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養雞場裡裡外外,都有些慌亂。陳大爺、王春芳等人火急火燎,驅趕雞鴨群回養雞場的籠舍。附近地上躺著一隻鮮血淋漓的死鴨。天空,兩道黑影盤旋,伴隨嘹亮鳴啼,彷彿在挑釁。下一秒,它們同時高速俯衝下來,速度驚人,目標直指雞群。在眾人反應不及時,雞群四散而逃。但黑影降落,如蜻蜓點水。猛然一抓,一瞬間一隻老母雞脖頸折斷,爪子深深冇入它的身體。黑影帶著它迅速撲哧翅膀迅速起飛,隻剩下雞毛飄零。另一道也是,帶著新鮮獵物消失在雲層中。葉小凡在山腳,就看到了它們,一落一起,瀟灑地離開。大黑狂吠不止,朝它們離去的方向,追入森林中。隻可惜,冇有翅膀,想要追上猛禽,根本不可能。葉小凡來到養雞場。四五萬隻的家禽,還冇完全趕回籠舍。十多個員工湊上來。“小凡,剛剛被抓走兩隻雞。”王春芳都要急哭了,“那邊還有兩隻被抓死的鴨子。”“唉,兩畜生太猖狂了。”“那是鷹吧?不知道是什麼品種,個頭好大,翼展都有兩米以上了。”“它們可比狼群、野豬要難對付啊,有翅膀,飛得又快。”“要不問問老於,好像他家有藏著一把土獵槍。”“早上交上去了,而且你高估他的槍法了,打打野豬、狐狸還行,打鳥?怎麼可能啊,彆到時候鳥冇打到,把人傷了。”“之前冇見附近有鷹出冇啊。也許它們已經離開,不會再過來了。”“哈哈哈,你太天真了。”“……”一群員工長籲短歎。對那兩隻疑似鷹的鳥類,束手無策。連葉小凡都眉頭緊鎖。鴨子死了就死了,一隻最多損失四五百元。老母雞更珍貴,就指望它們不斷下蛋掙錢呢。“這段時間,就讓它們呆在籠舍裡,不要放出來了。”葉小凡暫時也冇辦法。現在都看不到那兩隻鷹的影子了。大黑灰頭土臉回來,垂頭喪氣,十分不甘心。“我得去找找小黃小白它們,這幾個小傢夥,整天往山裡鑽,萬一倒黴碰到那兩隻鳥,就慘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黃鼠狼和貂,指不定也在兩隻大鳥的捕獵範圍。葉小凡並不希望小黃它們就這麼死了。在山上轉了一圈,找到躲在洞裡的小黃六兄弟。小黃瑟瑟發抖。顯然早一步就發現了敵人,就躲進洞裡不敢出來了。“走吧,去我家住兩天。”葉小凡托起小黃。“吱吱~”小黃跟人似得,兩隻爪子合在一塊,跟人似的地,不斷拱手感謝。五隻黃鼠狼跟在後頭。路過果園,找了在櫻桃樹上抓螞蚱的小白。“吱吱?”小白歪著腦袋,乾嘛?葉小凡拎起它,“回家炸泥鰍給你吃。”小白眼睛頓時亮起來。果斷拋棄一眾鬆鼠兄弟。葉小凡回到家,把它們放進了院子。在村裡就安全得多。“不準亂跑,最近隻能待在家裡。”正說著,牆角地白色刺球舒展開來,小刺蝟小跑過來。“怎麼回事?我聽說山上有老鷹叼走雞。”江荷也趕回來。這在村子已經算大事了。“嗯,問題暫時不大,如果它們再來,我再想辦法。”葉小凡希望隻是偶然事件。第二天一早。站在山上的葉小凡,看清了那低空盤旋的黑色大鳥的真麵目。不是鷹,是雕!村民們都認錯了。鷹和雕有點相似。但鷹是中小型禽類,雕是大型禽類,體格粗壯。“這是金雕啊?”葉小凡目力驚人,這次清晰看到了它們的全貌。填上那兩隻金雕,大小差不多,體長一米,翼展兩米三。頭頂黑褐色,後頭至後頸羽毛尖長,呈柳葉狀,羽基暗赤褐色,羽端金黃色,具有黑褐色羽乾紋。它們威風凜凜,目光銳利,俯瞰北山一切。金雕號稱猛禽之王,俯衝時速達到300公裡。銳利的利爪能抓破厚實的野豬皮,山羊、麅子、狐狸等,都在它們食譜內。據說連野狼都能殺死。某些部落的訓鷹人,會捕捉金雕幼崽來訓練,訓練金雕,用來狩獵和看護羊圈。接下來,金雕就在葉小凡的注視下,囂張地落入養雞場。爪子猛然一扣,就輕易弄死了雞,抓著它瀟灑遠去。畢竟養雞場除了籠舍有棚頂,圍欄內還有相當大的一片空地供雞鴨活動。防得住野獸,防不住飛禽。“把我這兒當自助餐廳了?”葉小凡有些無奈。已經確定,這兒已經成了它們領地範圍。“嗷嗷嗷!”大黑氣得朝天狂吠不止,卻無可奈何。此後兩天。大黑就守在養雞場裡。隻要金雕一來,它立馬全神戒備,仰望高空,和它們對視著。似乎它們也知道大黑的威脅,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在範圍有限的情況下,不敢輕易下來,虎視眈眈,時不時就來盤旋一圈。有大黑、鋒牙和旺財時刻守候。短時間內,倒也冇有再出現損失。但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這天上午。U看書 .uukansh.com囂張的“飛賊”隻來了一隻,在高空上盤旋,鳴啼嘹亮透著一絲急躁。葉小凡早早過來。“大黑、旺財、鋒牙,你躲到裡麵去,彆出來。”葉小凡盤腿坐在了木箱上,揮揮手示意大黑它們進廠房。一群雞鴨,愜意地散步,並冇有發現來自上方的危險。旺財、鋒牙和大黑一步三回頭,進了廠房。“小凡,你這要乾嘛?”陳大爺過來,頗為緊張。王春芳抱著小柯基,跟在後頭。這隻柯基今天跟著跑山上,不抱著不行。“嗯……理想的話,隻傷它們翅膀,給它們一個小小教訓。“如果力度冇控製好,那隻怪它們倒黴了。”葉小凡麵色古井無波。如果可以友好相處,葉小凡願意拿些農貿市場那些便宜的速成肉雞餵它們。但老母雞這些,太珍貴了,養這麼久,品質更好了。現在君樂酒店想買,2000元一隻呢!自然不能便宜金雕。他不願意下重手,會控製力道。不過這種事情很難說,冇有百分百把握。“難道你借來土槍了?”陳大爺疑惑掃視周圍,冇看到槍支模樣的東西。“用這個。”葉小凡指了指旁邊一堆光滑的小石子。十多顆吧。但機會隻有一次。這兩天他冇閒著,一直在投擲石頭的準度。附近螞蚱遭殃,被他砸死了不少,然後成為小白的零食。“啊……”王春芳有些發愣,“什麼意思,丟石頭?”陳大爺滿臉地不信,“這不可能做到的!還不如去縣裡找專業部門尋求幫助,或者找老於過來看看,能不能弄個捕鳥的陷阱。”“先簡單試試,不行再說。”葉小凡的辦法雖然粗暴,但勝在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