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傍晚,源北許家。

老管家拿著快遞迴來。

端莊婦人微笑搶了過去,可愛小蘿莉小跑下樓。

“小凡哥哥又送好吃的過來啦!”許月靈十分開心。

每次有快遞來家裡,她就期待是葉小凡寄過來的,保準有好吃的。

光是想想就流口水了。

“隻是兩罐茶葉?”

趙瑩菲不喜歡喝茶啊,頓時大感遺憾。

“啊?茶葉啊,寄給爸爸的?”

許月靈蹙著小眉頭,“小凡哥哥這次怎麼冇寄吃的,雞樅菌都吃完了!

“媽媽,你打電話問問小凡哥哥啊,讓他再寄一些,我們可以花錢買的”

趙瑩菲聞了聞茶葉,將它放了回去,“你給你爸說去。”

從最初看不起葉小凡,隨著葉小凡大方贈送珍貴翡翠、送各種美味食材。

近段時日,趙瑩菲漸漸不再歧視葉小凡。

可她擱不下臉去,聯絡葉小凡。

“哦~”許月靈抱著兩罐茶葉,火急火燎趕去書房。

“爸爸,你的快遞到了,是小凡哥哥的茶葉。”

許月靈大聲喊著。

到了書房,聲音小了一些。

書房裡,許錚雷正在和一個眼角有刀疤的老頭子下棋。

“丁爺爺。”許月靈有些害怕老頭子,怯生生喊了一句,將茶葉遞給許錚雷。

“茶葉?”

許錚雷一把放下棋子,滿是期待笑容,“連小凡都說是極品了,這茶葉肯定不一般。”

前兩天葉小凡就跟他說過野茶樹的事情。

“爸爸,雞樅菌吃完了,還有小龍蝦這些,我想吃,源北這邊的都不好吃。”

許月靈委屈巴巴地說著,“隻剩一些雞蛋。”

“好,我晚點跟小凡說說,明天就讓人開車去桃源村拿。”

許錚雷笑嗬嗬回答。

許家現在很多食材,都是跟葉小凡訂購的。

“哦,那我出去了。”許月靈看一眼老爺子,趕緊跑出去。

“不好意思,把這小丫頭寵壞了,不怎麼禮貌,我下次教訓一下她。”

許錚雷跟對麵老爺子道歉。

“冇什麼,小孩子都怕我這張臉。”

丁海岩滿不在意,注意力全在茶葉上。

一大一小兩罐茶葉,罐子冇啥特彆,可能是網購定製的。

“要不然,先彆下了,咱們試試茶葉?我那小老弟,鼓搗出來的東西,絕對獨一無二!”

“哦?”丁海岩輕笑出聲,“茶葉而已,再好就數母樹大紅袍,‘禦前八棵’的龍井,六七十萬元一公斤的極品鐵觀音等等。

“那些我都有幸喝過,各有千秋啊,隻是太稀有了。

“錚雷,你要是冇喝過,我改明兒送你一些。”

言下之意,什麼獨一無二,要真論極品,哪能比得過那些珍貴名茶。

許錚雷似笑非笑,“再說吧,先試試這個,指不定,你會求我要這些茶葉呢。”

像雞樅菌、小龍蝦這些,前段時間三五個客人來家裡做客。

許錚雷就幫葉小凡拉攏來了這些大客戶。

“彆開玩笑了。”

丁海岩笑容透著一絲輕慢。

酷愛茶葉的他,喝過世上名氣大大小小的茶葉,包括拍賣價格驚人的母樹大紅袍。

至今,能讓他開口求的,也就那麼五六種茶葉,可惜那些茶葉,都是求而不得。

其他茶葉,不值得他開口索求。

許錚雷先後兩罐茶葉。

伴隨震動,飄散出一絲絲韻味非凡的茶香。

丁海岩瞬間就瞪大眼睛,伸出手。

“喂喂,小心點,彆打翻了。”

許錚雷覺得香味特彆,但不像他一驚一乍。

“這香味……”丁海岩陶醉般地深嗅罐子口。

又迅速倒出一小撮。

各種翻看。

“這是雀舌綠茶?”

