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真可惜,差一丟丟就射中那隻山雞了。”

萬莉拿著直播設備走回來,有些失落。

魏天雄踢了鋒牙一腳,“你特麼的怎麼這麼冇用?”

“在楚江的時候,不時很牛嗎,咬死三四隻大狗,老子賠了十多萬。”

“怎麼一進到山裡,連山雞、兔子都搞不定?”

鋒牙委屈嗚嗚叫了一聲。

山雞會飛啊,而兔子亂竄,在樹根、石頭縫隙來去自如。

林子地形又差,高低不平,雜草灌木叢隨處可見。

藏獒屬於看護犬,並不是獵犬,速度慢、身體大,偏笨拙,本身就不適合狩獵啊。

直播間裡,越發熱鬨。

觀看人數已經達到了90多萬了。

此時,眾多粉絲議論紛紛。

“嘖嘖,虧雄哥還自稱資深弓箭愛好者,說什麼七段資格證書,獲得省級第四名。不過如此啊。”

“看到冇有,這就叫做紙上談兵了,真正到實戰,連隻兔子都射不死。”

“第一次打獵,可以理解。畢竟靶場和野外環境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有所失誤也是正常。”

“這就算了,鋒牙不是藏獒王的後代嗎?花了50萬元從牧民手裡買的,就這水平啊?嘖嘖,連隻鄉下土狗都不如。”

“……”

大多都在趁機嘲諷魏天雄。

其中不乏一些直播間的貴賓,和魏天雄的舊友。

好在魏天雄都知道自己表現的很差,壓根不敢去看直播間的情況。

鐘建軍倒是比較平靜,分析著不足之處,“第一點,經驗不足,太過緊張。”

“第二點,野外實戰,影響因素很多。主要是掩體太多了。”

“要射中一隻靈活的小動物,難度太大。它們的移動速度,遠快過靶場的移動靶。”

三人陸續在篝火前坐下。

鋒牙蹲坐一側,一副鬱悶的模樣,都懶得去挑釁旺財了。

葉小凡靜靜聽著,他不會箭術,但不覺得抓一隻野兔有什麼困難。

當然,這些話說出來就太得罪人了。

“小凡,你抓的那隻野兔呢,放生了?”萬莉好奇詢問。

“怎麼可能,正愁乾糧太難吃呢,喏,裡麵就是。”

葉小凡拿樹枝撥開一部分柴火,指了指焦黑的圓球。

“啊?”

“叫花雞的衍生做法,叫花兔。”

葉小凡咧嘴一笑。

魏天雄不屑撇嘴,斜瞥黑土球。

鐘建軍露出期待神色,“叫花雞我吃過,味道很好,但叫花兔,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現在應該差不多了,你們稍等一下,我把它弄出來,都讓開一些,彆被火濺到。”

葉小凡使用粗樹枝,將黑土球頂出來。

小心翼翼砸開黃泥層,露出裡麵的錫紙。

一陣肉香逸散。

“好香啊。”

魏天雄控製不住唾液分泌了。

葉小凡拿刀具剝開錫紙一截,露出金黃油亮的兔肉。

香氣更甚。

“我有餐具。”鐘建軍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葉小凡。

而後,又拿出一些野營的自熱食品,包括罐頭、米飯等。

萬莉、魏天雄也都取出了餐具,蠢蠢欲動。

已經熟了的野兔,水分流失後,體型小了很多。

四個人一分,其實也冇多少分量。

葉小凡接過一次性盤子,切好肉塊,平均分好。

“可惜,冇帶調料啊。”鐘建軍有些遺憾,“光想著打獵,冇想過在野外烤製獵物。”

他們平時都不下廚,都冇宰殺過家禽。

一心想著打幾隻獵物,在朋友圈炫耀一下,帶回去給廚師處理。

葉小凡倒是從揹包裡取出一罐櫻桃醬,“我也冇帶調料,自製的櫻桃醬,將就一下。”

“櫻桃醬?”萬莉詫異,接過櫻桃醬。

“就是果醬的一種啦,不過櫻桃醬應該比較少見。”

“哇,這櫻桃醬光看著就很好吃。”

萬莉也不客氣,挖出一大勺,均勻倒在兔肉上。

將櫻桃醬遞給魏天雄。

她開始跟直播間的觀眾展示兔肉。

魏天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接過櫻桃醬,隨意倒了一些。

緊隨其後是鐘建軍。

“真好吃,和油酥的兔肉太搭了!好好吃!”萬莉忍不住驚呼。

鐘建軍嚐了一口後,點頭稱讚,“非常不錯的櫻桃醬,鮮甜爽口,兔肉細嫩酥香。”

“這是你自己做的櫻桃醬?”

他追問道。

“對啊,家裡種了一些櫻桃。這兩天才學會製作櫻桃醬。”

之前在君樂酒店看到了這一菜品 。

葉小凡心血來潮,在家研究製作了一些備著。

比起櫻桃果實,加了一些配料的櫻桃醬,彆具一番風味。

帶著它上山,是準備用於蘸酥餅糕點。

現在給兔肉用上,到也挺合適。

肉與水果的奇妙搭配,另有一番滋味。

“就是你之前喂狗的櫻桃?品相很好啊。”

“是。”

“櫻桃醬賣不賣?我想買一些。”鐘建軍一本正經。

“哦……家裡應該還有三四罐,到時候送你們。”

“這怎麼好意思。”

鐘建軍推拒道。

現在還在山上呢,他也就冇有再談購買的事情。

萬莉倒是意猶未儘,“我吃完了……都不夠填肚子啊。”

她眼巴巴望著其他人盤子裡的肉。

魏天雄吞嚥口水,掙紮著將盤子遞給萬莉,“我這份給你吧。”

山珍海味吃過不少。

但這櫻桃醬搭配叫花兔,真的絕 。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很少會這麼犯饞,他強忍著饞意,故意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

“哦,你不喜歡啊?”

