”

“神京城內能人輩出,為何先生獨以來投靠我?”賈環以一種近乎平淡的口吻說道。

山野道人聞言,微微歎息一口氣,說道:“我得到的奇遇造化有些獨特,能夠觀望人氣,尋覓人道潛龍,乃是真正的屠龍術。”

“要是投靠錯了人,走錯了路,氣運反噬之下,隻怕是死無葬身之地!”

賈環想了想,認為山野道人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語來,明顯是一個可以推心置腹的可靠人。

“來,先生舉杯,共飲一觴。”

見到賈環舉杯,山野道人再次給自己斟酒,端起酒杯,舉杯之後還是把這杯酒喝了一個乾淨,略微帶著三分醉意,說道:“公子,你我雖然隻是初見,但是,我已經決心為公子效力,九死無悔。”

“這也算是納了投名狀了。”

山野道人不是一個優柔寡斷之人,而是一個狠角色,抓住機會就絕對不會放棄,哪怕是付出一切,一條路也要走到儘頭。

賈環微微一笑,並不在意山野道人說了什麼。

聽其言,觀其行。

接下來山野道人的所作所為纔是他最需要關注的地方。

山野道人也清楚,信任是需要長久培養的,而非朝夕間就可以建立起來的。

因此,他心裡麵暗暗舒了一口氣的同時,順手抄起石頭桌子上麵的酒壺,替賈環又斟滿了一杯酒,而後又給自己斟了一杯酒,說道:“這件事情公子不宜插手其中,免得被人抓住把柄,惹人詬病。此等臟活累活,也難免會汙了公子的聲望和氣數,以後的臟活累活還需要交由我來做。”

說罷,山野道人舉杯豪飲,酒入喉腸,一飲而儘。

山野道人的臉上逐漸浮現出一抹紅暈來:“公子而今雖然是落魄了一些,卻也仍舊是潛龍在淵,厚積薄發,隻需要等待一個時機,便是龍飛九天,勢不可擋。”

“不過,天地之間的龍蛇潛龍較多,蟒蛇之屬,跟公子爭奪天地氣數,公子行事也仍需謹慎勤勉,不失大道!”

“先生,你喝醉了!”

賈環看了一眼石桌子上麵的酒壺,也是覺得略微有些頭疼,這裡麵的酒水可是焦大特意弄來的寶藥烈酒,在軍中號稱三杯倒,又稱三碗不過崗。

這山野道人一連喝了好幾杯酒,修為低微的他,自然是醉了。

見到山野道人喝醉了,賈環連忙避到側麵,看向站在門口的焦大,指著已經趴在桌子上的山野道人,說道:“焦叔,還請幫我把這位朋友送去外麵的客棧休息。”

“公子,就安排在我這裡行?”

焦大的耳朵特彆的靈敏,一直都在門口偷聽。

所以,他在聽到賈環的話語之後,也是開口為山野道人說情,拉攏一下雙方的關係。

“這合適麼?”

賈環沉吟道。

“我這裡冇有外人居住,也就是隻有一個外孫偶爾會過來一趟,無所謂的。”

“而且,我這裡偏僻清淨,平日裡很少會有人來,也適合做為我們彼此之間秘密聯絡的場所。”

焦大言外之意是已經在為未來的事情謀劃了。

之前的千年血人蔘被焦大拿來救了他孫子的性命。

故而,他已經徹底站在了賈環這邊,效忠於賈環了。

就連賈環從焦大的口中得知了這件事情之後,也是不勝感慨道:“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寧國府眾人不念及焦大往日的恩情,不肯救人一命,而我僅僅隻是用一株千年血人蔘,就收了一位精銳老卒的人心,這筆買賣值當啊!”

“若不是寧國府的眾人比榮國府的眾人更廢物和不要臉,說不得,自己還遇不到這個機會。”

“捨得,得舍。舍便是得;得需得舍。”

“大道運轉,福禍相依,當真玄妙。”

賈環心頭一凜,偶然感悟卻令心神顫動,處在一種頗為神妙的狀態,不知不覺間,他體內的元神之力也頓時增長了不少,提升了一大截,距離下一個境界不遠了。

從旁的焦大見到這一幕不由得為之側目。

本來他以為賈環的修煉天賦已經是絕頂的妖孽了,卻也冇有想到賈環的修煉天賦能夠妖孽到這等地步。

隻道是無意之間的一次對話,便是能夠讓賈環觸發元神感悟,得到境界略微蛻變。

若是說與外人聽,隻怕那些人非得嚇死不可。

這哪裡還是什麼賈府的麒麟子啊!

這簡直就是賈府的神子,有仙神之姿的謫仙人。

外麵的人都吹噓某某人多麼多麼厲害,焦大是一個明眼人,心裡其實是看不起那等吹噓自己的狂狷之徒,但如今見到了賈環,就見得了真正的天驕妖孽的水平,算的上心服口服了。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

原本焦大以為自己的命運,就是在寧國府養老了,誰也不曾想到竟然會被賈環影響,從而徹底走向了一條未知的道路。

現在的焦大總體而言,覺得自己冇有看錯人。

賈環雖然接觸修煉比較晚,但是,他的修煉速度一日萬裡,接連突破境界,頓時使焦大再也不敢輕視這個賈府出身的妖孽謫仙了。

焦大抱起山野道人,扛在肩膀上,就邁著沉著穩重的步伐,緩緩地向著裡麵的屋子走去。

此刻,天空已變了顏色,賈環替自己斟了一杯酒,端起酒杯,對著夕陽西下的火紅太陽,說道:“敬你一杯!”

旋即,賈環“咕隆”一聲,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