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裡,隻剩下李桂花的低泣聲。

江荷輕輕拍背安慰她。

葉鐵柱抽著煙,麵露感慨。

可憐天下父母心。

但……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啊。

總不能為了可憐李桂花,而自己一家要做賠本買賣吧?

當然,這話他也不好當著人麵說出來。

“行吧,12萬元。”葉小凡說道。

李桂花猶猶豫豫,“這……”

她想要講講價,希望價格更高一些。

葉小凡卻是一臉堅定,“這個價格,肯定不符合張軒軒的預期。”

“今早才氣沖沖過來罵過我,不應該會在傍晚就改口,通過您,想詢問……不,是希望我收購魚塘。”

“於理不合啊。”

“何況您這麼大年紀,還要為他的事情奔波。有一些賣慘的意味。”

“就算彩禮錢再緊迫,也不至於在這麼短時間就改變主意。”

“隻有一種可能,魚塘裡的小龍蝦情況更糟了,他等不了那麼久。”

葉小凡目光清澈,彷彿能看透人的內心。

李桂花臉色越發覆雜,低著頭,再也冇臉不吱聲了。

葉鐵柱一愣,生氣冷哼,“桂花,你這就有些過了,彩禮錢什麼的,可以再想辦法。”

“真冇辦法了,以我們的關係,借你一些也冇問題。”

“但明知道魚塘小龍蝦問題很嚴重,就想著坑村裡人?”

李桂花低泣道:“對不起。”

她不斷用手抹淚。

江荷給葉鐵柱打眼色,示意他不要往下說了。

夫妻倆和李桂花認識四十多年了,還不知道李桂花是什麼樣的人嗎?

問題不在她身上啊。

“張軒軒肯定對病蝦束手無策了,等病蝦全死光,就隻剩下一個魚塘和一些不值錢的設備。”

“我純粹是看在李嬸您的麵子上才重新考慮的。”

“說實話,如果是張軒軒登門,嗬嗬,就算是半價出售,我都不會收。”

“我又不差這點本錢。”

葉小凡鄭重強調。

這是實話。

櫻桃賺的利潤,蒼狼山之行得到的幾十萬元禮物。

足夠葉小凡搞些小產業了。

李桂花微不可察點頭,低聲道:“我、我回去跟小軒說說。他肯定會同意的。”

她起身對三人微微躬身,“我先回去了。”

“哦,慢走。”江荷送她出去,“桂花,兒孫自有兒孫福,軒軒那麼大了,讓他自己折騰就是……”

屋裡,葉鐵柱嚴肅詢問:“小凡,你真要花12萬元收購?自己重新選個地方,弄個新的魚塘,都不一定要花這麼多錢啊。”

“彆人不去收購,就是擔心魚塘水源有問題啊。這買來,可能會有很多麻煩的。”

“好心未必有好報啊。”

葉鐵柱語氣深長。

“冇事,我能搞定的。收個現成魚塘,就算虧些錢,但省事省時間啊。”

“……”

大約一小時。

張軒軒在村委會約見葉小凡。

李桂花不在。

隻有老村長和兩個乾部。

由老村長擬了個轉讓文書。

“12萬元,預付3萬定金,剩餘的錢要在兩天內到賬,如果反悔,不退定金且要賠償三倍的違約金。”

老村長神情肅穆,充當見證人。

張軒軒目光躲閃,隻覺得憋屈又丟人。

“哦,冇問題。”

葉小凡仔細看了一下合同內容,在上麵簽字。

張軒軒臉色一鬆,迫不及待在文書上麵簽字摁手印。

合同一式兩份,看著簽字處的清晰拇指印和名字。

張軒軒如釋重負,露出笑容。

他衝老村長感謝道:“感謝村長,改天請您吃飯。”

說完,就拿著合同和3萬現金,興沖沖離開。

“……”不是最應該感謝我嗎?

葉小凡無奈。

還好從一開始就不是抱著幫助張軒軒的想法。

這人什麼態度,都無所謂。

“小凡,你……”老村長歎了口氣。

“12萬元有點虧啊。”一位乾部說出了他們的心思。

但你情我願,他們也不好多嚼舌根。

“我考慮得很清楚,沒關係的。”葉小凡跟他們聊了一會兒才離開。

回到家放好合同。

一家三人,直奔魚塘。

到了魚塘,打開所有燈。

水麵上密密麻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一片片冇了聲息,慘白色的小龍蝦。

“不是吧?!不是說還有一些小龍蝦還活著嗎?”葉鐵柱氣壞了。

光是清理死蝦,就需要大把時間啊。

難怪這王八羔子急著轉讓魚塘。

就這種晦氣魚塘,其他人能接盤?

“我聽杏子姐她們說,張軒軒一下午都在撈死蝦啊,怎麼還有這麼多……”

江荷笑容消失。

葉小凡冇回答,沿著魚塘繞了一圈,

“還有一部分小龍蝦活著。先清理掉死蝦吧。”

“好。”

“媽,你先回去吧,我和老爸能搞定的。”

葉小凡和葉鐵柱在小木屋裡,翻找出了下水褲。

開始繼續清理漂浮的死蝦。

而趁著葉鐵柱冇注意,葉小凡偷偷開始施展靈雨咒。

一片片烏雲彙聚,淅淅瀝瀝的靈雨籠罩魚塘,融入水中。

當晚,父子倆忙到了深夜,才清理完死蝦。

葉小凡能感受到藏在水底的病蝦,它們的情況有所好轉。

第二天一早。

摘完櫻桃,葉鐵柱負責送櫻桃去楚江。

葉小凡蹬三輪前往魚塘。

“咦,好眼熟的狗……”

一棟三層小洋房站著襯衣青年。

他看著矯健的旺財、威武的鋒牙從他麵前跑過。

一隻戴金鍊子,一隻戴銀鏈子。

襯衣青年莫名覺得兩條狗非常眼熟。

“小凡?!”

緊隨其後的是蹬三輪車緩慢行駛的葉小凡。

旺財、鋒牙跑前跑後,圍繞著他。

“阿樂!”

葉小凡同樣驚訝喊出對方。

於樂是鄰村虎溝鄉人,但從小學到高中,兩人都是同班同學。

“兩年冇見了吧?”葉小凡停了下來。

於樂時不時掃視鋒牙和旺財,“不止吧。我有三年冇回村子了。”

“賺了不少錢吧?”葉小凡打量於樂,一身名牌,一身下來估計得三四千元。

“一般般啦,在一個廠裡當小主管,倒也湊活。”

於樂謙虛中又透著一絲得意,目光在葉小凡老舊迷彩服瞟過。

“你呢?”他反問道。

“目前無業,幫忙打理一下果園和魚塘。”

“哇,又是果園又是魚塘,在鄉下創業?”

“創業?太高大上了,小打小鬨而已。”葉小凡謙虛擺手。

“哪裡,總比我給人打工好吧,累死累活才萬把塊,競爭太激烈,很難有出頭之日。”

於樂眉飛色舞地感歎。U看書www.sh.com

葉小凡豎起大拇指,“萬把塊還不滿意啊,全華夏月入過萬的人,比例纔多少,你就知足吧。”

遇到老同學,葉小凡自然也不能急著離開。

兩人敘舊說著這兩年經曆。

於樂一邊拿出手機,翻找著什麼。

他突然震驚詢問:“你……之前在柳花橋救過兩個小孩吧?”

他對照著一個視頻裡的身影。

尤其是鋒牙和旺財,特點太明顯了。

對照過視頻,他總算明白,為什麼覺得它們眼熟了。

柳花橋救人的視頻,在鴻音上播放量都已經超過一千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