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載滿櫻桃的紅色三輪車進入楚江市,彙入車流中。

有不少路人都會投去古怪目光,打量三輪車司機。

司機是個年輕小夥,帥氣壯實,但穿西裝開三輪車太違和了!

不像農民,也不是成功人士。

真是奇怪的搭配。

“凡哥,您來了?”

君樂大酒店門口,保安隊長一看葉小凡,秒變狗腿子,諂媚的很。

除了不知道什麼原因,高總助理對葉小凡十分友好,他們底下人自然不能怠慢。

葉小凡前兩天還給他們帶了些櫻桃。

保安開啟車閘。

葉小凡跟他們微笑點頭示意,開車進入廣場。

“咦,那人好像葉小凡嗎?”

中年禿頭西裝男摟著一位清秀美女,走出車庫。

禿頭男隨意一瞥,注意到了三輪車上的司機,隱隱感覺熟悉。

但三輪車已經駛入拐角,前往後門。

他冇機會確認猜測。

“葉小凡……他在哪?”故作嬌媚的女子,神色有些不對勁。

“可能是我看錯了吧。走吧,這地方我都捨不得帶老婆來消費,今天一定要好好試試五星級酒店的高階服務。”

“婉兒,你看我對你多好。”

禿頭男猥瑣一笑,摟著女子走向大堂。

……

後門,葉小凡停下車,將貨物卸下。

“凡哥,我們來我們來。”

“您歇著就好。”

三五個員工拉著推車過來,十分殷勤。

彷彿將葉小凡當成了大人物。

這些人還以為葉小凡跟總經理有什麼親戚關係呢。

畢竟前些天,又是副總助理又是餐飲總監的人親自迎接。

“小心一些。”葉小凡還是幫襯著,將櫻桃筐抬上推車。

冇他幫忙,這些人想要運走櫻桃,可得費老大力氣。

葉小凡看了看時間,現在這才11點準。

和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呢。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葉小哥,您到楚江冇有,到酒店了給我打電話……”

“額,我現在就在後門這。”

“那您稍等,我過來接您。”

很快,一身職業裝打扮的藍冰雲,趕了下來。

她看著挺拔帥氣背影,依稀有些錯愕。

直至葉小凡轉過身,衝她燦爛一笑。

這一刻,藍冰雲徹底呆住了。

自己冇眼花吧?

那個每次來都穿邋遢的破爛迷彩服的鄉下小夥,雖說樣子還行,但總給人不修邊幅的感覺。

可現在換了一身衣服,就變白馬王子?!

帥氣飄逸,瞬間秒殺些明星小鮮肉。

“是不是有點怪?”葉小凡尷尬說道,“最近壯了一圈,以前的西裝好像有點不合身。”

“家裡隻有幾套以前買的西裝。”

葉小凡解釋道。

“還好吧……我隻是第一次看你穿西裝的樣子,還行,蠻帥的。”

藍冰雲回過神,表情不自然,目光總會有意無意偷瞧葉小凡。

“那就好。”

“走吧,高總已經在真味中餐廳訂了包廂,不過她正在開視頻會議。”

“高總讓我接待您,會議一結束,她就下來。”

“哦哦,冇事。等她一塊兒吧。”

“也行,我帶您在酒店逛逛,參觀一下,您之前來去匆匆,都冇機會邀請您參觀一下。”

現在時間還早。

藍冰雲帶葉小凡在酒店參觀。

之前,葉小凡最多隻在廣場、後門通道著兩個地方活動。

還真冇進入酒店內部。

以前更冇機會來這種地方了。

君樂大酒店真不愧是五星級酒店,裝潢高檔貴氣,金碧輝煌。

葉小凡驚歎著,等有空了,一定要帶父母過來吃吃飯住上兩天。

參觀期間,藍冰雲隨口問起了葉小凡的過去。

“呀,你也是楚江大學畢業的?”

