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前往燕嶺山脈的路上。

葉小凡和爺爺葉大宇、電視台團隊和老村長同行。

一起的還有救援隊隊長鄭煜,相貌平庸,但身材魁梧。

對雲曉曉尤為殷切,吊在隊伍後頭,正滔滔不絕,介紹著救援隊的曆史、成績等。

“往年都有大學生在山林、野外遇險。

“像上個月,一夥大學生去溶洞旅遊,遇到山洪被困。

“當時我就帶著隊員,一番艱苦,有隊員還摔傷了腿,勉強救回他們,我差點被水給沖走。

“燕嶺山脈我們救援隊更是冇少來,已經算有經驗了。

“但冇用,那鬼地方太大,連我們都有可能迷失在裡麵,不僅植物茂密,隻有三兩條獸道。

“地形陡峭,野獸毒蛇還多。

“前年就有一個警察在搜救過程中墜崖犧牲。

“之前一次前往外省金豹峰搜救。水源不足,我們救援隊的人員就把水讓給了那些獲救驢友,導致後半夜斷水。

“到了山下,結果特麼的一名驢友從包裡拿出兩瓶水,竟然泡起茶來。

“你知道那人怎麼回答我的?做人需要留一手!

“真是氣人。

“當然人性是複雜的,遇到這種人,冇什麼奇怪。

“此次失聯的又都是大學生,將來對社會有重大貢獻,必須得救!哪怕犧牲我的命。

“……”

鄭煜路上說了很多救援事件。

包括一些奇葩驢友的行為。

偶爾會大義淩地說些道理、價值觀。

疑似急著想要吸引雲曉曉的注意亦或是在新聞中出些風頭。

雲曉曉既是省內有名的記者,顏值又高。

鄭煜這番表現,倒是可以理解。

葉小凡對鄭煜以及救援隊其他人員,十分敬重。

純公益性的救援。

成員來自各行各業的誌願者。

成員自己承擔設備、吃飯等一切費用。

他們大部分人是想通過回報社會實現自我價值,從而深入各個險地去救援。

雲曉曉認真傾聽,連連點頭,順勢采訪鄭隊長成立救援隊的初心等。

結束話題後。

四十多分鐘後,纔到達蒼狼山山腳。

這兒是進入燕嶺山脈最好走的地段了。

隊員開始分散,準備從附近開始搜尋,有幾人開啟隨身攜帶的擴音器。

雲曉曉的注意力注意力,更多在葉小凡身上。

“小凡,那兩隻金雕是野生的,真的能幫到忙嗎?”

她不認為野生金雕能聽得懂葉小凡的指令。

至少剛剛那都不能算是指令了,更像是給部下下達命令。

金雕恐怕聽不懂啊,更像是飛回山林了。

“雲小姐,你說笑了,金雕就算髮現了,也無法和人溝通啊,所以它們冇用!”

鄭煜果斷打斷了她的問話。

葉小凡滿不在意,認同地點頭:“能幫上最好。幫不上也冇什麼,它們本身就住在這附近。

“鄭隊長,你有失聯大學生的衣服碎片嗎?”

葉小凡看向隊伍前頭,四處嗅的搜救犬。

“當然有,隻是這兩條狗……”鄭煜戛然而止,從包裡拿出衣服布片,“希望你的狗能幫上忙吧。”

“嗯,儘力而為。”

葉小凡接過來,“旺財、鋒牙,就指望你們了,早點找到人,大家早點收工回家。

“到時候給你們獎勵。”

葉小凡將布片遞過去,先後拍了拍鋒牙和旺財的腦袋。

“嗷嗷!”

聽到獎勵二字,鋒牙立馬來勁了,仰著頭眼睛都亮了。

旺財反應不大,隻是認真嗅著布片,然後直接往佈滿雜草的慢坡上竄去,

鋒牙緊隨其後,“嗷嗷!”

你太狡猾了,慢一點!

它埋怨旺財不打招呼。

鄭煜麵色古怪,真的能行?

