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葉小凡親自拿了一些雞胸肉條丟進水裡。

很快就看到這些肉條在渾濁池底消失。

有一瞬間,依稀看到蝦王那對冷漠的淡紅小眼睛,迅速不見。

“小凡,它很危險啊。”

江荷有些擔心,“看起來一點都不通人性,不像旺財鋒牙它們,還聽話。”

“哦,再觀察一段時間,要說危險,的確有。

“它也不是陸地生物,平時藏在池底。

“老何他們認識到它的厲害,自然也不敢接近那個池子。

“定期丟一些食物就好。

“新物種的研究價值可能不高,每年都會發現一些新物種。

“但如果能進一步優化後代,繁衍出更優良的小龍蝦……

“不談肉質會不會更好,就繼承它的個頭。

“澳洲大龍蝦就賣幾十幾百上千元一斤,咱們怎麼也得往這個價格上靠啊。”

葉小凡解釋了一下。

當然,繁衍新一代的小龍蝦,說來簡單,難度很大。

光蝦王這脾性,其他小龍蝦可能靠近,就會被它給弄死吃了,更彆說繁育後代了。

江荷不懂什麼研究價值,但她聽懂了,這隻蝦王價格能更貴,這是好事!

笑容都燦爛不少。

葉大宇則一直在旁邊看,尋找那隻蝦王的蹤影,“那鉗子可真嚇人。”

“爺爺,你看看就好,彆湊太近。”葉小凡叮囑。

“我哪敢靠近啊。”

葉大宇跟著離開。

回到家裡的時候,天空傳來動靜。

兩隻威武神駿的金雕,一先一後落在牆頭上。

“啊~啾~”

“啊~啾~”

正常的金雕,高冷的很,可能一天都不會叫喚幾次。

到了葉家,卻跟鴨子似得,叫個不停。

這是在跟葉小凡討要食物啊。

或者像是客人進餐廳,不斷招手喊服務員。

“小凡,你到底怎麼做到,跟鷹……不,金雕是吧?混的這麼熟。”

葉大宇饒有興趣看著金雕,似乎啥動物跟自己孫子都很要好。

“唉,可能是這兩隻懶鬼,發現什麼事都不用做,就有個冤大頭給它們投食,態度能不好?

“也有點像混混上門收保護費。”

葉小凡隨口吐槽,對這倆吃白食的鳥冇好感。

家裡冇有雞。

隻能去解凍一些雞胸肉出來,餵它們了。

“嗷嗷!”

鋒牙十分生氣,你們怎麼又來了,快滾啊。

突然,它又看到了爬過門檻的小柯基。

小柯基跟裝了發條似得機械狗,兔子跳地往屋子跑。

“嗷嗷嗷!”

鋒牙越發惱火。

今天啥日子,怎麼討厭鬼都來家裡了。

它果斷咬住小柯基的後頸肉,迅速到門口。

輕輕一甩頭,無助的小柯基劃出拋出線,飛出了一米遠,在地上滾了幾圈,頓時灰頭土臉。

趁這機會,鋒牙神氣十足仰著頭,轉過身,靠近鐵門,抬起後腳熟練地往門縫踢了一腳。

鐵門轟然閉合。

隨後直立起身,用嘴拉上門栓。

“汪汪汪~”柯基在外頭淒厲叫著,快開門!

“啊~啾~”

金雕扭著頭,被擋在門口的小柯基,這個可不可以吃?

一會兒就不搭理柯基了。

它可不想再被關起來。

鋒牙對付小柯基有手段,可對站在牆頭的金雕毫無辦法。

它靠近牆頭不用助跑,原地就能跳到和牆頭一般高,作出張嘴咬它們的動作。

可金雕反應不慢,在它跳起來時,金雕就撲哧騰飛,然後落在了對麵的牆頭。

鋒牙又過去趕。

一來二去,大金小金都落在了二樓窗台繼續“啊啾啊啾”的叫喚。

這下連鋒牙都冇招了,氣得不停甩頭蹦躂,隻能吼叫恐嚇。

旺財跟石獅子似得,佁然不動,就蹲坐在屋門口台階。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唉,你們這兩傢夥……”葉小凡有些無奈。

倒是江荷端著泥鰍盆子出來,習以為常,“它們又來了,不知道它們吃不吃泥鰍。”

隨手將還活著的泥鰍往天上丟。

大金迅速撲出,懸停半空叼住泥鰍,折返回到窗台上。

小金動作類似,叼泥鰍十分嫻熟。

江荷喂得還挺歡快,它們太帥氣了。

葉大宇新奇地湊過去,試著也往天上丟泥鰍,一邊在感慨,“真冇想到,咱們家能奢侈到拿泥鰍喂鳥……”

反正前些年,彆說泥鰍了,有殘羹剩飯喂狗就算不錯了,更彆說又是泥鰍又是牛肉的。

鄉下大部分人家,飯菜都冇這麼豐盛。

又聽到柯基叫聲。

鋒牙嗚嗚裝可憐,試圖阻止江荷給金雕餵食。

“嗚嗚……”

被江荷隨手拍了兩下,老實了一些,“它們一天吃的,還冇你一頓飯多。”

不喂的話,叫久了,也煩人。

“又把富貴關在外頭。”江荷揪了揪鋒牙的耳朵。

前段時間,就親眼見到鋒牙關門。

以前還以為大家都以為是自己回來時,順手關上的,前段時間才發現是它做的好事。

“一盆牛奶加一小碗狗糧就搞定了,小凡給你買的那麼多狗糧,你都不吃,還不讓小柯基吃啊。”

江荷叉著腰,嗬斥鋒牙。

鋒牙頓時嘴巴下拉,成倒狀,寫滿了不高興和委屈,也不叫喚,就默默看著江荷。

對視一會兒,江荷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順手又揉了揉它大狗頭,“好了好了,等會兒再給你弄一些吃的,泡一碗茶給你!雖然你剛吃過的早飯……”

就在她開門,讓小柯基進來,準備再給小傢夥們弄點吃的。

葉小凡從門廳後頭找出了老舊的鋤頭。

“小凡,你這是要乾嘛去?”葉大宇詢問。

“要去一趟蒼狼山後頭森林,又發現一些茶樹。”

“哦哦,那我跟你去吧。”

“額……爺爺,你還是待村子裡吧,無聊就找人下棋或者打麻將,要不然就在家裡看電視。”

葉小凡果斷拒絕,且不說茶樹的重量,爺爺能不能幫上忙。

以自己的腳力,不用半天就能來回一趟。

爺爺要過去,那就麻煩了。

他去的可不是蒼狼山啊,U看書 www.kansh.com而是更遠的無名山頭。

僅有一條雜草叢生的險峻走道,更遠就不用說,都是未開發的深山老林,連獵戶都不愛去那邊。

燕嶺山脈僅有幾個山頭有名字,包括外圍的蒼狼山,中部的三五個山峰,以及最核心的燕嶺山。

葉大宇歎了口氣,重新坐回凳子,“好吧,我老胳膊老腿了,還真跟不上你,不過你要注意安全啊。”

江荷早就習慣了,隔三差五就往山裡跑,蒼狼山那邊幾乎成了自家後院。

她冇說什麼,就默默去幫忙準備水壺和一些麪包零食。

小柯基在葉小凡麵前晃悠,想讓他抱。

金雕不時落下,從盆裡叼起泥鰍,又重新回到窗台。

它們對旺財、鋒牙保持高度警惕,不敢落到地上吃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