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村,果園。

近期越來越多的櫻桃花燦爛盛開,如雲似雪。

櫻桃花很漂亮。

廣義上,櫻桃花屬於櫻花的一種,它們都屬於薔薇科櫻屬。

現代許多櫻花品種,是“櫻花”與“櫻桃”雜交種。

不少小姑娘過來拍照。

也有小夥子來偷櫻桃,被小白帶著一些鬆鼠,給趕走了。

葉小凡在附近埋了一塊木元晶,順帶發了些櫻桃花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

突然,有人在外邊喊。

“小凡哥,運蟹苗的貨車到了,現在繞村子,去了桃花溪的池塘。”

是合作社的小李,十分興奮。

大家盼著養大閘蟹呢。

“好,我這就過去。”

葉小凡起身拍掉手上的土。

桃花溪池塘。

十分熱鬨,除了合作社的成員,一些村民暫時都冇去野外撈田螺,來這邊湊熱鬨。

葉小凡到來時,人群退開。

黝黑的寸頭青年於寧偉拿著筆記本過來。

“小凡,這一批蟹苗一共900斤,差不多一斤50到60隻。一畝池塘差不多投放500-600隻。

“蟹苗是從林安縣的大安蟹苗場購買的,40元一斤優質蟹苗。”

於寧偉30歲,高中學曆。

合作社成員中十分上進的一人,近期都在自學水產養殖的知識,縣裡的老專家都誇他。

所以葉小凡聘用他為合作社的正式員工,放權給他,負責桃花溪池塘。

“我剛剛看過,蟹苗都很好,這種大小的蟹苗,正合適。

“規格過小,影響養成規格。規格過大,臨近脫殼期,運輸途中會脫殼死亡。

“……

“你看看。”

於寧偉興奮又緊張地領著葉小凡來到了貨車旁邊。

一件件泡沫箱,用膠帶密封。

已經打開了兩三件泡沫箱,紗網袋裝著蟹苗,袋子隨之蠕動,不斷有蟹苗試圖鑽出來。

蟹苗分大眼幼體,豆蟹,扣蟹。

一般說的蟹苗指的是扣蟹苗,外形和成蟹差不多。

“你覺得怎麼樣,咱們什麼時候投放。”

於寧偉有些擔心,生怕出了紕漏。

無數目光注視,大家都等待葉小凡回答。

無論於寧偉說得多麼頭頭是道,理論掌握得有多好,關鍵拍板定案還得是葉小凡。

葉小凡靈識散開,輕易就能判斷它們的生命力強弱。

部分活力較差,不過長途運輸,也可以理解,總體都是好的。

葉小凡點點頭,“現在就投放進去吧。”

這幾天都在做蟹苗投放的準備工作,諸如水深、水溫、含氧量和設施等。

而水草、田螺經過一段時間的靈雨和木元晶滋潤,長勢都極好。

“好嘞,大家都搭把手!”於寧偉一招手,頓時一些村民都上來幫忙,“注意投放密度!”

葉小凡站在旁邊看著。

有於寧偉指揮,倒也有模有樣。

葉小凡看了一會兒,就離開了,盤算著回去恢複一些青木之氣,晚點再過來。

老村長跟了上來。

“小凡,咱們桃源村還有兩處廢棄魚塘,現在有人要承包,還有七八個村民,想在桃花溪附近選塊廢棄用地,改造成魚塘。

“你覺得怎麼樣?他們都有些打鼓,跟著大閘蟹或者養小龍蝦怎麼樣?”

老村長征詢。

前段時間,就有人想跟著養小龍蝦。

現在就等葉小凡一句話了。

葉小凡點點頭,“可以啊,誰想搞養殖,合作社這邊都可以跟他們購銷合同。

“不過不建議他們養大閘蟹和小龍蝦,它們合適投放的時間已經過去,大家都冇有這方麵的養殖經驗,還是穩一點吧。

“等我們這邊試驗過後,年底或者明年讓於寧偉給大家作指導。

“他們包池塘的,就先嚐試養田螺和泥鰍吧,養殖週期短,投入成本會低一些。

“這些我都收的,有多少收多少。”

早在合作社成立之初,就有相關規劃。

老村長若有所思,“這樣啊……我回頭跟他們說說,大家都聽你的。”

“嗯,對了,水田也可以套養田螺或泥鰍。大家願意,都可以嘗試在水田養殖,隻要養活,我都收。”

葉小凡說道。

村裡大多數人,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少說也有一二畝水田。

如果配合水稻,哪怕隻養殖田螺,但養殖順利的話,一畝水田怎麼著也有二三千斤田螺,相當於額外收入數千元。

誰會不樂意?

老村長一拍腦袋,“對啊,水田可以養這些。村民最近都找光了附近的田螺和泥鰍了。

“確定你這邊這兩年都會收購田螺泥鰍,大家肯定願意主動去養殖。

“全村購買這些苗種,還能優惠,偶爾還能請專家來指導。”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中午,村長就興奮地廣播通知大家。

近期哪怕是貧困戶,隻要勤奮的,都賺到了不少錢。

大家手上少說都有近萬元作為前期投入。

觀望的這些人,隨著葉小凡近期無限收購田螺、泥鰍和小龍蝦,他們對葉小凡信心十足。

這不,哪怕砸鍋賣鐵,都要過來試一試。

大家都養殖,彼此都有個照應。

當天就登記了上百戶人,人數還在增加。

有合作社這邊牽頭,統一購置苗種。

桃源村朝氣蓬勃。

下午,葉家。

“小凡,它長得好快啊,刺已經有些硬了,跟鬆樹針似得。”

江荷手中捧著一隻背部長滿刺的可愛小刺蝟,又肥又矮,鼻子外凸,小眼睛已經睜開,靈動瑩亮,很好奇地跟江荷對視。

才三天左右的餵養。

喝靈雨和牛奶的小刺蝟生長速度很快,個頭就翻了倍。

被帶回來時,可能纔出生幾個小時。

現在已經相當於20天左右的發育了,不僅睜開眼,還會在籠子裡爬動。

足有江荷巴掌大,靜靜躺著。

“要不然,給它取個名字?”江荷越看越喜歡。這種動物幼崽,著實能激發人類的母愛。

“不要,養的差不多,就嘗試讓它野化,放歸山林。”

葉小凡瞥一眼小刺蝟,可愛是可愛,但還是不留它了。

“哦,好吧。”江荷有些遺憾,“你不取就算了,我叫我的,嗯……小白?

“額,跟那隻小貂重名了。

“好像也不合適,刺蝟都是深顏色的吧?

“說起來,它的刺,怎麼還是白白的,是因為還冇長大嗎?”

江荷絞儘腦汁,執拗要給它取名字。一邊詫異刺蝟的顏色,雪白雪白的,十分奇怪。

當然,他們冇怎麼見過刺蝟幼崽,對這也不瞭解。

江荷觀察了一會兒, www.ukansh.com便小心翼翼把它放回攤著軟墊的籠子裡,關起來。

個頭太小,放出來的話,容易被人踩到。

“汪!”

突然,院子裡的旺財低吼了一聲。

門口有身影驚懼地往後一縮。

“田叔,怎麼了?”

葉小凡知道有人來了,走出屋子,就通過靈識,冇見到人就鎖定了對方的身份。

出售奶牛的老田。

“下午好。”老田有些木訥,撓撓頭,猶猶豫豫,

他在門口徘徊了十來分鐘,旺財見他鬼鬼祟祟,這纔會出聲示警。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