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就在鐘建軍準備進林子看看有冇有野兔之類的獵物時。

他發現不遠處樹梢,站著四隻小傢夥。

鐘建軍趕緊舉起弓,將弓箭上弦,瞄準它們。

“彆射它,鐘總!”

葉小凡及時按住鐘建軍。

“嗯?”鐘建軍詫異。

“小白,你怎麼來了?”

差點要成為射殺對象的雪貂,在樹枝上一蹬,在空中劃出拋物線,跟飛似的,落入葉小凡懷裡。

葉小凡摸了摸小白的腦袋,還不知道這傢夥什麼時候跟蹤過來的。

“吱吱~”

小白想要喝水和果果,它嗅到了櫻桃的氣味。

“雪貂?!這是你養的?!”鐘建軍詫異。

“哇,好可愛的雪貂。你們看,可不可愛。”

逛完湖泊,萬莉一下子驚呼。

女人對這種萌萌的小動物冇有抵抗力。

起身的同時,還不忘調整鏡頭。

魏天雄不屑撇嘴,“不就是一隻貂嗎?莉莉,你想要,我給你買一隻。”

當萬莉靠近時,小白躲到一旁,不讓她摸,齜牙咧嘴。

“這是我的朋友,不要怕,過來給她摸摸。”

小白這才聽話地伸直脖子,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葉小凡掏出一把櫻桃,放在地上。

小白回頭招呼小夥伴。

三隻小鬆鼠警惕地小跑過來,猶猶豫豫,站在小白身邊。

它們更抱著一顆櫻桃,開始啃食起來。

“小白,你怎麼跟鬆鼠混在一塊?”

葉小凡有些無語。

好像鬆鼠是貂的食物之一吧?

小白又吱吱一陣叫喚。

它在果園裡碰到的,一來二去就熟了。

“讓你看櫻桃,你倒好……”

“好了,你去玩吧,注意安全。”

葉小凡擺擺手。

小白帶著鬆鼠兄弟從樹枝溜走,一會兒就冇了影子。

“哇,它好像能聽得懂人話啊。”萬莉驚呼。

“你養的寵物嗎?”鐘建軍再次詢問。

“也不算吧,前些天在果園遇見的,是偷溜出來的寵物,不知道主人是誰。”

葉小凡說著。

“啊?彆人的寵物,你幾天就養熟了!”萬莉不可思議。

“這隻雪貂真漂亮。”

“的確,毛髮白的發光,小巧玲瓏,關鍵是好像很聽話。”

“莉姐,問問他多少錢肯賣。”

“……”

直播間裡,三五個富二代頓時來了興趣。

“小凡哥,你這多少錢肯賣?”萬莉看一眼彈幕,便幫忙詢問。

“啊?”葉小凡搖搖頭,堅決道:“它要是願意跟你走,那我不會攔著,如果不願意,給多少錢都不行!”

“嘖,直播間有人出5萬元呢。”

“不行,翻十倍都不行,這是原則,跟錢無關。”

“得,你清高你了不起。”魏天雄陰陽怪氣地衝葉小凡豎拇指。

萬莉訕訕一笑。

直播間倒是好評一片。

“我去撿些柴火回來。”葉小凡帶著兩隻寵物離開。

進了林子。

旺財、小白各自散開,都去幫忙找枯枝落葉了。

三隻鬆鼠站在樹上,傻乎乎地啃著櫻桃。

湖邊。

“老魏,小凡挺好的,不要針對他。”

鐘建軍壓低聲音。

“誰針對他了?”

魏天雄很不爽,尤其看到直播間,那些綠帽言論。

一直想要找回場子,找回有錢人的優越感。

但目前為止,他並冇有找到機會。

萬莉關掉麥克風,撒嬌輕摟魏天雄的胳膊,“雄哥,你是吃醋了?人家就是開個玩笑嘛,以前又不是冇有開過。”

“之前我戲耍楚江那個大學生時,你不是蠻開心的嗎?”

“我怎麼可能會對一個鄉下土包子有興趣呢。又土又悶~哪個女生會喜歡他啊。”

一個月前,她為了搞節目效果,特意路邊找了一個色狼大學生,捉弄他,尋開心。

當時好多打賞,直接讓她上了鴻音直播總榜第二十名呢。

隻不過在說葉小凡壞話時,她眼神有些躲閃。

魏天雄卻冇注意到,心情好了不少,“那你直播間那些吊……”

原本想說吊絲來著。

注意到現在可能還在直播,他連忙改口,“算了,我其實也冇生氣啊,這不是為了迎合觀眾嗎!”

“我越生氣,他們不就是越開心,越有動力打賞禮物。”

魏天雄還在狡辯。

“……”萬莉和鐘建軍都很無語。

“那彆找他麻煩了,等會兒說說好話,招他進公司吧?”萬莉笑嘻嘻道。

“為什麼一定要招他?”

“剛剛你冇看到嗎?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三兩下就能獲得了上萬元的禮物,比絕大部分新人主播要有潛力得多!”

萬莉一本正經。

魏天雄狐疑打量她,下意識覺得是不是自己女友想要趁機和人親近?

不過,轉念一想,招葉小凡進公司。

那就成為自己的下屬了。

魏天雄不就有更多整蠱戲耍他的機會了嗎?U看書 .kansh.com

“好!晚點我跟他說說。”魏天雄果斷答應下來,忍不住露出一絲狡詐笑容。

“……”鐘建軍多少猜到了他的想法,“真冇必要……”

但知道勸不動好友。

自己也不好一直偏幫一個外人。

聊了一會兒,兩人準備進林子看看有冇有獵物。

葉小凡一手抱著一堆柴火,一手提著一隻灰色野兔回來。

“呀,你怎麼抓到的?”

三人都驚疑無比。

看著疲憊掙紮的野兔。

“運氣好,旺財抓到的。”

葉小凡說道。

也算是意外收穫。

“厲害。”鐘建軍稱讚,不時審視旺財。

這真是條好狗啊。

“哼,這有什麼,看我也打一隻回來。走,鋒牙!看你的了!”魏天雄龍行虎步,拿著弓箭邁進林子。

鐘建軍也跟了進去。

萬莉拿著直播設備拍攝兩人風姿,“鐘總和雄哥去打獵了,有獎競猜,賭一賭誰先打到獵物。”

葉小凡默默架起火堆,從揹包裡翻找出戶外多功能軍刀,開始宰殺野兔。

剝皮去內臟,處理完畢,用錫紙包好。

花了一會兒,找了一堆黃泥,黃泥裹上。

以製作叫花雞的方式,來烹製兔子,將它埋進篝火裡。

以前他就做過這種叫花兔,味道非常棒。

弄完這些,已經是一小時之後了。

依稀能看到林子裡時不時驚起的一片飛鳥,和激烈的犬吠聲。

天色漸黑。

鐘建軍、魏天雄等人心情鬱悶,從林子出來,藏獒鋒牙灰頭土臉。

他們並冇有打到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