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葉小凡無視他們。

徑直走到了那位姓孫的女生麵前,不卑不亢,聲音鏗鏘有力。

“這位小姐,你好。您願意來我們店消費,是我們的榮幸。

“您是消費者,有權質疑一切。

“哪怕是空穴來風,但我們店鋪,經得起查驗。

“您可以跟著雲小姐進後廚看看。

“如果檢查出任何衛生問題或者食材問題,我給您一萬元的精神損失費。”

葉小凡居高臨下,掛著淡笑。

攝影師鏡頭湊近跟隨,忠實地記錄著。

雲曉曉亦是將話筒伸過來。

女生有些呆愣。

既有被氣勢嚇到,也有對葉小凡個人形象的震驚。

剛剛還囂張怒懟卓偉,這一會兒她扯起微笑,語氣放緩,“這纔是商家該有的態度。

“顧客是上帝!我不就是合理質疑一兩句。

“那個矮個店員就一副要打人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黑店呢。”

卓偉最恨彆人說他個子了。

卻不好發作,麵色陰沉。

女生站起身,“老闆,你剛剛說的,檢查出任何問題,就給我一萬元?”

“當然,一萬元而已。”

葉小凡點頭,讓兩狗子蹲坐在柱子旁,他側手邀請記者團隊進後廚。

“老闆,您貴姓?”孫婭湊過來,“我姓孫,名婭。建議你好好培訓一下你的員工。

“如果員工多是您這態度,價格貴一些倒也冇什麼。”

看起來,還想要和葉小凡認識一下。

“嗯,我會加強員工培訓。”

葉小凡含糊回答。

後麵跟著一些客人。

劉裕鬆在忙活,他原本不願意讓客人進後廚的。

又不是衛生間,哪能說進就進,這麼忙,也冇空接待,萬一有人偷偷摸摸搞小動作,後果不堪設想。

“記者采訪,正好跟公眾展示一下我們店的衛生環境、食材質量。”

葉小凡解釋道。

同時跟雲曉曉說道:“後續我們會在廚房佈置一些攝像頭,通過螢幕實時展示廚房情況,建立透明廚房。”

雲曉曉欣賞點頭,“如果每個商家都跟您一樣,那消費者就可以放心在外麵用餐了。”

孫婭繞了後廚一圈,攝影師跟著展示廚房設施、灶台、櫥櫃等等。

一會兒,她垂頭喪氣回來,顯然是冇找到任何問題。

案板、灶台、排水等等,都整潔乾淨。

自然全靠劉裕鬆管理,對後廚衛生極為嚴苛。

“您有找到罌s殼嗎?”

“冇……”

“看到那幾盆清洗好的螺螄,還有牛骨、豬骨等食材了嗎?”

“看到了……”

葉小凡氣勢十足。

孫婭聲音漸弱。

葉小凡神色漸漸嚴肅,“再過去看看,你會發現,螺螄都是活的,都很新鮮。

“臭是螺螄粉的特點,但您不能認為,臭才正宗,這是兩碼事。

“不新鮮、品質差的螺螄,自然腥味越重,臭味越濃。我們這兒的螺螄粉不臭,反而清香,這就涉及了我們的商業機密。

“就不適合透露出來。但說正宗。

“您知道這老爺子是誰嗎?”

葉小凡側手指向劉裕鬆。

孫婭和眾多客人搖頭。

“聽說過劉探花螺螄粉嗎?創始人,就是這位劉裕鬆,劉老爺子。

“他親手熬製、把控全部流程,做出來的螺螄粉不正宗。

“天底下,還有更正宗的螺螄粉?”

葉小凡再次反問。

“劉探花螺螄粉……我吃過袋裝的,味道不咋地。”

“廢話,袋裝的能跟現煮的比?劉探花螺螄粉是柳河三大老傳承螺螄粉之一啊。”

“我靠,真是劉裕鬆老爺子,你們看網上,還有他照片。”

“……”

女生自然不會去搜尋,有些窘迫。

湊在視窗或門口的一些客人,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驚呼聲不斷。

雲曉曉滿臉錯愕,看著手機,還將手機對向鏡頭。

她一副激動的樣子,拿話筒說道:“冇錯,這位老爺子是官方認可的柳河螺螄粉非遺傳承人劉裕鬆,也是上屆柳河螺螄粉協會的會長。”

驚呼聲一片,無數人向老爺子投去崇拜目光。

劉裕鬆老爺子衝他們微笑點頭示意,當話筒遞過來時。

“桃源記螺螄粉呢,經過改良,在保留原有風味基礎上,剔除了人人厭惡的難聞氣味,這是好事。

“所謂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僅以臭味來論正宗,就太膚淺了。

“……”

他也不是第一次接受采訪,在鏡頭麵前應對自如。

在場的客人都心服口服,冇再起鬨。

“孫小姐是吧?”葉小凡看向那個刻薄女生,他不準備就這麼算了。

“菜品成本,真材實料,算上店租人工等成本,成本遠比你想的要高。

“其次,如何定價是我們商家的事情,冇有任何欺瞞、敲詐客人的行為。

“我們明碼標價,您有異議,可以試著去找相關部門投訴舉報。

“這前麵的,您質疑也就算了,但您紅口白牙,說我們投放罌s殼?這事情就比較嚴重了,一個不慎,對我們店鋪會有巨大的負麵影響。

“我也讓你進來檢查了,找出那玩意兒了嗎?”

葉小凡斂去笑容,橫眉冷目。

孫婭微微一顫,嘴硬道:“冇找到又怎麼樣?”

“質疑是您的權利,但您冇有任何證據,對這記者說我們投放罌s殼,攝像機也都錄下來了。

“這片段放到電視上播放出來,會造成影響。

“現在涉及到了誹謗造謠,是否該跟我們桃源記道個歉?”

葉小凡一挑眉頭。

“我不能懷疑嗎?”女生惱火仰著下巴,“那你告我去啊。”

“好。”葉小凡點頭,“我滿足你的願望。彆說三五萬了,再多錢和時間,我都耗得起。”

女生明顯有些慌張了,想要走。

雲曉曉跟攝影師聊了幾句,走了過去,溫和道:“小姐,您還是道個歉吧。雖說算不算誹謗是由法院來裁定。

“但成年人為自己的話負責,應該知道是非黑白,如果誤會解除,道個歉也應該,按我的視角,您的確理虧。

“真要追究下去,人家葉總能花一萬元獎勵消費者,自然不介意多花個三五萬元跟你玩玩!

“ www.ukanshu.com剛剛采訪時,您說的是桃源記絕對放了罌s殼,律師最擅長咬文嚼字,這視頻片段作為證據,您肯定輸官司。”

孫婭隻是一個普通大學生,這下更驚慌了。

冇想到記者也站在葉小凡這邊。

原本一時興起,就是想博個眼球,冇想到葉小凡會突然較真起來。

現在連電視台的記者都這麼說了,周圍客人一個個眼神戲謔。

根本冇人幫她說話。

起訴結果如何不知道,但她冇這精力財力去跟人老闆耗。

萬一鬨大了,傳到學校裡,也會成為笑話吧?

種種原因,讓孫婭態度大變,慌慌張張地微微鞠躬,聲音微不可聞,吞吞吐吐道:“對不起……我給你道歉,不該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詆譭貴店鋪聲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