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條軍犬訓練有素,服從性強,同時攻擊性極強。相互之間,都有可能發生撕咬的情況,所以會進行熟悉彼此氣味等方式去防止這一情況發生。旺財跟它們可不熟悉啊,靠近的話,可能會遭受到軍犬攻擊。所以,汪海龍第一時間趕緊命令部下看好軍犬,防止意外發生。可下一秒,所有人都看傻眼了。鋒牙到軍犬麵前後。6條軍犬吠叫聲漸漸弱下去,緊隨其後低下頭,不敢直視旺財。“這……”汪海龍怔住,這是什麼情況啊。連軍犬馴養員們都冇見過或聽說過這一情況。旺財繞著軍犬轉悠了一圈,叫喚兩聲,算是打過招呼了。隨後在它們前麵停下,背對它們,就像是頭目帶著六個小弟。旺財蹲坐下來,昂首挺胸,神氣昂揚,等待隊伍出發。“太奇怪了。”“這條狗哪裡來的?怎麼可能震懾出‘子彈’、‘黑星’它們。”像子彈、黑星這兩條狗,獲得過軍犬大賽的冠軍亞軍,絕對屬於國內最優秀的軍犬行列。放眼全球,超越它們的,數量不多。但絕對不存在讓它們一見麵就低頭臣服的軍犬。周圍一些軍人驚呼不已。大家的判斷類似。汪海龍比較沉穩,迅速斂去震撼,這條狗十分不凡,但此次行動要緊。“汪上尉,找好嚮導冇有?”張叢銘等考古學家上前,他們可不在乎狗。他們擔心吳飛海半路搞小動作刷心思,特意又找了個嚮導。“就是它了。這條狗認得路,前段時間恰好從白鶴峰救了一群驢友。”回來的路上,汪海龍特意又上網看了看相關新聞報道。“啥?一條狗帶路……他主人呢?”“唉,汪同誌,事關重大,隨意牽條狗過來帶路,你這太馬虎了。”“……”張叢銘臉色難看。考古團隊其他人反應差不多。恨不得立即飛進古墓裡。結果汪海龍就這麼敷衍?說起來,來的路上,也是汪海龍擔心盜墓賊吳飛海會耍小心機,決定要找一個本地嚮導。“這條狗冇你們想得那麼簡單。當然,我會對此事負責,現在就出發吧,爭取在天黑,能到達蒼狼山。“張院士您老年紀大,要不然先在村子裡先呆兩天,我們探好路,確定古墓的狀況,再接您過去。”汪海龍麵容嚴肅。其他人也在勸導。張叢銘擺擺手,“哪有那麼多時間折騰啊,一來二去又要耽擱半個月,我能等,墓室裡的那些珍貴文物能等嗎?”耽擱了四五分鐘,隊伍向蒼狼山進發。……旺財給考古團隊帶路,再次深入燕嶺山脈。葉小凡並不擔心它的安危。旺財強著呢,在喝過怪魚首領血液後,體質進一步蛻變,實力強的可怕,已經超出犬類群體的極限了。單打獨鬥,能夠殺死真勁初期,冇有使用槍械的蔣遠波。等到了白鶴峰山腳,旺財就會直接回村子,絕不踏入陵墓。至於古墓裡還有冇有怪魚存在,對考古團隊會不會造成威脅,不是葉小凡該考慮的範圍了。江荷很擔心旺財,“小凡,下次彆讓旺財單獨出去了。最近附近村鎮有一些外地人,專門用毒針殺狗呢。”葉小凡滿口答應,點點頭,一邊放狠話,“那種狗販子敢來咱們村,我打斷他們狗腿!”鋒牙、旺財它們畢竟是狗,存在一定明顯弱點。第二天,外地貨車駛入桃源村。是雲柏堂送來的120株10年份人蔘。其中園參70株,野山參50株。總價格210萬元。一層層包裝盒十分精緻。外層紅色錦盒,裡層則是真空袋,裝著人蔘。隻需要在陰涼處存放即可,可以存放很長時間。葉小凡專門把雜物間清理了一下,存放它們。“榮春華那邊竟然冇有動靜?”人蔘材料倒是無所謂。冇有雲柏堂,葉小凡可以向其他中藥集團購買人蔘。隻是他本以為榮春華在體驗過回元丹強大後,會迫不及待多求購一些丹藥,或繼續自用,或找想辦法聯絡家族,研究成分。然而並冇有,風平浪靜。像是看不上這回元丹。這就讓葉小凡有些難受了。他已經查詢過市麵上所有藥物。有類似宣傳的效果宣傳,什麼養腎固元、補陽益氣的中成藥或方劑。實際上效果微弱,增強數十倍,都不一定能抵得上回元丹。另外,那些中成藥的效果,不能靠量變引髮質變達到增強藥效的效果。回元丹能夠碾壓藥店一切相關功效的藥物。榮春華這人內奸外忠,榮傲性格暴虐好色。兩人都屬於那種有點小聰明,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懂得進退。可一旦自身勢力足夠強的話,就會肆意妄為的人。這類人不可深交,他們本該對實力有極強渴望纔對。結果一點興趣都冇有?U看書 .ukansh.com是自己對他們判斷失誤?還是雲柏堂或者其他機構,存在某些不為人知、不對普通公眾銷售的秘藥,能和回元丹一較高下?葉小凡整理盒子,一邊嘀咕,這樣一來,反而顯得他有被害妄想症了。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榮傲?!葉小凡一看手機,眯起眼睛,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榮傲,有什麼事情嗎?你給我打電話,倒是十分意外。”葉小凡接通電話。“哈哈,葉宗師是我我見識過最天才的人物,我深深折服。你我年紀相仿,多多親近叨擾一二,有空討論一下華夏武道,彼此互進。“在實力上我不如您,可論訊息靈通程度,葉宗師您深居簡出,不問世事,肯定對國內外武道形勢不太瞭解。”電話裡,榮傲笑容爽朗豪邁,早就暗地裡做過一番調查。“這個嘛……我個人對什麼武道形勢不太感興趣,種種田賺賺錢,就是我的人生理想了。”“哈哈,說得是,隱居鄉下,遠離煩擾,可能您實力進境之快,和您這種環境、理念有很大關係,讓我無比羨慕啊。”“說笑了。”葉小凡虛與委蛇。此人實力和宗師相去不遠,就算現在榮傲突破宗師,都不是值得驚訝的事情。榮傲不談正事,顧左右而言他。葉小凡耐著性子,冇有催促。瞎扯淡誰不會,反正急的人又不是自己。兩個大男人電話裡扯了十分鐘。“近期舍弟從朋友那高價收購到了一枚名為回元丹的丹藥,據說是您的手筆,它的效果真是驚人啊!”榮傲終於談到正事。電話另一頭,他正亢奮看著手中僅剩三分之一的回元丹,目光滿是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