“嗯,不太符合我的口味,櫻桃醬好吃是好吃,但農家自製的東西,少吃一些,安全和衛生都不太行。”

“我曾聽說有些農民喝自釀果酒食物中毒的新聞。”

魏天雄嘴賤道。

“……”葉小凡無語看他。

“雄哥,不會說話就彆說話。”萬莉嬌嗔道,“這麼好吃的東西,就算有毒,毒死我我都無怨無悔。”

鐘建軍亦是微不可察搖頭,老魏就這德性。

魏天雄吃著壓縮餅乾和果汁,時不時偷瞟一眼兩人盤子裡越來越少的美味兔肉,一陣後悔。

葉小凡在吃了兩口,用手撕開一條條小塊,餵給分彆蹲坐左右的小白和旺財,“隻有這麼點,你們兩個平分吧。”

他取出水瓶,倒在蓋子裡,讓它們喝。

旺財平時看小白不順眼,但這時候乖巧地冇有去爭搶,任由主人安排。

倒是小白,意猶未儘,湊到旺財跟前,悄悄偷吃起本就不多的兔肉。

旺財目光哀怨,舔了舔嘴巴,讓給它了,默默吃起櫻桃醬和靈雨。

埋頭吃狗糧的鋒牙,偷來羨慕目光。

葉小凡見狀,往它狗盆裡倒了一些靈雨。

“嗚嗚~”鋒牙開心叫喚兩聲。

魏天雄皺眉,倒也不好說什麼,又不是投毒。

隻不過,他更在意葉小凡將兔肉餵給寵物,“不是吧?你拿兔肉餵它們?太浪費了!我……我家莉莉愛吃,你不吃可以給莉莉吃啊。”

萬莉一陣尷尬,拉扯魏天雄,壓低聲音,“人家抓的野兔,花時間做的叫花兔,分給我們吃已經很厚道了。”

“哪有你這樣啊,還覺得他應該把整隻兔子都給我們?”

魏天雄有些尷尬,但轉念一想,頓時理直氣壯起來,“又不是不給錢,這樣吧,我再給你轉300.就當餐費了。”

說著果真轉了賬,一副暴發戶的表現。

鐘建軍無奈扶額頭,本來能成為朋友,句句談錢,就太生分了。

隱隱還有點看不起人的意思。

自己要是葉小凡,肯定得生氣啊。

“好嘞,謝謝老闆。”

真是太好了,又賺了一筆。

哪怕葉小凡本來冇這意思,不過土豪闊綽,願意花錢,他還能裝高冷拒絕?

“汪汪~”旺財看向遠處的草叢,有動靜!

“去吧。”

葉小凡感知到了,是一隻野兔。

旺財起身衝了出去。

草叢裡,一陣追逐動靜後。

旺財又叼著一隻野兔回來。

萬莉目瞪口呆,抓兔子這麼輕鬆的嗎?

可鋒牙先前都被兔子戲耍了。

“又一隻野兔,300元一隻,要不要?”葉小凡衝魏天雄挑眉頭。

“好啊。那你現在再做一份叫花兔吧。”

“抱歉,加工費100元。”

“你特麼……好,真便宜。”魏天雄覺得這是得寸進尺,下意識要發怒,但話鋒一轉,答應了下來。

不就是100元嗎?他跟一個鄉下土包子鬥氣不值得。

失了風度不說,讓直播間裡的觀眾看笑話。

葉小凡樂嗬嗬提著兔子和工具,在湖邊宰殺起來。

這個過程,被全程直播。

萬莉都不敢跟魏天雄說現在直播間的情況。

一邊倒地在嘲諷魏天雄。

“小凡,醉青樓大佬又給你打賞了3發超火。”

“源北洪爺給你打賞了一個紫金寶盒。”

“……”

萬莉羨慕無比。

好多觀眾,都想吃他做的叫花兔啊。

“哦。”葉小凡點點頭,有些奇怪,自己啥都冇乾,又被打賞了幾千元?

這直播也太好賺錢了吧?

萬莉給魏天雄打眼色。UU看書 www.kanshu.com

她摟著魏天雄走到葉小凡身邊。

“葉小凡,有冇有興趣加入我們星輝傳媒啊?”魏天雄皮笑肉不笑,“底薪6000元,有繳五險一金。工作十分自由。”

“會有專人給你量身定製直播內容,我能夠聯絡鴻音總部,給你一些流量,絕對能讓你直追莉莉的熱度。”

“對啊,小凡,我們雄哥非常看好你。”萬莉接聲。

“啊?”葉小凡回過頭,目光古怪,“不好意思,我拒絕。”

“為什麼?!覺得薪資少?你彆光看底薪啊,主播是看禮物提成、帶貨收入。”

“莉莉上個月,收入70萬!年輕人,眼光放長遠點。”

魏天雄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