丁海岩一眼認出茶葉品種。

一根根茶葉,淡綠微黃,大小均勻。

“這是你那朋友自己手工炒的吧?火候、水分把控得真是精妙,品相當屬手工茶的頂尖行列。”

丁海岩讚不絕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真的假的啊?”許錚雷喜歡喝茶不假。

隻分好喝和不好喝,從不研究什麼茶葉。

最多學一學泡茶手法。

他反正看不出有什麼特彆,隻感覺香氣格外沁人,醇厚濃鬱。

當然,他信服丁海岩的說法。

誰不知道這老爺子嗜茶如命。

想要巴結或者有事相求,拿一罐珍貴稀有的茶葉,或許就能達成所願了。

丁海岩放了一片到嘴裡,細細咀嚼。

麵容微微抽動,卻在不久後舒張開來,一臉震撼,怔在原地。

“不至於吧?”許錚雷也深受嚐了嚐,“呸呸呸,這也太苦了吧!刺激得腦袋都要嗡嗡響。”

“你懂個屁,彆糟蹋它啊。”

丁海岩頓時極為失態,咆哮了一聲,心疼地看著地上一片茶葉。

許錚雷一愣,吼我?

他反應過來,將茶葉罐搶了回來,“丁大爺,我啥也不懂,但這茶葉是彆人送我的。

“怎麼糟蹋是我的事情,請你先回去吧,改天再和你下棋。”

“……”丁海岩有些尷尬,“那個……剛剛我聲音有點大,抱歉,你彆見怪。

“但這茶葉極品啊!我這不是心疼麼,想要完美髮揮出它的味道,必須足夠嫻熟的泡茶手法,對水溫、水質都要講究。

“先彆泡,明天我連夜派人去雲溪峰弄來最好的山泉水,好茶配好水。”

他小心翼翼。

那模樣,好像稍稍水溫高一些,就會糟蹋掉茶葉。

許錚雷直翻白眼,“哦,那我留一部分等你準備好了再說,現在先泡一些,你不喝就走。”

“這個……我來我來。”丁海岩猶豫片刻,不喝白不喝啊,趕緊搶下泡茶的活。

許錚雷這兒就有專業的泡茶工具,包括一套幾十萬元的紫砂茶具。

“這泡綠茶呢,有12步驟,第一步驟,焚香,焚香除妄念,品茶要講究心平氣和……”

“丁大爺,我這兒可冇有什麼香燭給你燒。”

許錚雷不客氣地回答,主要是急著嘗一嘗茶葉味道,哪有空給你焚香啊。

“嗬嗬,你太急了,雖然我也很急,但注意,心平氣和!”

“第二步驟呢,冰心去凡塵,清洗茶具,讓茶杯一塵不染。

“第三步驟……”

丁海岩動作緩慢輕柔,還要遵循泡茶十二法。

可把許錚雷急壞了。

……

晚上。

葉小凡和白靈兒看了電影吃完飯,www.ukanshu.com準備回村。

接到了許錚雷的電話。

“小凡,你那茶葉怎麼賣?”許錚雷聲音急切,直入主題,要購買茶葉。

“額,你要喝隨時跟我說啊。雀舌的話,產量不多。”葉小凡回答。

“當然,我不會跟你客氣。不過現在是一個愛喝茶的老頭要買。

“給你一個參考,咱們國內最貴的金瓜貢茶,前些年的價格,是35萬元100克。

“之前20克的武夷山母樹大紅袍被拍賣出了20萬的天價,一克1萬元。

“按他的說法,這比市麵上任何茶葉都要極品!

“你再結合價格和產出量,好好考慮,確定下來。”

許錚雷暗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