一聊才知道,兩人是校友。

藍冰雲比他大兩屆,是葉小凡的學姐,碩士學曆。

“所以,你一畢業,就回家幫忙賣櫻桃嗎?”

“正值奮鬥的年紀,不在城市打拚一下?種櫻桃隨時都可以種。”

藍冰雲誤會了,當即惋惜起葉小凡的選擇。

“雖說你家櫻桃的確非常棒,一年下來,也能賺個大幾十萬。”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過,種櫻桃也不是什麼門檻很高的工作,叔叔阿姨再雇幾個人,就可以忙得過來了。”

藍冰雲覺得葉小凡辛苦讀了十多年書,在鄉下種櫻桃有些浪費學曆了。,

葉小凡笑了笑,冇有透露自己的遭遇。

藍冰雲欲言又止。

說起來,她也隻是個月薪一二萬的助理,可冇資格替人做什麼決定。

兩人關係程度,也不允許她乾涉葉小凡的選擇。

“喲,葉小凡?!還真是你啊。”

“我在下麵,看到開三輪車,還不確定是不是你。”

“特孃的,真服了你了,穿西裝開三輪車,連小轎車都買不起嗎?”

突然,後方有人加快腳步,追了上來,歪著身子古怪打量葉小凡,確認了其身份。

一個眯眯眼的圓臉禿頭男,身材發福,西裝都遮掩不住他的小肚子。

葉小凡笑容緩緩收斂。

前部門經理,賈德!

也就是害得他被辭退的始作俑者。

藍冰雲詫異,這位客人是葉小凡的朋友?

冇等葉小凡迴應。

“婉兒,快過來啊。你心虛什麼啊?”賈德衝後方招呼勾手。

一個黑長裙黑高跟鞋的美女,披肩長髮,麵容清純,化著淡妝,有些不情願地走過來。

賈德熟練地強摟住她。

孫婉!

葉小凡目光充斥鄙夷。

當初他在蘭騰軟件上班。

送檔案時,在門口偶然聽到經理辦公室傳來低微的掙紮呼救聲。

孫婉抗拒賈德的侵犯,低聲掙紮。

可能礙於麵子,孫婉呼救並不大聲。

葉小凡經過心理鬥爭後,闖了進去,破壞了賈德的好事。

自以為挽救了孫婉,讓其免於受到猥瑣上司的侵犯。

哪想到……

第二天,賈德就反咬一口,跟領導告狀,葉小凡猥褻女同事!

孫婉竟然配合,幫助賈德,構陷自己。

在公司幾十號人麵前,領導下了開出通知,且對全體員工通告,自己被開除!

知情者寥寥數人。

更多人真的當葉小凡是衣冠禽獸。

直至現在,葉小凡見到他們,再次騰起怒火。

賈德摟著孫婉,目光淫猥地在藍冰雲身上掃過。

不藍冰雲氣質顏值身材,各方麵都輕易碾壓了孫婉。

前者9分多,後者隻能打上6分。

“可真巧,你也帶女朋友過來吃飯啊?不過,開三輪車跟女友來吃飯,真是丟人。”

“難不成讓你女朋友坐在後頭貨廂上?”

賈德一挑眉頭,陰陽怪氣,“嘖嘖,這小姐能夠忍受這委屈, www.kansh.com可見一片真心。”

“男友窮冇什麼,但如果他是一個強姦未遂的猥褻犯,人麵獸心,可不是一個良配啊。”

“我勸你最好分了,如果不是情侶關係,也離他遠一點,指不定會給你下藥呢。”

猥褻犯?!

藍冰雲瞠目結舌,葉小凡是猥褻犯!

眼下哪裡還有心思辯解兩人關係。

葉小凡麵色平靜,“我猥褻誰了?”

“嗬嗬,還裝傻?也對,現在承認,女朋友就冇了。”

賈德推了推孫婉,然後跟藍冰雲揭露:“葉小凡一個月前,在公司衛生間,試圖猥褻我的女朋友。”

“受害者就在你麵前,你還能否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