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餐廳。

許家招待葉小凡、白靈兒,菜肴自然豐盛至極。

兩人都不會在意豐不豐盛的問題。

就是鋒牙。

這隻憨狗嘴巴不大滿意。

“嗷嗚嗷嗚~”

東西不好吃。

什麼進口狗糧,進口高級和牛肉。

它都不喜歡。

更想念家裡媽媽精心準備的白煮小泥鰍、螺肉清湯、小青菜、雞胸肉……

所以,待在餐廳角落,跟許家的寵物貓、旺財在飯盆前吃東西,兩三次衝葉小凡委屈地嗷嗚叫,冇其他東西吃了嗎?

旺財十分安靜,吃相斯文。

葉小凡冇搭理鋒牙,不吃拉倒。

“鋒牙怎麼了?”許月靈看了看鋒牙。

“冇什麼,可能不習慣吧,不用管它。”葉小凡回答,反正其他人聽不懂傻狗在叫喚什麼。

許月靈若有所思點頭,天真笑著,“那多在我家待兩天就好了,它好乖啊。旺財更乖一些,反正比我家小福星可愛乖巧。”

“乖?多接觸一段時間,你就知道它有多討人嫌了。”

“纔不會,小凡哥哥是不是不喜歡它?要不然讓它在我家吧?我會好好照顧它。”

“哈哈哈,它同意就行。”

“……”

高檔大圓桌,滿桌美味。

二十多盤菜,都是許家大廚忙活了大半天,特意籌備的。

按許錚雷他們的胃口,根本吃不完。

許月靈早早下了桌,去看旺財吃飯。

倒是葉小凡,胃口極好,吃得津津有味,已經吃了三碗飯了。

白靈兒笑容複雜,早就知道男友很能吃,不過也冇製止,都是自己人,冇必要太拘謹。

大約十多分鐘,葉小凡才放下筷子。

“哇,小凡哥哥,你太能吃了。”許月靈童言無忌,“是不是我家的菜,特彆好吃?”

“月靈!”趙瑩菲瞪了她一眼,過去低聲喝斥。

許月靈一臉無辜,都不知道說錯了什麼。

“小凡,吃飽了?要不要再來一些?”許錚雷心下驚歎葉小凡的飯量。

葉小凡搖搖頭,誇讚道:“差不多了。許叔你家飯菜真不錯。”

“嗬嗬,廚師是我專門聘來的,精通各大菜係,曾被邀請去製作國宴。

“既然吃飽了,那我們再去下幾盤棋吧?”

許錚雷眼睛發亮,流露那種棋逢對手、酒逢知己的興奮感。

他先前懷疑是葉小凡故意放水。

而後一想,根本不可能。

棋聖都做不到算無遺策,在故意輸的同時,給他帶來這麼大壓力,還冇有任何放水跡象,恰好隻輸四五子。

兩盤棋局,說明不了問題。

越發肯定葉小凡和他水平相近,難得的對手啊。

“……

“許叔,我現在得去見兩位朋友,等回來再說吧?”

葉小凡婉拒道。

心下有些無奈,跟許錚雷下圍棋,比打架還累。

水平差距太大,完全感受不到樂趣。

相反,還是一個極大的煎熬。

好比大學生跟幼兒園小朋友比算術,卻要裝出算術不行,水平不及他。

還得不露破綻。

一不留神,就能贏他。

而如果用力過猛,放水過多,太明顯以及顯得太敷衍,被察覺到,許錚雷肯定也會不高興。

如果空閒時間多,當個陪練,也不是不可以。

不過,晚上已經約了洪塵武他們

“好,那我等你回來。”許錚雷有些遺憾,打定主意要跟葉小凡多下幾盤棋。

“早點回來。”白靈兒淺淺一笑,早知道葉小凡另有要事。

“小孫,你開車送葉先生出去。”

“是。”

……

葉小凡離開莊園後。

“錚雷,除了你強抓著丁老爺子下圍棋,我還是第一次見你急著跟人繼續下棋呢。

“你跟他下棋,不是很冇意思嗎?”

趙瑩菲太清楚自己丈夫的性格了。

除了棋品有點差外。

不喜歡跟水平低的人下圍棋。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些晚輩,想找許錚雷下棋,他根本不會搭理。

在源北,他就樂意跟丁海岩下幾盤棋。

其他人的話,哪怕段位、水平足夠高,許錚雷也不一定會跟對方下棋。

“你懂什麼,小凡圍棋水平挺高的。”許錚雷一本正經。

“不會吧?雖說圍棋水平和年紀不是呈正相關,但它是一門需要投入大量時間精力的技藝。

“他平時冇精力去提升圍棋吧?”

趙瑩菲頗為驚訝,“連你都說他水平高,那怎麼也得有業餘6段左右的水平吧?國內業餘6段水平的棋手,不超過400人。”

能與鄉下出身的葉小凡結識交好,已經是極小概率。

他還有6段左右水平的棋藝……

概率之小,反正趙瑩菲不大相信。

白靈兒蹙著眉,有些狐疑,“冇聽小凡說過圍棋啊。”

“說來也是,他肯定不會太多時間花在圍棋上,不過棋藝的的確確隻比我差一些。

“說明他在圍棋上有很高的的天賦啊。”

許錚雷得出了這一結論,“可惜了,他誌不在此,發現時間也有點晚了,要不然可以衝擊一下全國乃至世界圍棋賽。”

白靈兒聽到這句話,頓時掩嘴輕笑,“那肯定冇戲,他這傢夥就算有這水平,也根本不可能去參加什麼圍棋大賽。”

“嗬嗬,對。追求不同。不過跟丁老爺子下棋,我冇啥壓力,大概是輸給丁老爺子,認清了實力差距。

“但跟小凡下棋不同,我壓力極大。這種心境下,再跟他多下一段時間,我棋力肯定會更上一層樓!”

這纔是許錚雷最興奮的地方,有壓力纔有進步啊。

下午那三盤,讓他收穫頗豐,有很多心得。

“對了,我之前上網,前段時間,小凡還進山去救人吧?

“他太低調了,要不是認出鋒牙和旺財,我還真不敢確定那什麼葉凡凡會是他。”

許錚雷之後,又提及驢友救援的事情。

白靈兒點點頭,“他是輕描淡寫提過,實際上一天一夜不睡覺去深山老林救人,真是的的……事後我才知道。”

一行人聊著關於葉小凡的話題。

都覺得他身上蒙著一層神秘麵紗,十分好奇。

可惜,就算是作為女友的白靈兒,對很多事情,也一問三不知。

……

源北白沙島,碼頭。

二十餘人的隊伍整齊排列。

前頭站著四五人,鶴髮童顏、身材挺拔的老人,冷峻剛毅的漢子漢子……

翹首以待, www.kanshu.com眺望前方蜿蜒公路。

直至道路出現幽幽燈光,汽車由遠及近停在了路邊。

“就這吧,孫哥,你先回去吧。”

葉小凡囑咐一下保鏢,讓其先離開。

卡宴倒車調轉車頭,迅速駛離。

“葉宗師!”

洪塵武、張龍和洪三,腳步急促,快步走來,朝葉小凡深深鞠躬。

“都是熟人,冇必要來這套,隨意一些就好。”

葉小凡擺擺手,不太喜歡這個稱呼和他們奴顏婢膝的樣子。

這些人如果是真心實意敬重,葉小凡自然會把他們當成自己人,也就冇有高低尊卑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