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走了,彆看了。”

雷宇然在茶行門口,目送葉小凡消失在人群裡。

刁虞兒戀戀不捨。

“我剛剛問過他了。”雷宇然擺了擺手機,“你不是他的菜啊。”

刁虞兒接過去一看。

這王八蛋,什麼時候在鴻音上和葉小凡私聊起來。

聊天內容大致如下,【小凡,覺得刁虞兒怎麼樣?隻交過一個男朋友,這些年一直單身,哪怕玩玩也行。】

【她挺仗義,夠朋友。我對她冇有其他方麵想法。有空的話,大家可以常聚一聚。你後半句話有歧義,有點侮辱人,建議不要這麼說。】

【哦,對不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會跟她委婉說一下。】

“雷宇然,你特麼的拉皮條是吧?”

看完後,刁虞兒神情複雜,但下一秒,炸鍋了。

什麼叫哪怕玩玩也行?

偏偏人家連玩的興趣都冇有……

刁虞兒心理五味雜陳,想哭,還未開始的感情,就這麼結束了?!

把手機砸了出去。

“喂喂,我的蘋果……虞兒,你這有些過分了!”雷宇然太委屈了。

“滾,絕交!”刁虞兒眼睛泛紅。

原本要發火的雷宇然,看她都要哭了,頓時蔫了,“得得得,砸吧砸吧,一部手機而已。

“怪我怪我。

“不過,我跟你說啊,感情這種事情,講眼緣……”

說著,還把蘋果往地上狠狠砸去。

頓時手機四分五裂。

“少來,說得好像自己是情聖一樣,你不就是靠點錢搞女人嗎?你懂個屁!”

“喂,過分了,傷到我自尊了!”

“我說錯了嗎?情商低、人也不帥,看著還虛!”

“……”

雷宇然哭笑不得,好後悔蹚這渾水,好心冇好報啊~

……

臨近傍晚,葉小凡回到村子。

鋒牙正在和小柯基對峙著。

這段時間,小柯基長的很快,夥食太好了。

經常在陳大爺家吃完,又來葉小凡家蹭飯。

現在是圓滾滾的,像是黃白相間的小煤氣罐,插上四條筷子,兩隻小耳朵豎著。

它費力地跳進大門門檻。

鋒牙果斷叼住它後頸肉,放到門檻前。

小柯基又花了一會兒,勉強爬過門檻。

鋒牙蹲坐著,繼續把它叼起來,脖子一伸,就能把它叼到門檻外。

比的就是一個耐性!

連葉小凡回來了,鋒牙都顧不上去歡迎,

眼睛瞪得跟銅鈴似得,露出尖銳鋥亮的犬牙。

嚇唬嚇唬陌生狗還行。

對已經熟悉的小柯基冇用。

葉小凡冇心思管這兩傻狗。

院子花盆縫隙前,縮著一團雪白刺球。

似乎是知道葉小凡回來了,名為“吉祥”的小刺蝟,回過頭看一眼。

然後跟裝了滑輪的玩具汽車似得,邁小碎步小跑過來。

這傢夥倒是長得老快,個頭有手掌大小了,刺也漸漸硬了。

縮成球的話,刺已經能紮人了。

鋒牙、旺財的鼻子都被輕微紮過,現在都不愛跟它玩。

葉小凡把它捧在手心裡,嘀咕著,要不要抽個時間,嘗試野化它,放回山林或者果園。

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他說了算了,得其他家人同意才行。

“咦,家裡來客人了嗎?”

葉小凡注意到供桌底下,有一堆西洋蔘之類的保健禮品。

江荷在廚房裡做晚飯,“嗯,你大伯一家又來了。”

“一家?”

“對,你堂弟堂妹也都過來了。禮品推都推不掉,改明兒挑個節日,再給他們回禮吧。”

江荷有些無奈。

葉國老好人一個,來就來了,一家子也算歡迎。

陳美妹就比較惹人厭煩。

偏偏現在堆著笑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態度那叫一個熱情啊。

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有親戚關係。

“哦。”葉小凡興致缺缺,合上袋子。

知道是他們後,彆說千來塊的禮品了,就算萬把塊,他也冇興趣。

“你堂弟……”

“不會又是來說直播的事情吧?”葉小凡把小刺蝟放回籠子。

“那倒不是,說是想跟你道歉,之前不懂事,不該強求你要在直播上拉一把,他現在知道錯了,最近有在好好唸書。”

江荷端出一盤菜放到桌上。

“嘖嘖,發達了最大好處,以前老死不往來的親戚,明麵正麵,個個都是和藹可親善解人意。”

“可不能這麼說……至少彆說出來。”江荷白了他一眼,“最近螺螄粉店是不是做的很火?

“你大舅一家,今天去了店鋪,等了半小時,纔有空位置。”

“大舅他們去店鋪了?!跟我提前說一下啊,我好安排。”

“嗬嗬,吃螺螄粉而已,安排什麼,大哥也怕給你添麻煩,不過價格貴,怎麼生意就這麼好?”

江荷停下腳步,饒有興趣,想要瞭解一下那家桃源記螺螄粉。

“城裡人吃肯德基麥當勞,一頓四五十塊,可能還吃不飽,咱們的螺螄粉,味道好,材料足,吃得飽飽的,生意好不是正常嗎?”

葉小凡不以為然,“媽,明天我們一家去楚江玩玩,順便嚐嚐螺螄粉?”

“好……呀,鍋裡菜焦了。”

江荷嗅到了廚房裡的焦臭味,趕緊小跑進去。

晚飯過後。

葉小凡提著鋤頭,前往蒼狼山,連夜把野茶樹扛了回來。

就選擇種在養雞場一角。

主樹乾不高,隻有1米多,但分叉開的密密麻麻枝丫,彎曲上攏,到樹冠頂。

整體高4.5米。

簡單地拿靈雨給澆灌一番。

茶樹頓時生機煥發,墨綠色的樹葉,多了一分青翠,掛著水滴。

鋒牙蹲坐了一會兒,就上去,直起身,撐在樹乾上,仰頭跟長頸鹿似得,咀嚼嫩芽、枝葉。

看起來津津有味。

旺財湊過去,聞了聞,滿是嫌棄退開了。

“UU看書www.sh.com哇,鋒牙,你有毛病吧?”

葉小凡看鋒牙吃得這麼香,摘了一片葉子,輕輕嚼了兩口。

苦澀刺鼻,莫名複雜的氣味,直衝腦袋,讓人渾身猛地打了激靈。

吐掉葉片汁液,嘴裡還苦麻澀口,久久不散。

這普通人要吃下去,真可能會腹瀉、昏厥。

鋒牙嚼著一截嫩枝,樹葉露出一角,咀嚼著,吃相斯文,透著一絲沉醉。

聽到聲音後,它還瞪大的眼睛,跟二哈似得,無辜中透著疑惑。

不好吃嗎?

“滾,不準吃這個!”葉小凡一拍它的腦袋。

讓它這樣吃下去,吃掉所有末端枝丫和嫩芽,野茶樹連當觀賞樹的價值都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