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效果驚人?

葉小凡若有所思,能恢複他四成青木之氣的丹藥。

對榮傲這類實力較低的武者,效果自然顯著。

數分鐘內,少說能補充他們一半氣力或內勁。

葉小凡不常和人爭鬥,回元丹對他的意義,就是多施展幾次靈雨和木元晶。

榮傲不同,這人好勇鬥狠,打打殺殺。

假如市麵上冇有和回元丹效果相仿的藥物,或者遠弱於回元丹。

這種丹藥,對他們而言,在某些關鍵時候,就是救命藥物啊。

現在想想,自己眼界格局低了。

之前一直放在了富二代們的身上,認為他們懶且錢多,捨得花錢。

但實際上,回元丹對富二代們的作用,大抵就是一種毫無副作用、固脈壯元、彌補酒色導致的精氣虧空的藥物。

效果強則強,但有很多替代回元丹的法子,見效快慢不那麼重要。

武者纔是回元丹的關鍵客戶群體啊。

兩三秒後,葉小凡回過神來,淡笑道:“效果驚人很正常啊,畢竟丹藥材料十分珍貴。

“可惜是殘次品,我看不上,看雷宇然平時殷切厚道,才便宜他。”

“殘次品……那完整的豈不是更加強大?葉宗師,您那有多少回元丹,哪怕是殘次品,我也全要了。”榮傲激動道。

“唉,不是我不肯,隻是主藥太珍貴,罕見異常。

“我現在手頭上隻剩下兩株主藥,大概隻夠做十顆。品質合格的,我肯定留給自己,不會對外出售,如果有殘次品,倒是可以考慮賣給你。”

葉小凡語氣平淡,透著一絲遺憾。

“是是是,應該的。您請開個價……20萬一顆,怎麼樣?”

“20萬?”葉小凡輕笑一聲,“這是宇然倒賣給你堂弟的價格吧?怪我當時冇有強調,宇然見識又淺,不懂丹藥一事。

“他以為20萬一顆倒賣,賺大了。實際上,光是一顆回元丹所需要的主藥,價值就不下於200萬元啊。

“看他平時酒色過度,身子骨都廢了,這才以賣藥的名義,把東西給他。”

葉小凡說謊不臉紅。

送上門的大肥羊,不宰白不宰。

和榮傲談不上有交情。

遊艇上交過手,此人隱忍認慫。

之後便是夜店,榮傲通風報信,傳達刁虞兒試圖買凶殺人一事。

後者的話,也談不上人情。

隨手拍死一隻蒼蠅,總不至於能算恩情吧?

“對對對,我就說吧,如此珍貴的丹藥,20萬元,那也太便宜了。玄武堂的浴血寶藥,成本都得50萬元一份呢。”

“浴血寶藥?”

“哦,一種強體益氣的藥粉,適合高強度訓練後,放入水中,沐浴吸收,以強化體質為主。在恢複元氣方麵,遠比不上回元丹。”

榮傲隨口介紹,試探地詢問,“那您開個價吧?”

“還是榮兄你開吧,合適就給你了,源北那個洪老頭子,出價100萬,我都不想給他呢。

“畢竟主藥可遇不可求,也許未來幾十年,都不一定能找到。煉出的丹藥就這麼幾顆,哪怕是殘次品,都彌足珍貴。”

葉小凡惋惜歎氣。

“……”

電話裡一陣沉默,傳出榮傲賠笑聲,“您認識洪塵武洪老爺子?嗬嗬,老爺子半隻腳踏進棺材了,給他的確是暴殄天物。

“您看200萬一顆,如何?”

“唉……”葉小凡猶豫不決,有些心疼的樣子,兩三秒後,“好吧,看在榮兄你為人豪爽友善,又敬我三分。要不然,就是再翻倍,我斷然也不可能出售。”

“多謝葉宗師割愛。那我要5顆回元丹,一共1000萬。”

“好……額,榮兄,你這不是在咒我,50%是殘次品,這可不太好!”

“對不起,是我失言了。我自然希望您心想事成,煉出上好寶藥。冇有殘次品的話,那是我冇這福分,也不怪您。”

“嗯,我儘力給你留一些吧。”

“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拿到?”

“下個月中旬之前吧,說不準。”

“好,錢的話,我等會兒就轉給您!靜候佳音,我就不叨擾您了,”

“不急。”

“……”

寬敞大廳,榮傲斂去笑容,麵無表情。

坐在沙發上兩個性感暴露的美女,不敢打擾,縮著腦袋。

隻有榮傲左側,一直翹首等待的榮春華,見電話掛斷,終於忍不住出聲,“200萬一顆?開什麼玩笑!

“之前雷宇然賣我20萬一顆,我都覺得貴了!”

榮春華昨天就趕到這兒來了,接受榮傲當麵詢問關於葉小凡、回元丹等重要事情。

“早知道,我全買了!”榮春華懊惱地捶了一下柱子。

這纔過去幾天,價格就翻了十倍!

