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逍遙小仙農最新章節!

金恩誠有一瞬間的呆滯,很快冷笑反問:“你在開玩笑嗎?!”

“冇有啊,櫻桃本身就會比一般水果貴啊。”

“你這鄉下自己種植的,憑什麼敢賣這麼貴啊,就不怕爛在地裡?”金恩誠不信。

“質量足夠好,不愁賣啊,喏,你自己看看,這是我跟君樂酒店簽了合同。

“我賣給源北東苑農莊,價格更貴!”

葉小凡隨手翻了翻手機,輕易就找到了合同照片,展示給金恩誠。

金恩誠瞪大眼睛,一會兒纔回過神來,他蔑視的鄉下農民,收入比自己還高?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 安裝最新版。】

他頓時跟吃了屎一樣難受。

“照片而已,誰知道真的假的。”

“你就說你買不買吧。”

“買!”金恩誠倨傲挺胸,“拋開五險一金,我一個月稅後工資7萬元!還能吃不起櫻桃?”

“哦……這是京華大學高材生的工資啊?挺高的。”

葉小凡似笑非笑,“你要多少櫻桃?”

“10斤!”

“好嘞,先付款,晚點就送到你們屋子。”葉小凡拿出收款碼。

金恩誠欲言又止,想要等會兒付錢的,又覺得會丟麵,不耐煩地付了款。

“你送的茶葉,哪兒來的?”他隨口詢問。

“自己炒的。”

“哦?你自己炒的,總不至於跟我說上千元一斤吧?”金恩誠冷哼道。

“那倒不會,給你們的一級茶葉,20萬一斤,你要買多少?”

“20一斤?”金恩誠以為自己聽錯了,重複了一遍。

“20萬!2後麵五個零。”

“你怎麼不去搶?”

“你這話說得的,有人給我送錢,我用得著搶嗎?你一個月7萬,咬咬牙也是買的起。要不要來一斤?也可以賣你三兩。”

葉小凡揚揚下巴。

“哼,你當我冤大頭啊,你說20萬,它就值20萬?”金恩誠臉色難看,隻認為葉小凡故意耍它。

“唉,愛買不買,我現在跟員工說一下,半小時內給你送去櫻桃。”

葉小凡擺擺手,懶得辯解,哪怕證明瞭,這人也不會買啊。

“冇見過錢的東西!”金恩誠罵罵咧咧地走了。

他直奔回張叢銘休養的院子。

“老師,我算是見識到什麼叫窮山惡水出刁民了,一斤櫻桃,特麼的要100元!

“更可惡的是,他說自己炒的茶葉,一斤要賣20萬!可笑死我了,什麼人嘛,搶劫還送一袋茶葉,可太暖心了。”

金恩誠氣笑了,大聲跟張叢銘說起這件事。

廚房裡,蘇可晴正在嘗試靈芝燉雞的火候。

她蹙著眉走出來,以為自己聽錯了。

“櫻桃100元一斤,還算可以吧?商超裡一些產自日本的進口櫻桃,價格比這還貴,我覺得這比進口櫻桃好吃多了。物超所值。”

蘇可晴不覺得價格太離譜。

至於茶葉……驚到她了。

張叢銘正在翻看筆記,他抬起頭,“這茶葉是他自己炒的?”

“對啊,簡直搶錢。”

“厲害啊,冇想到這茶葉是他自己做的。”張叢銘卻是嘖嘖稱奇,“20萬元一斤,價格是市麵上的任何極品茶葉要貴,但我覺得對得起這價格。”

“……”金恩誠一時語塞,“老師,你……你彆因為吃了彆人的東西,就幫人說話啊。”

張叢銘冷哼一聲,“閉嘴吧你,怎麼定價是人家的事情,你買不買是你的事情,冇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那就不能說是搶劫!”

他重重合上筆記,“你要是這麼閒,回到古墓裡,那邊還需要人手啊。

“冇想到這次能找到如此完整的金縷玉衣,迄今為止,全國就發現了20餘件金縷玉衣。

“眼下這一件,可能是儲存最完整、最精美的一件金縷玉衣。

“墓室的主人,來曆絕對不簡單!”

提起古墓。

張叢銘注意力頓時回到了神秘古墓,不得立即返回墓穴。

隻是他年紀大了,身體弱,又有心臟病,適應不了山裡的條件。

金恩誠尷尬賠笑,“我這不是擔心您嗎?既然您這麼說,我肯定願意回古墓幫忙啊。”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好,你和小錢明天就跟李隊長回古墓,小晴陪我在這兒就好。

“等些天另一支小隊過來,我會跟他們再一起進山。”

張叢銘下了決定。

蘇可晴一番柔聲勸導,不希望老教授還去冒險。

張叢銘話鋒一轉,“我現在最納悶的是誰殺了那些怪魚。

“它們死亡很多天了,鱗甲依舊堅硬,手槍堪堪打穿,需要再補幾槍纔可能殺死生物。

“部分怪魚屍體,留有奇怪齒痕和爪痕,弄死它們的疑似是某種凶狠野獸,牙齒和爪子無比鋒利。

“足以在堅硬石板上留下深刻抓痕。

“按汪上尉的說法,是可能某個人類,持劍或者刀這種冷兵器,殺了怪魚,世間有這麼鋒利的冷兵器,能讓防禦恐怖的怪魚,一斬為二,切麵平整光滑?

“少部分怪魚,是那人的寵物弄死的。”

張叢銘喃喃自語。

“他怎麼會進古墓,不拿走金縷玉衣呢?還是說他拿走了更珍貴的東西,不屑得要金縷玉衣這些珍貴古物?”

他百思不得其解。

蘇可晴等人不敢打擾,早已經習慣教授這種情況。

此次進入古墓,除了痛心諸多墓室被毀,主墓室的發現。

最大的一個疑點,就是主墓室前,存在很多還未腐爛的怪魚屍體,不僅怪魚本身奇怪,連它們死狀都異常詭異。

死得太乾淨利落了,比殺雞宰羊還簡單的死法。

有人比他們早到一步。

張叢銘最擔心的是那人可能盜走了主墓室的寶物。

唯一可能知情的盜墓賊吳飛海,根本不透露任何資訊。

……

清晨,霧靄朦朧。

葉小凡提著畫袋出門。

“早啊,葉小哥。”蘇可晴攙扶張叢銘恰好出院子。

“張教授、蘇小姐,你們起得這麼早?”

葉小凡有些意外,現在才六點出頭。

“嗯,老師習慣早起,想在村子附近走走。”

“葉小哥,你這是去哪兒?”

張叢銘打量葉小凡,目露異色。

“去北山。”

葉小凡走到他們前邊。

“北山是什麼地方?”

“U看書 www.ukanshu.com我承包的一座山,弄了個養雞場和牛棚。要不要過去走走?”

葉小凡笑嗬嗬詢問,暗暗盤算著,能不能打聽出一些事情來。

“老師……”

“當然樂意。葉小哥年輕有為啊。發財的人不少,但懂的飲水思源的人,不多咯,捨得自掏腰包,花幾百上千萬給村子修路。

“和你同齡的年輕人,寧願買房買車,包小三之類的。給村子修路,等於把錢丟進水裡。”

張叢銘感慨道,目光滿是欣賞。

葉小凡對兩人知之甚少,反而他們好像對自己很瞭解。

“昨晚老村長來過,滔滔不絕地跟我們聊很多你的事情。”蘇可晴躲閃偷看葉小凡,略帶羞澀地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