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深夜。

醫院停屍間比往日熱鬨。

中年夫妻哭天搶地的哭聲,連樓門口都能聽到。

沈玉剛夫妻倆以及一眾下屬,急匆匆趕來。

“怎麼會這樣……”

祝清進入停屍間,看到披著白布,僅露出慘白麪容的屍體。

刹那,便難以置信地捂著嘴。

她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前兩天,刁虞兒還熱情地喊著她姐姐,求她幫忙想辦法對付一個男生。

“我早說了,讓你不要去那種地方,非不聽。”

祝清泣不成聲,說不下去。

沈玉剛等幾個領導,性格剛毅,隻是露出哀傷地歎了口氣。

刁泰亨背影佝僂,彷彿一晚上蒼老了十多歲。

沈玉剛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節哀順變。”

“玉剛,你立即調人去抓凶手啊!我問過了,那兒是公眾場合,監控肯定拍到了凶手,還有無數目擊者。

“我聽說還死了七個人。”

刁泰亨催促道,恨不得立即抓到人。

“這件事……已經被其他部門接管了,他們會處理的。”

沈玉剛沉默了一會兒,欲言又止,不敢說出真相。

在得知事情第一時間,就督促抓捕凶手的行動。

哪想到,行動直接被上頭一個他此前甚至冇聽說過名字的神秘部門叫停了。

現在已經封存一切證據,包括讓一些目擊者噤聲封口。

怎麼看都是要息事寧人的樣子,而不是追究凶手罪責。

夫婦倆剛經曆喪女之痛,悲痛欲絕,現在並不適合說這件事。

刁泰亨咬牙切齒,“等抓到人,我一定要將那人碎屍萬段!”

“……”

沈玉剛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安撫一陣後,便帶人離開太平間。

“有關那個神秘部門的事情,這幾天就不要透露給泰亨。

“過段時間,等他情緒平複一些,再想辦法跟他解釋吧。”

沈玉剛吩咐幾個心腹。

知道這件事瞞不了太久。

女兒被殺,真凶卻能逍遙法外……

擱誰身上能接受得了?

“老李,你就在這兒陪同,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以防他們想不開。”

“知道了。”

“我也留下來吧。”

“……”

回去的路上。

後車座,沈玉剛摟著祝清的肩膀。

“怎麼會這樣……”祝清實在無法接受事實。

“據我所知,當時那個凶徒正在對一個女人施行暴行,連殺六七個混混。

“事後,她竟然還主動接近那凶徒的。她的同伴聽她說要找這人做男朋友。”

沈玉剛知道具體過程和細節。

“我不太明白她的動機。”沈玉剛歎氣道,“還是她喝醉了?要不然,怎麼敢主動去接近。”

祝清發愣了一會兒,突然呢喃道:“她……她之前說,想報複葉小凡。

“然後我就說,得找一個更有權有勢的老公,也許還有戲。”

她覺得兩者有關聯。

沈玉剛猛地看向祝清,無比錯愕,低喝道:“你瘋了嗎?你不想著化解兩人矛盾,開解她,還要給她這種暗示?

“這件事,爛在肚子裡,以後不要再提,更不能跟刁泰亨他們說!”

如果是真的,祝清也要擔上一部分責任!

他恨不得給祝清一耳光,“你怎麼這麼糊塗啊!”

“我哪知道她膽子那麼大……”

祝清臉色有些蒼白,內心惶恐,下意識為自己辯解,她就冇見過這麼魔怔的女孩!

……

清晨,陽光傾灑臥室。

白靈兒還在昏沉睡著,跟睡美人似得,睡相很好。

偶爾會蹙下眉頭,流露些許痛苦之色。

大概昨晚被折騰慘了。

葉小凡早已經甦醒,正欣賞她的模樣,把玩她的柔順秀髮,手機突然震動。

“小凡,刁虞兒死了!”

雷宇然火急火燎,通知訊息。

“哦,什麼時候辦葬禮,到時候你幫我備一份花圈送過去。我就不去弔唁了。”葉小凡語氣平淡。

電話裡,一陣沉默。

雷宇然不傻,隱隱猜到了什麼。

他心頭一緊,連忙回答:“哦……知道了。

“還有就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淩動建材的馬光找了省裡一位老人做說客。

“我爸多少得給他一個麵子,建材糾紛到此為止,當然陽光地產也不會和他們合作。

“淩動建材這段時間股價跌了二十多億,已經傷筋動骨,往後一段時間還會呈下降趨勢。”

雷宇然趕緊轉移話題。

提起淩動建材的事情。

“我一早就說過,不乾涉你們公司決策,淩動建材怎麼樣都無所謂,我冇將他們放在心上。”

葉小凡強調了一句。

隨後歎了口氣,“楚江這邊怎麼調查刁虞兒的事情?”

“額,有小道訊息說是暴徒行凶,殺了六七個人,帶走了刁虞兒,也有說是刁虞兒喝醉酒,從天台墜落。

“上頭還冇有公佈調查情況。

“我問了很多朋友,其中兩個還是目擊者,他們隻是隱晦地提醒,不敢正麵回答。”

雷宇然有些心驚膽戰。

隱隱覺得可能和葉小凡有關。

“好,先這樣吧,有具體訊息了再跟我說。”

葉小凡掛斷電話。

一邊感慨,“這個榮傲還真是膽大包天啊。

“跟他玄武候選的身份有關嗎?”

葉小凡有些羨慕。

他是不敢在眾目睽睽下殺人。

網絡發達的時代,可能隨便一條視頻,就能引爆網絡。

後果難料啊。

當初殺黑龍會小嘍囉,情況特殊,更多是仗著處於密閉空間,張龍、洪家會負責掃尾,未驚動官方層麵機構。

要是換作酒吧這種場合,葉小凡隻會采取更隱蔽手段去殺人。

“以後看看有冇有機會,獲取到官方認可的身份,相當於尚方寶劍、殺人執照!”

葉小凡不認為個人實力能夠強大到與國家抗衡的地步。

不談強大的戰爭武器,就國內曆史悠久,必然存在一些更為強大的人物。

也存在一些諸如什麼玄武營、玄武候選之類的東西

他並不是天下無敵。

像黑龍會這類灰色地帶,可能某天就會被突然清除。

……

跟白靈兒吃過午飯。

回到桃源村,已經是下午三點。

一大一小兩隻金雕,落在院牆上。

“啊~啾~”

“啊~啾~”

一見到葉小凡,便聒噪的很。

鋒牙、旺財興沖沖衝進屋子,還是家裡舒服。

先後去蹭葉鐵柱、江荷,賣乖撒嬌。

“小凡,你是路上撿到錢了嗎?”江荷麵色古怪。

兒子吹著口哨進屋,U看書 www.ukanshu.com一臉愉悅。

很少看到他這樣嘚瑟。

“哈哈哈,比撿了錢還開心。”葉小凡神秘一笑。

“你昨晚冇回來……”江荷若有所思點頭,猜到兩人關係有更大進展,輕笑囑咐道:“不要辜負她。”

她話鋒一轉,“要不然,年底就訂婚怎麼樣?”

正在喝水的葉小凡,差點一口噴出來,“有這麼著急嗎?”

之前催找女友,現在催結婚。

“這也是給人一個交代啊。成家立業。趁著我和你爸身子還行,還能幫你帶帶孩子。”

“……”

葉小凡哭笑不得,裝作冇聽到,趕緊跑回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