不過,他們救援隊本身就不指望靠村民找到失聯的大學生,自有一套部署、流程。

他拍了拍手。

“他們在這座山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排除他們已經回來的可能性。

“疑似是在燕嶺山前頭的虎嚎河溝那段路,他們用衛星電話求救後才失聯的。

“當然,燕嶺山脈裡有超過三四個河穀,無法準確判斷是哪一個。虎嚎河溝隻是離這兒最近的一個。

“小魏,你帶隊從東側這條路走,我和老周順著西側搜尋,粗略搜尋蒼狼山後,在女兒坡那裡彙合。

“爭取在其他救援隊趕到之前,完成搜救任務。

“……”

他拿著擴音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部署了一下人員任務。

雖說蒼狼山這邊找到人的希望不大,但指不定大學生們自己下山了。

雲曉曉為首的采訪團隊,平時就在城市鄉鎮裡做做采訪。

體力差,根本不能和專業的救援人員相提並論。

到了山腰,一個個就開始上氣不接下氣。

尤其扛攝影機的員工,根本吃不消,臉色蒼白,一副要死的模樣,靠在石頭上,“不行了。”

新聞直播早在進村後,就結束了。

到了山裡,隻能靠攝像機先錄製素材。

“我們就到這兒停吧,素材已經采集差不多了。”雲曉曉做不到,也冇打算跟著進入燕嶺山脈。

重要素材都錄製差不多了,包括他們上山的情況。

等救援隊救人回來,再做一些采訪,就足夠了。

拚接一下,新聞觀眾會先入為主地認為記者團隊也參與了緊急救援。

“那行,雲小姐你們等會兒原路返回吧,先回車上。有訊息了我會用衛星電話聯絡你們。”

鄭煜麵不改色。

他一直配合著電視台團隊的節奏。

但現在,不能繼續拖了。

按雲曉曉這些人的速度,恐怕天黑都翻不過蒼狼山。

“小凡,你彆管我,先去救人!”

葉大宇有些喘,試圖掙脫葉小凡的攙扶。

他知道葉小凡的能耐,冇自己拖累,在山林裡的速度,不比鋒牙它們慢。

“那不行,大學生的命雖然重要,但我更擔心你。”

葉小凡搖搖頭拒絕。

他在找人蹤跡方麵,比不上鋒牙、旺財。

鋒牙旺財找不到人,他也不行。

“那些失聯的驢友,可能離這還有七八個山頭,四五天都不一定能找到。

“而翻過蒼狼山。不說野獸毒蛇這些吧,就光拿地形來說,基本就剩下山間小道,甚至得自己開路。

“有些地方土質鬆軟滑膩。

“到了晚上,溫度更低,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上下兩難,我更不放心你了。”

葉小凡自然以爺爺的安全為首要目標。

爺爺年紀大了,萬一自己走了,期間有什麼意外……這種事情,誰說的準呢。

年紀大了,摔一跤可能都會出大事情。

“你……”葉大宇一時語塞。

與此同時,鋒牙興沖沖地跑回來,嘴裡叼著東西回來。

速度極快,在人群縫隙穿過,差點撞到人。

鄭煜注意到了鋒牙嘴裡的白色物體,伸手要要阻攔。

鋒牙一個跳躍,從他手臂上越過,回到葉小凡跟前。

葉小凡接過它嘴裡的東西,是一張臟兮兮的手帕。

抖掉泥土,U看書 www.sh.com禮攤開手帕。

手帕正麵繡著銜梅花的飛鷹,左下角有紅色刺繡,“楚江大學飛鷹社-藍瑩瑩。”

鄭煜急切地跑回來,“你的藏獒發現什麼了……楚江大學飛鷹社?

“冇錯,這就是失聯大學生的登山社團名字,藍瑩瑩是失聯人員之一!”

他欣喜若狂。

葉大宇亦是目露喜色,“會不會這手帕主人就在蒼狼山?”

“這是鋒牙在山頂樹林一棵樹根底下發現的,多半是這人在休息的時候遺失的。”

葉小凡搖搖頭。

鋒牙冇有發現手帕主人。

不過它嗅到了那附近不少人類遺留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