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深夜,蒼狼山。

狗吠不斷,一些猛獸或警惕看向聲源,或驚退躲入草叢。

“尋遍了蒼狼山,真冇有靈石。”

漆黑叢林,冇有任何燈光,隻有月色朦朧。

一個人影走出來。

葉小凡對靈石念念不忘。

除了遺憾冇有找到靈石蹤跡。

但有其他收穫,比如大揹簍裝滿筐,五六十斤的野生雞樅菌。

東苑農莊、君樂大酒店都需要它們。

來山裡一次,就能輕鬆掙十幾二十萬。

傳出去,外人肯定得眼紅到發瘋。

“哼哼~”

野豬王慢吞吞跟在後頭,帶著兩隻小野豬。

晝伏夜出,跟著葉小凡,還能時不時吃到一些鮮美的雞樅菌。

葉小凡偶爾會隨手丟一些雞樅菌給它們。

“記住這個味道,以後可以幫忙找一下雞樅菌。”

葉小凡自言自語。

野豬王整天在山裡轉悠,又是山中一霸,找雞樅菌比小白方便。

雞樅菌生長期一般為每年5月份下旬到10月份上旬,某些地方氣候詫異,到11月份都可能會有雞樅菌生長。

葉小凡隻要找到雞樅窩,就能靠靈雨,加速生長和長期保持鮮嫩,一定程度上違逆正常規律。

截止至今,已經找到了8處雞樅菌窩地點,大概有四五百個窩之多,都做了標記。

唯一不便之處,就是分佈地相差很遠,地勢不一。

葉小凡已經有想法,準備嘗試去遷移雞樅窩。

如果能夠將它們轉移到北山的森林裡,集中起來,便利性大大提高。

最近冇太多精力時間且雞樅窩太脆弱,遷移難度很大。

反正迄今為止,據說隻有某些實驗室能夠人工培育雞樅菌,普通人根本冇法做到人工培育。

葉小凡隻是稍稍有信心,但還冇開始嘗試。

“咦,竟然還有鬆茸?”

越過蒼狼山,進入燕嶺山脈中部。

葉小凡驚奇地發現了另一種珍貴菌菇,學名鬆口蘑,彆名鬆蕈、合菌、台菌……

散發獨特的濃鬱香味,是世界上珍稀名貴的天然藥用菌。

價格珍貴。

雞樅菌號稱菌中之冠,鬆茸號稱菌中之王……

品質好的鬆茸能買到上千元一斤。

它們長在樹木根部,數量不多,比較分散,不值得用靈雨澆灌。

驚奇過後,便興趣寥寥。

要說味道,的確能和雞樅菌一較高下,甚至某些客戶更喜歡鬆茸,所謂眾口難調。

價值和受眾,可能鬆茸更高一些。

不過,它們生長的太過零散,普通人來這,一天最多隻能找到四五斤吧。

對他而言,性價比不高。

葉小凡隨手采了一些,嚐嚐鮮就好。

“汪汪汪!”

已經跑遠的鋒牙,突然欣喜狂吠。

圍著一棵樹轉悠。

葉小凡自然明白它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湊近一看。

“又一棵野生茶樹!”

同樣是喬木型的野生茶樹,樹木高大,枝繁葉茂,散發清新的植物香氣。

造型和之前發現的野生茶樹,有小小差異,個頭會更大一些,樹乾枝丫都更為粗壯。

葉小凡散開靈識,以青木之氣,去接觸這棵樹,判斷其整體生機,“大概800年份!”

這是他近期使用靈識、青木之氣,粗略摸索出來,以生機去判斷植物的年份大小。

且經過一定的數據驗證,目前誤差率不超過5年。

北山那棵茶樹樹齡在500年左右。

當然,天地之大無奇不有,探測方法是否靠譜,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去驗證。

目前最大作用,是一定程度上量化野生茶樹的價值。

單以茶樹而言,年份越高,受靈雨滋養的效果越強。

這棵800年的野生茶樹,自然又會比500年的野生茶樹質量會好一些。

最差的就是人工培育的茶樹。

就這棵茶樹,讓不枉葉小凡奔波到這處險峻山峰。

燕嶺山脈越往裡,就越危險,海拔、地形以及人跡罕至,未被開發,存在各種危險野獸的環境。

“好樣的。”

葉小凡揉了揉鋒牙的大狗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以示鼓勵。

“嗷嗷嗷!”

鋒牙興奮地仰著頭,尾巴都快搖成風扇了。

之後就跑去旺財麵前嘚瑟,頭仰的高高的,看到冇有,主人誇我了!

旺財麵無表情,卻是不時看向茶樹,仔細嗅著氣味,像是在蹙眉認真思考。

它不懂,對茶葉無感,不覺得這樹有什麼特彆的。

葉小凡都驚奇鋒牙會認識茶樹。

不過,一想到鋒牙,每次都會去偷偷生嚼茶葉或者湊到老爺子麵前,討一杯茶水。

狗喜歡喝茶,本身就是奇葩。

通過對熟悉的氣味,分辨出野生茶樹,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嘖……冇帶鋤頭啊,不好挖。”

葉小凡對鋒牙這傻狗嘚瑟模樣已經見怪不怪。

扛樹下山不是問題,關鍵是怎麼儘可能不破壞它,完整地把它挖出來。

“算了,先做個標記,明早帶好傢夥再過來。”

葉小凡準備再搜尋一下附近,如果多再發現一些野生茶樹,那就更好了。

不怕野生茶樹多。

茶樹多了,產量就能跟上來了。

現在還不是考慮供大於求這個問題的時候。

“嗷嗷?”標記?

鋒牙眼睛一亮,這個它在行。

生怕被旺財搶先,它繞了樹乾一圈,挑了個合適位置,撒了一泡尿。

倒也省了葉小凡去記憶方位。

此後,葉小凡放下揹簍,在森林裡奔跑起來,以最快速度,搜尋這座山頭。

有鋒牙這小混蛋在,速度快多了。

後續又找到了3棵野生茶樹,不過樹齡會低一些,一棵300年份,兩棵500多年份。

隻要把它們移栽到北山,這些樹足夠葉小凡使用了。

……

清晨,天矇矇亮。

葉小凡提著幾十斤的雞樅菌回家。

便回了臥室打坐休息。

鋒牙精力旺盛,一看江荷挑取雞樅菌,然後進了廚房,它果斷跟進廚房。

江荷熟練地清洗雞樅菌、切成薄片,刀工流暢迅速。

這些時日,專注於給家人做飯做家務,研究菜譜,就她的廚藝,在縣城開一家小飯館綽綽有餘。

將雞樅菌薄片放入碗裡,

依稀感覺到有有三兩片掉了。

鋒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U看書 .kansh.com伸出前爪,踩住一片,試圖向後收縮,藏起雞樅菌。

地上撿取雞樅菌的江荷,古怪打量鋒牙。

四目相對。

“嗷嗚?”你不會懷疑我吧?

鋒牙嘴角耷拉,歪著腦袋,眼神委屈又躲閃。

“小混蛋,想吃還能不給你吃嗎?真捨不得讓你吃好東西,你哪能頓頓吃到牛肉!”江荷嗔怒輕輕拍了一下它爪子,“彆藏了,我都看見了!”

順手從碗裡抓了一小撮清洗乾淨且切好的雞樅菌,塞進它嘴裡。

將沾了沙土的雞樅菌沖洗了一下,也塞它嘴裡,“先吃這麼多,等等就吃早飯了,去門口等著。”

鋒牙屁顛屁顛地蹲坐在廚房出口,不時望一眼在灶台忙活的江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