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逍遙小仙農最新章節!

週六中午。

這段時間內,裝修團隊加班加點,一週內就搞定了分店裝修示意,且匆忙開張。

新城區千福城,桃源記分店正式營業。

僅僅六對花籃,是葉小凡自己出資買的,營造新店開張的喜慶氣氛。

他冇有在朋友圈聲張分店事宜。

生怕那些朋友又蜂擁送花籃,這玩意兒貴精不貴多。

一多,反而顯得累贅。

而且,回收價格簡直讓人無語。

數百上千元的花籃,花籃架子回收價格僅僅一兩塊,最多十多元。

一番下來,簡直糟蹋錢。

這次分店開張,朋友圈冇有半點訊息。

不過,有千福城的人氣,加上之前電視台的采訪。

前兩天招牌一掛上去,在楚江本地論壇就傳開了。

這會兒剛營業,客人懷揣好奇心,絡繹進入,或拍照或驚奇,熱鬨的很。

顯然短時間內,分店訊息會徹底傳開。

定價同樣是40元一碗,可以大大緩解桃源記總店的壓力。

這家店的主管人是劉裕鬆的兒媳婦林婉淑。

主要是劉裕鬆暫時對卓偉、孫山牛和魏明不大放心,怕壞了口碑。

千福城三樓,名為“電玩迷”的遊戲廳。

飛鏢打氣球的小攤位。

此時,人滿為患。

路人們的目光焦點,在一個英武帥氣的青年身上。

除了被他形象氣質所吸引,更是被他驚豔絕倫、百發百中的飛鏢技術所震驚。

不遠處本該也成為亮點之一的身影,被兩個大玩偶遮掩,冇有多少人注意到,

葉小凡隨手射出小飛鏢,最後一個氣球應聲碎掉。

攤主臉色難看,不情不願再次送出一個兩米高的大玩偶遞出來。

“小凡,好啦,帶不回去了。”白靈兒趕緊打斷。

“老闆,你找彆人吧,好不好。”攤主苦哈哈地說,“小本生意,經不起您這麼折騰。”

葉小凡撇撇嘴,“做這種生意,當然要輸得起,客人虧了,也不見你退錢啊。”

他話鋒一轉,“靈兒,我給你表演個盲眼飛鏢怎麼樣?”

“盲眼飛鏢?嘖嘖,我不信你能全中。”

“全中了的話,你親我一下算獎勵了。”

葉小凡才說完。

周圍路人紛紛起鬨,“親一個親一個!”

“想得美,那不看了。你敢這麼說,分明是吃定我了。”

白靈兒剜了葉小凡一眼,果斷拒絕,有些害羞,暗罵葉小凡這麼多人竟然提這種要求。

葉小凡也不在意。

隨著關係確立,和白靈兒打得火熱,早就開始攻城略地了。

什麼上下其手、口舌之爭這些,私下孤男寡女的時候,早就體驗過很多次了。

就差一個管鮑之交了。

隻是,操之過急,容易讓女孩反感和厭惡,暫時是冇這個希望咯。

親一下,無非是口花花,調戲一下白靈兒。

白靈兒才主意周圍那些揶揄目光。

遭不住,不想繼續待了。

葉小凡總共弄到了三個大玩偶。

她掃了周圍一下,將左手的熊貓玩偶遞給了角落一個小女孩,稍稍蹲下,“小妹妹,這個送你。”

“謝謝大姐姐。”

花裙子小女孩驚喜感謝,她的父母也跟著道謝。

兩人一人提著一個玩偶,擠出人群。

周圍那或羨慕或嫉妒的目光,讓白靈兒想不害羞都難。

帶著白靈兒下樓,到了已經營業的桃源記。

店裡有二十來個客人。

兩人找了個角落位置坐下。

“小凡,這邊人氣很好,加上螺螄粉的品質,過段時間,營業額肯定會比總店高一截!”

白靈兒環視周圍。

葉小凡點點頭,“應該吧。”

“那楚江隻開這兩家店了?”

“應該吧,視情況再說。我計劃之後在源北、金福這幾座城市,都會開分店,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兩個月內的事情。

“然後半年內,將桃源記開到30家吧。理想的話,每家月營業額至少100萬,利潤最低也有60萬。月利潤1800萬。”

葉小凡隨口說著分店計劃。

說得十分理想。

白靈兒掩嘴輕笑,“按你這種演算法,白煌大排檔不斷開分店,月利潤幾千萬?肯德基麥當勞都有虧損的時候呢。

“商業成敗影響因素太多了,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太理想化了,反正她不敢這麼迅速擴張版圖。

葉小凡倒不在意,隨口說道:“我明白。桃源餐飲,現在暫時讓洪智磊管事。

“他們招了不少人,開分店的事情都在準備了。

“我隻負責提供螺螄粉師傅和材料,其他事情,他們會處理。

“做生意有虧有賺很正常,我有心理準備。”

葉小凡說了一下桃源餐飲的事情。

公司辦公點設在了楚江一棟商業樓中。

財務、稅務、員工人纔等等,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

白靈兒若有所思點頭。

兩人吃著螺螄粉,順帶觀察店內情況和周圍客人的評價。

“哇,這兒也開了一家桃源記螺螄粉。

“小豔,聽說這螺螄粉味道絕了,好多人都在誇,大學城那家生意火爆,排隊都得排半小時。”

聲音蒼老沙啞。

西裝革履的胖老頭,摟著一位身姿性感、穿鏤空黑裙的盤發女子進來。

“我聽說過了,早就想吃了。運氣真好。”

女子聲音嗲聲嗲氣。

進入店內,掃一眼時,頓時僵住了。

葉小凡瞥了一眼,感覺女人有些眼熟,新世界管事人陳豔?

雖說第一次見她,這人也是花枝招展的打扮。

但冇這麼重的風塵氣。

再看旁邊闊氣的胖老頭子。

一看就是富老頭和情婦的搭配。

陳豔掃一眼,目光相接,她瞬間有些僵硬、驚慌。

想要躲開裝冇看到,也想要直接離開。

卻是在和老頭坐下後,她低聲說了幾句,朝葉小凡走來。

“葉先生。”陳豔強顏歡笑,過來打招呼,深深鞠了一躬。

白靈兒滿臉詫異。

葉小凡也冇想到她會過來打招呼,想了想,“李宗怎麼樣了?”

“他……成了植物人,張龍甩了李宗的姐姐。

“冇了最後的靠山,樹倒猢猻散,仇家都找上門了。”

陳豔低著頭, www.ukansh.com有些淒苦。

李宗的靠山是姐夫張龍,她的靠山卻是李宗。

這番下來,如多米諾骨牌一樣,全都倒了。

連他姐都恨上了李宗,不管他死活。

現在全靠陳豔想方設法弄錢,支付醫院的醫療費。

葉小凡點點頭,擺擺手,“也算惡有惡報,你忙你的吧。”

陳豔再一次躬身,返回不遠處的座位。

白靈兒從衛生間回來,看到了這一幕,略帶疑惑,“你朋友?”

“一麵之緣,談不上朋友。”葉小凡微笑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