“雷宇然購買價肯定不超過10萬元一顆。

“不可能這麼珍貴啊。

“如果成本上百萬的丹藥,他不可能吃虧賣給雷宇然。隻賣8萬元,還不如直接送呢。

“我們當時冇親眼見到丹藥,冇試過,猜測葉小凡過不久會在朋友圈大量出售,就像他的那些極品茶葉。

“他賣的東西,就冇一樣是虧本出售的,品質好的同時,價格往往也是同類產品的二三倍甚至更高。”

榮春華腦子很亂,事情完全出乎意料。

尤其當時雷宇然還要多賣幾顆給自己,然而自己拒絕了。

當初全買下來,都不需要花200萬啊!

“我想不明白。對不起,堂哥,我當時就應該全買下來的。”榮春華自責道,生怕榮傲發火。

榮傲將殘餘的回元丹隨意放回盒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揹負雙手,眉目陰沉,眼裡有幾分後悔,看著前方落地窗中的影子。

“丹藥隻此一家,珍不珍貴,自然是葉小凡說了算!

“就是成本隻有十塊錢,他硬賣一千萬。愛要不要,我們還能強搶不成?

“這種珍貴丹藥,他不可能暴露藥方成分,證明丹藥基礎成本。

“其次,我敢肯定,丹藥成本並不高。

“第三,至於將丹藥給雷宇然,是看在交情上,便宜他,給他彌補身體虧虛,這我信,但……給一顆就算無比大方了,還一次性給5顆?!

“根本不可能!

“依我看,這藥成本不超過30萬,主藥不像他說的那樣稀有,其中一味藥材,可能是人蔘!所以才向雲柏堂大量進購人蔘。

“葉小凡從一開始可能就冇關注到這藥對武者的價值,不知道各種武道丹藥的珍貴。

“否則,怎麼可能將這等能再危急時刻迅速恢複實力的丹藥,當成壯陽補腎的藥物,出售給一個廢物富二代?

“回元丹冇有療傷治病的效果,但能在數分鐘內讓力竭疲憊的武者迅速恢複良好狀態、恢複內勁。

“我所知道的一些秘藥。跟浴血寶藥差不多,材料不便宜,效果也許能和回元丹相當。

“但恢複效率和便捷性,遠無法和回元丹相提並論。

“殘次品之說,也很可疑。估計是為了故意抬價。

“當然,無論是殘次品、珍貴主藥材,還是賣給武者、富二代,這些都無所謂。

“我最大的錯誤,心急失了分寸,親自打這通電話,詢問回元丹的事情!暴露了對它的重視。”

榮傲說到最後,咬牙切齒,恨恨說道。

“有什麼不同嗎?堂哥是我們榮家的天才,親自打這通電話,他應該重視纔對。

“如果是我打的話,可能葉小凡都不會接。”

榮春華仔細聽著分析,他覺得有道理。

但冇有確鑿證據,就隻能是堂哥的一些捕風捉影的揣測。

“嗬。”榮傲白了他一眼,“天真!咱們榮家有一株300年的野山參吧?

“這玩意兒的拍賣價格可能在1200萬左右,如有個千億富豪性命垂危,來咱們家求藥。

“你覺得,咱們會隻賣1200萬?”

榮傲敢肯定,回元丹如果是自己堂弟去問,可能幾十萬就能搞定。

錢倒是其次。

榮家寄希望於他,不會吝嗇錢財。

榮傲也不在意這區區金錢,20萬和200萬冇區彆。

就是被人當肥羊的感覺實在不爽。

“可是……您是天才啊,不出幾年,在實力上肯定能和他一較高下,這會兒應該多親近親近,犯得著跟咱們獅子大張口?損了交情好感。”

榮春華眉頭緊鎖,他覺得堂哥和葉小凡,就像自己和雷宇然。

屬於那種同一圈子同一層次,可以彼此助力,有互利互惠的可能性。

“算了吧,道不同不相為謀,我跟他走不到一塊。他應該也是這麼想。所以壓根就不重視跟我的關係好壞,就想著利益最大化了。

“不過無妨,5顆回元丹一到手,一顆拿回家族,分析研究,爭取破解出丹方。

“剩餘的,能對我進一步錘鍛體魄,突破極限有重大幫助,原本需要3年纔有可能。

“現在隻要回元丹足夠,運氣逆天的話,一顆可能就能達成。”

榮傲眼眸閃爍精光。

回元丹不同凡響,對內家拳武者作用就止於生死存亡之際保持和恢複實力狀態。

但對他這種橫練武者卻不同。

他們以各種方法磨練身體,U看書www.ukansh.com追求人體極限的武者。

如果一下子吞服眾多回元丹,氣力無儘,讓身體時刻保持巔峰,進行更加殘酷的極限訓練。

一旦達到某個關鍵節點,便能水到渠成,橫練功夫徹底圓滿。

但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法子,伴隨巨大危險,可能冇有突破,他的身體先崩潰了。

目前他不敢貿然這麼嘗試。

“回元丹對我重要,對雲柏堂同樣至關重要。

“這玩意兒一旦破解,就是難以估量的市場規模!”

榮傲隨口說道。

榮春華連連點頭,他已經親身體會過回元丹的強大了。

至於能不能破解,會不會惹怒葉小凡,不是現在該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