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回神了。”葉小凡冷漠說道。

旺財撲過去,這個交給我!

它拖咬譚雲牛仔褲褲腿,發出嗚嗚聲。

譚雲驚醒過來,下意識要掙紮,但對上葉小凡的視線。

他哪裡還敢踹旺財啊,這不是火上澆油麼。

“那個,小凡……”譚雲強擠出苦笑,“我認栽了,看在同村的份上,饒過我這一會兒吧。”

“好說。我這櫻桃樹栽種不容易,產量偏多,一棵樹結出七八十斤櫻桃冇問題。”

“你至少毀了30棵,就按30棵來算,也就是2100斤櫻桃,一斤櫻桃60元。”

“哦吼,126000元!”

葉小凡冷笑著計算出損失,這還冇算上種樹四年的成本。

“什麼!櫻桃怎麼可能這麼貴!”

譚雲驚撥出聲。

他的確做好了賠償的準備,但……這哪裡是賠償,簡直是搶錢啊。

“你們這五個人,分攤下來,也就是每人25200元。”

“是轉賬呢,還是打欠條。”

葉小凡懶得跟這些人證明櫻桃樹的價值。

“哼,你還是打我一頓吧!”

左側捂著側腰站起身的壯漢,陰沉地迴應,強裝硬氣。

料定身手雖強但一身書生氣的葉小凡,不敢對他們下狠手。

真夠狠的話,他們幾個就不會這麼一點皮肉傷了。

壯漢越想越發有底氣了,挺直腰板。

其餘三人陸續起身,也都發現,各自的傷勢並不重,最多瘀傷。

幾人對視。

也對,他們之前從譚雲口中就知道,葉小凡是書呆子一個,打人都有心理負擔……

挨一頓揍,免去賠償,太賺了!

卡啦!

突然一道清脆的折斷聲響起。

葉小凡緩緩收腿,眾人甚至都冇看清動作。

外號狗虎的壯漢,有瞬間迷茫,隨即抱著腿撕心裂肺慘叫。

右小腿畸形扭曲,懸空搖擺,依稀能看到骨刺鑽破皮肉。

他倒在地上,慘嚎不斷。

葉小凡神色淡漠,“你不用賠償了,2萬多,就當給你的醫藥費吧。”

以冰冷目光掃視剩餘四人。

“你們幾個選擇跟他一樣?”

空靈冷漠的聲音彷彿在眾人心間響起。

這一瞬間,譚雲等四人亡魂皆冒,身體止不住顫抖。

“我、我打欠條!”

冇有受傷的胖子,第一個舉起手,哆嗦地迴應。

“我打欠條!”

“我、我也一樣,可以先轉你1萬。”

“……”

四人生怕喊完了,會步入同伴的後塵。

爭先恐後,選擇了打欠條。

“很好。月底前,每人必須還一萬,剩餘的在年內還清。”

“胖子,你先送他去醫院吧。”

有了壯漢的教訓,四人老老實實,回村寫了欠條,這纔開車送壯漢去醫院。

……

葉小凡拿到欠條後回家,將欠條放好。

在雜物房找了一會兒,拿上繩子釘子之類的工具,又直奔果園。

僅一盞手電筒微光照明的果園,更顯陰森鬼魅。

時不時傳來敲打聲。

被破壞的櫻桃樹,因為樹皮堅韌,多是折了彎曲垂地,並冇有完全斷開。

隻有五六棵真正斷成兩截。

前者的話,普通人或許都有挽救的辦法。

而後者,對葉小凡也不算難事。

當初靈雨咒不僅以枯木逢春般的神奇效果,修複了小葉紫檀。

對櫻桃樹自然也有效果。

葉小凡以或以繩子、小木板固定住櫻桃樹,使得它們保持挺立。

然後開始一一施展靈雨咒。

使得這些受到靈雨滋潤的樹,生機盎然,樹脂、汁液粘稠分泌,使得斷口、樹皮裂痕以肉眼可見地速度黏連癒合。

它們的果實也再迅速成熟中,不影響果實品質。

相當於,葉小凡白賺了12萬多。

複原斷樹,其實隻是順帶的,畢竟他本來就要來此施展靈雨咒催熟。

旺財似乎也發現了靈雨的好處。

總是機靈地在樹下等待靈雨落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它淋著靈雨,舔著順流下來的雨水,欣喜叫喚。

葉小凡耗費完青木之氣,便立即打坐恢複,再次施展,周而複始。

靈氣更是在這消耗、修煉恢複的循環過程中,增長顯著,已經有拇指粗細了。

按照這速度,再過幾天,青木訣有望突破。

天矇矇亮。

葉小凡體力冇有耗損太多,但精神空乏暈眩。

他終於打消了繼續灌溉的想法。

坐在旺財身邊,打坐恢複。

當他甦醒,旺財仰著肚皮,呼呼大睡。

“咦……”

葉小凡能夠清楚地感受到,旺財的變化。

毛髮更加油亮,體形也在一夜之間大了一圈。

顯然,靈雨對旺財也有極大的好處,大大強化了它的體質。

這是好事。

“看來以後要單獨給你施展一下靈雨咒了。”葉小凡笑道。

叫醒旺財,一人一狗便風風火火趕回家。

現在才五點多,村子大多數屋子都已經亮起燈,忙活早飯。

葉鐵柱、江荷夫妻倆也都起床了。

“不是,小凡,你昨天一晚上去哪裡了?”

一到家,江荷便質問葉小凡昨晚的去向。

她今早才發現,兒子竟然昨晚竟然冇回來。

“嘿嘿,在朋友家過了一夜。”葉小凡含糊其辭,總不能回答他跟一夥持武器的混混打了一架把?

“哦……”夫婦倆若有所思對視一眼,女孩子?!

如果是,那可太好了!

“不回來好歹說一聲啊,真的是。”

“忘記了。”

葉小凡撓撓頭,去了雜物房,搬出有些灰塵的竹筐,拿出去清洗。

旺財又竄進廚房裡。

早飯過後,一家三口又去了果園。

“咦,這麼多櫻桃成熟了?”

“昨天才二十來棵成熟,這才一晚上,一百五六十棵櫻桃全熟了?”

夫妻倆驚呼連連,不可思議看著果園的變化。

“這是好事。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有個客戶下了大訂單,我今天得送500斤櫻桃過去。”

“真的?多少錢啊。”

“55元一斤啊,客戶就是我跟你們說過的君樂大酒店。不出意外,它會是咱們果園的最大客戶。”

經過靈雨咒滋潤的櫻桃樹,U看書 www.ukanshu.com不僅果實品質異常好,產量也無比驚人,能夠達到畝產量6000斤!

5畝就是30000斤!

如果君樂大酒店的生意足夠火爆,葉小凡甚至不需要拓展其他客戶。

君樂大酒店這麼一家,就能買下果園所有的櫻桃。

夫婦倆被一個又一個好訊息震撼,哪裡還會在意果實反常早熟的原因。

他們甚至冇有注意到一些有木板、繩子固定的櫻桃樹。

葉鐵柱欣喜若狂,連木工活都給推了,幫忙摘櫻桃。

給人半天活,工價都抵不過兩三斤櫻桃啊,還乾什麼木工?

早上八點,葉小凡開著三輪車,運著櫻桃前往楚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