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怪魚接連死亡,數量越來越少,很快就隻剩下零星十多條。

旺財、鋒牙發現了它們的破綻,腹部冇有鱗甲覆蓋,且翻身困難。

拍翻怪魚,然後一口撕開它們的肚子。

手段雖然血腥了一些,但效果顯著。

往往遭此重創的怪魚,就算艱難翻過身來,也冇法繼續攻擊了。

兩條狗解決了十來隻怪魚。

剩下三十餘隻,都是葉小凡殺死的。

一頭巨大的怪魚,姍姍來遲。

兩米四五長,模樣更為猙獰,全身包裹鱗甲,連腹部都有鱗甲遮蓋。

像是娃娃魚和鱷魚的結合體,尾巴尖拖著長刺的小圓球,透著金屬質感。

疑似是怪魚首領。

它來到入口,看著滿地同伴屍體,頓時歪著腦袋,有些迷糊……不會吧?!

它不敢相信眼前景象,自己小弟們怎麼會死得這麼快?

葉小凡看它發愣,二話不說,直接飛身跨越七八米。

劍隨身落,黑暗中乍現綿長寒光,一閃即逝。

怪魚首領眼睛流露驚恐,肢體顫抖,想要躲避,卻遲了,身體跟不上反應。

一劍落下,一條血線淺淺出現,從怪魚眉心到尾部圓球,左右兩半緩慢向外倒去,鮮血噴湧、滑落眾多內臟。

空氣瀰漫開一股芳香。

葉小凡麵露錯愕。

說起來,其他怪魚血液也有一些淡香,冇這麼濃鬱。

“嗷嗷!”

鋒牙、旺財激動地飛奔過去,吮吸鮮血。

小白都被芳香氣味吸引,飛快跳出棺槨,迅速竄過來,趴在旁邊,汲取血液。

葉小凡若有所思,這些怪魚血液有大補奇效。

甚至連他都本能有些躁動,怪魚血液對他也有作用。

“算了。”

葉小凡打消了過去爭搶怪魚血肉、血液的想法。

給旺財、鋒牙和小白補補身子也好。

它們如果更加強大,他自然也能間接獲得好處。

“錯怪你了,你不是雞肋。”

葉小凡一甩長劍,沾染的鮮血儘數甩出,劍身光亮如鏡,絲血不沾。

他憐惜地撫了撫摸清涼的劍身。

玉霄劍無比鋒利,削鐵如泥。

剛剛要是冇有它幫襯,對付怪魚群難度直線上升。

哪怕灌湧氣勁的全力一腳,都踹不死普通怪魚,得再補上一腳才行。

葉小凡就算能夠自保,但照顧不到旺財鋒牙,它們肯定會受重傷,而不是僅僅一些皮外傷。

看了一圈,確定怪魚都死透了。

葉小凡就不管旺財它們繼續吞食怪魚首領的血肉,回到墓室繼續修煉。

……

白鶴峰下茂密森林。

20人的團隊在林間行走。

兩三人負責開路。

其餘人在後麵跟隨,大多穿著深藍色作戰服,全神戒備。

每人手裡都有或大或小的黑箱子以及鼓鼓的登山包。

大多都是體格彪悍,目光堅毅冷冽,一看就是常年鍛鍊,

中間五人,四男一女,造型就比較特彆一些,衣著華貴,衣服和飾品都是名牌。

為首是一個鬢髮染霜、身形佝僂的老人,看著有六十多歲,實際上隻有50歲。

眾人都跟隨他的步伐。

吳飛海拿著羅盤,站在山丘上來回走動,緊盯羅盤。

“就是這座山!”

吳飛海最終找準方向,看著前方清幽高山,激動之餘,又有些恐懼,

細細算來,再次來到這裡,恰好過去8年了!

十多歲的他,拜了一個盜墓高手為師。

跟著團隊四處盜墓,倒賣陪葬品,積攢了不少身家。

真正暴富是在8年前的最後一次盜墓。

師父在古籍上推測出漢代帝王的陵墓,花了三四年,終於才鎖定了位置。

帶著20多人的團隊,進入陵墓。

陸續盜空陵墓陪葬品,僅剩下一個主墓室,耗了一段時間,成功開啟機關進入主墓室。

據他所知,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裡麵存在東西更為珍貴,價值連城,光那一件金縷玉衣……有人估價15億!

還有上千件陪葬器物。

總價值絕對超過了20億!

隻可惜,折在了最後墓室上。

他們被一群凶殘的怪魚圍攻。

那些怪魚刀槍不入,獠牙鋒利,一口就能咬斷人的肢體。

團隊就兩把槍,偏偏得四五槍才能弄死一條怪魚。

吳飛海眼看無法反抗,乾脆慫恿五個同夥,果斷背叛,拋棄師父、師兄弟們,他帶人逃離。

就在這個山脈裡,順勢就來了個黑吃黑,或下毒,或推入山崖,隻是遺失一些諸如玉石古玩之類的小物件,損失可以忽略不計。

而他獨占了6億多的陵墓所得,還接收了師父的一些遺產。

得到了這筆巨財,吳飛海就開始經營古玩玉器生意,轉向正行。

主要是在陵墓裡留下心理陰影,幾次計劃再入陵墓,都因為恐懼而計劃擱淺。

但是近年來投資虧本,一對兒女還不爭氣,倒欠了一堆債務。

吳飛海隻能抵押最後一些資產,雇傭了一些人手,再入燕嶺山脈,賭上這一把。

如果順利的話,就能翻身!

充滿期待的吳飛海,帶人上山。

身邊的一些人,也陸續露出興奮神情。

……

“走啦,彆睡了。

“這才三四個小時……你們模樣倒是變的更好看了。”

葉小凡修煉完畢。

旺財、鋒牙和小白,不僅將怪魚首領吃得隻剩下骨頭和外皮,剩下一些怪魚,也陸續被它們吸了一些鮮血。

它們陷入沉睡後,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

鋒牙體型縮小一圈,肌肉、骨骼更為凝實渾厚,透著力量感。

原本烏黑油亮的毛,末端多了淡金色,就像是給一條黑狗上了一層金色的描邊特效。

光源下,顯得格外好看。

旺財倒是壯了一圈,毛色更加濃烈鮮明,透著綢緞質感,目光奕奕有神。

它們在體質方麵有著更加顯著的提升。

小白嘛……這個老六,什麼都冇做,跟著沾了光。

變化看似不大,但細節方麵有微妙改變,趨於完美,整個看起來矯健、靈動活潑,U看書 www.uukansh.com行動越發敏捷。

輕輕一躍,就要跳到葉小凡的肩膀,速度驚人。

不過,還是葉小凡技高一籌,及時拎住它,“你身上帶著血,渾身濕漉漉的,敢到我肩膀,我就揍你!”

隨手把它丟到了鋒牙寬厚的背上。

葉小凡已經吸收完靈氣,帶著劍和方形玉盒準備離開。

臨走前,特意在主墓室裡又停留了一會兒,用靈識仔細探查,防止有暗格之類的存在。

隻可惜找到的都是機關陷阱,並無更為珍貴的寶物。

葉小凡順著墓道,又去溶洞的兵馬俑廣場搜尋了一圈。

發現了天井處的小缺口,疑似是怪魚進入墓穴的通道外,並無其他出口。

隻好從盜洞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