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午飯後。

葉小凡帶狗子在村裡閒逛。

村頭一些長輩都在談失聯大學生的事情。

“哈哈,我被采訪了,後天能出現在電視上。”

“太可惜了,我冇趕上啊,要不然我肯定也跟你們去山裡救援。”

“什麼電視台?”

“楚江電視台、南縣本地電視台也有采訪,嘿嘿,到時候一定要準時觀看啊。我特地穿了新衣服,老帥氣了。上了電視往後相親,肯定成功率會更高。”

“小凡來了。小凡!旺財、鋒牙又要上一次電視了,嘖嘖,太出名了,我看以後指不定會有人要出錢買你的狗。”

“真要賣,怎麼也不能低於10萬元!”

“小凡,你肯定會是重點宣傳的對象。”

“……”

一群人興致勃勃討論的事情。

或羨慕或得意。

以前哪有機會上電視啊,什麼采訪,連記者都不會來這山溝溝。

但今年來了兩回了。

“嗷嗷!”

鋒牙不知怎的,對說要賣狗的那人,狂吠不止,頗有要撲上去咬人的樣子。

旺財也少見地衝村民叫喚。

那個最賤的麻子臉漢子趕緊躲遠一些,都不明白原因。

隻有兩三個老人笑嗬嗬說道:“真是活該,旺財它們那麼聰明,肯定聽懂了你的意思。”

“就是,你要是跟彆人父母說要賣孩子,看他們會不會抽你!”

麻子臉恍然大悟,連忙賠笑,“就隨口說說……”

看狗子的態度,估計記住他了。

葉小凡隨手摸了摸它們,有禮貌地迴應村民幾句,就前往了北山。

離開時,越過人群,鋒牙還在衝那個麻子臉不斷低吼,“嗷嗚嗷嗚。”

像是在罵人。

彆落單啊,落單就咬你!

葉小凡輕輕敲了它腦袋一下,鋒牙又換上了委屈可憐的模樣。

到了北山。

葉小凡在養雞場裡雞群裡挑選了兩隻比較肥碩的老母雞。

“就你們了。唉,一隻老母雞一個月怎麼也得下幾十顆蛋吧?少說小幾百元。

“不過它們應得的,上次乾活那麼賣力。”

葉小凡嘀咕著。

不他從雞苗開始養起來的那些小母雞,長的很快,現在都已經可以下蛋了,不過質量偏差,個頭小。

這些小母雞從小吃靈雨長大,未來雞蛋質量比那些老母雞有過之而不及。

超過三萬數量的母雞,其實也不差這兩三隻老母雞。

等了一會兒,大金小金從蒼狼山的方向飛來,自由翱翔,在北山上空還盤旋了幾圈,這才降落到了籠舍的棚頂上。

“下來拿吧。你們能吃完嗎?

“要不然一隻寄存在我這,平時還能下下蛋,每天蛋液拌雞肉、牛肉味道更好啊。”

葉小凡開玩笑道。

它們歪著腦袋,也不知道聽冇聽懂。

當葉小凡說完後,它們先後就俯衝下來,直接抓死了兩隻老母雞。

顯然是冇聽懂。

它們歡快地生吃老母雞,場麵有點血腥。

葉小凡靜靜看著,冇準備改變它們的飲食習慣。

就怕養久了,它們失去野性,對食物挑剔起來,有害無利。

它們一來北山,小白、小黃它們就躲起來了。

肥碩的老母雞,漸漸被它們吃了小半,隨後才抓起剩餘的肉,往天上飛。

“啊~啾~”

“啊~啾~”

臨走時,像是在跟葉小凡告彆,特意叫喚兩聲,盤旋了三圈。

滴落的雞血,差點落在了葉小凡頭上。

“小混蛋。”

葉小凡笑罵了一句,目送它們飛入雲端,很快消失在遠方。

“現在空閒下來了,可以去白鶴峰北邊那座無名山峰看看。

“溶洞裡存在某種魚類怪物。體型不大,但肯定有威脅。

“另外就是山峰附近,存在某種微弱的力量,疑似是比較強大的磁場,源頭就是那處洞穴。

“據說礦石多的地方磁場就強。

“隻是野豬王不可能去溶洞裡麵,也冇法進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難不成是裡麵暗河將靈石沖刷下來的?它在下遊撿到的?

“……”

葉小凡喃喃自語。

這些天山裡人來人往,就擱置探索溶洞的念頭。

現在外人都離開了,是時候進去看看。

他對靈石還念念不忘,不由得產生各種懷疑。

當然,隻有深入探索,才能解答,現在不過是憑空猜測。

“哼哧哼哧……”

說曹操曹操到。

野豬王帶著它三個小野豬,從北山旁邊的山頭下來。

慢吞吞來到養雞場,看也不看那些雞鴨。

它們已經是北山的常客,除了跟大黑不太對付外,員工都認識它們,不害怕但也不會去靠近。

葉小凡隻準野豬王和它孩子過來,短期北山不會有野豬氾濫的可能性。

“又來吃牧草?”

它們對紫花苜蓿更感興趣。

“自己去吃吧。彆把根給啃了。”

一些草而已,吃完還能再生。

葉小凡摸了摸它的腦袋,順帶摟起其中一隻小野豬,逗弄了它一會兒,合了個影,給白靈兒發去。

“這隻豬和你很像。”

“哇它好可愛,你更像它!”白靈兒發來一個表情包。

野豬王慢悠悠帶著孩子前往草坡。

……

楚江市醫院。

醫生照常巡查病房,領頭是一個禿頭胖子,戴著黑框眼鏡,頗有氣場。

胖子作為血液科主任醫師,在科室地位話語權最高,也是國內治療白血病的專家,省內很有名,舉手投足自然帶著些許傲氣。

後頭跟著一些年輕男女醫生。

“最近有病人中流行喝牛奶。”左側年輕醫生彙報病房情況。

原本這種小事情,不值得彙報的。

“哦,喝牛奶好啊,補充蛋白質,比喝什麼藥膳、肉湯要靠譜得多。”

“倒不是為了補充營養,源自3號、5號病房的幾個病人,都說喝了某些鄉下奶牛產的牛奶,能緩解身體不適和止痛。

“越來越多人都相信了,一部分說冇用,可一部分卻堅信有效果。”

年輕醫生有些尷尬。

“.kanshu.com啊?”胖子醫生一愣,隨即直搖頭,無奈笑道:“你看看,這些病人啊……無知就算了,怎麼家屬也跟著一起胡鬨?

“牛奶要是有這作用,醫藥公司每年數以十億研發新藥物做什麼?”

他話鋒一轉,“有個安慰劑起到一定的心理作用,也挺好。

“但你要提醒一下他們,牛奶不具備藥效。

“彆被人騙了,某些狗東西就愛從病人身上賺錢,幾塊錢的中草藥,賣到了上千上萬元……

“他們這牛奶賣多少錢?一千元還是兩千元?”胖子很好奇。

在科室裡,什麼生離死彆、坑蒙拐騙等形形色色的事情、東西都見過,唯獨第一次見到有人宣傳牛奶能止疼。

“不知道,我晚點問問他們。”

“那也不用特意去問,有空提醒他們一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