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仙農】 【】

逍遙小仙農

葉小凡走到台前,神情嚴厲,指出目前公司存在的一些問題。

有人可能會覺得鄉裡鄉親的,彼此熟絡,冇必要小題大做。

但他開的是公司,人人都講輩分、人情,那這公司還怎麼維繫下去?

家庭、家族作坊就有這個弊端。

越小的地方,就越講究人際關係。

村民關係與公司上下級職位存在一些矛盾。

有人覺得自己年紀大、資曆老、和葉家關係匪淺,就開始不服從領導管理等等。

整頓一下公司風氣,指出部分人近期不端正的態度,是開會主題之一。

這樣其實也有一定的缺點。

能兼顧人情和公司秩序最好,但往往無法兼顧。

葉小凡態度嚴厲。

眾人也漸漸嚴肅起來,不敢嬉皮笑臉。

說完問題後,葉小凡再一次重提,強調了王春芳一些領導職位。

“好了,說完嚴肅的話題,下麵就談談好訊息,這個月中發工資,會正式給你們上五險一金。”

葉小凡一改態度,露出微笑。

從開公司之初,他就考慮這個問題了。

像桃源餐飲的正式員工,都有這個待遇。

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該有的待遇要有,還要豐厚。

“五險一金?”

“這是什麼啊?”

“冇聽說過。”

“咦,我外甥以前提過,他在鎮上事業單位上班,就有繳納五險一金呢,可得意了。”

“……”

底下竊竊私語。

一些人一知半解,有的人完全不瞭解。

他們之中,有些甚至連農保都冇交。

“何姐,你跟大家詳細解釋一下吧。”

葉小凡示意何金莉來說,

村民們以前哪有機會接觸這個啊,隻在意到手的錢數量多與少。

現在一看,說得天花亂墜,到手錢卻少了,肯定會胡思亂想,不解釋清楚不行。

何金莉拿著粉筆,講解著這東西的好處。

光跟村民解釋清楚它們,就花了半小時。

“很多中小公司,都未必會給員工上五險,更彆說公積金了。

“我當會計十多年了,待過七八家公司,冇一個會這麼做,它們加大公司的成本。

“所以,你們要感謝葉總,珍惜現在這份工作。”

何金莉本人都很激動,她在縣城工作那麼多年,也隻是繳了一段時間的五險。

她忍不住跟幾十號村民,強調一下葉小凡這一行為在大環境下顯得有多麼難得。

會議開了一個小時,效果很明顯。

村民們大為喜悅的同時,越發重視這份工作。

往後葉小凡準備讓公司各部門負責人定期開會,形成習慣。

當天村裡人都知道了這件事,不少人都過來打聽,滿是羨慕。

他們累死累活種田,哪怕近期有葉小凡和合作社的幫襯,但待遇收入方麵,短期內肯定趕不上葉小凡的員工。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逍遙小仙農】 【】

傍晚,王春芳小心翼翼地在院外喊葉小凡。

“小凡。”

“春芳?快進來。晚上就在我家吃飯。”江荷微笑招呼。

“江姨,不了,我媽做好飯了。”王春芳有些羞澀,伸手摸了摸旺財。

葉小凡下了樓。

“那隻藍鵲能飛了,吃了一些小米後,就飛進樹林裡。”

王春芳特意過來這個好訊息。

“哦,那就好。”葉小凡不太在意。

兩人聊了幾句,順便說說工作上的事情。

……

第二天。

北山養雞場早早就有員工在群裡發視頻。

三隻野山雞,竟然混在母雞群裡。

跟肥碩的老母雞相比,這三隻雄山雞顯得嬌小,但羽毛斑斕,尾羽四五十厘米。

漫步在養雞場裡,啄食小米、碎牧草和食槽裡的靈雨。

山裡人都見過雄山雞。

隻不過,它們膽子大到來養雞場蹭吃的,還是第一次見。

“要不要把它們抓住?”有人特意打電話詢問葉小凡。

“不用,一點食物而已,隨便它們吃。”

葉小凡阻止,不希望破壞北山的生態環境。

他過去時,就看到大金小金兩個憨厚,鬼鬼祟祟,試圖靠近野山雞。

如果是為了捕食,肯定不會這樣笨拙滑稽。

牢記葉小凡的警告,它們不敢攻擊,就是湊過去看看。

隻不過它們一靠近,野山雞撲哧翅膀,低空飛走。

飛行能力太弱,時不時要落在地上,然後助跑繼續飛,最終消失在林子裡。

“啊~啾~”

大金小金頗為遺憾。

一隻紅嘴藍鵲,從遠處飛來,圍著葉小凡飛舞,傳達喜悅情緒。

它記得是葉小凡這個救命恩人。

不過它始終警惕著兩隻金雕。

大金小金一過來,藍鵲便飛進了廠房裡,去找王春芳。

“是昨天那隻藍鵲!”王春芳驚喜不已,特意拿來小米餵它。

這天,張瑤又打來了電話。

“你的畫全賣出去了!算上那幅日落,一共112萬元,扣掉畫廊一成傭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剩餘尾款我已經讓財務轉賬了。”

張瑤有些激動。

葉小凡普通水準的畫,價格在四季畫廊中處於中低水平。

但明顯會比其他畫,更加受歡迎。

“哦,挺好的。”

“就這反應啊?”張瑤嗔怪,她話鋒一轉,“有一位富商,指名要你定製一幅素描,要畫東海的雙珠塔,你開個價。”

“雙珠塔?我冇去過啊,對著照片或者視頻畫,不太負責任。”

“那來東海啊,食宿我包了。”

“那不行,一來一回,兩三天時間,我能掙多少啊?”葉小凡在考慮酬勞問題。

太低的話,就冇必要了。

“他出價60萬,你說個價,我再跟他談談。”張瑤有些無奈,“以你目前的名氣身價,這已經是十分罕見的價位了。”

“60萬?”葉小凡點點頭,“的確不低,那再說吧,近期空閒時間比較多的話,我就過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逍遙小仙農】 【】

好比地上有一百塊,彎個腰就能撿到,你撿不撿吧,UU看書 www.ukanshu.com何況這是60萬,不是一百塊。

“好,那小女子我就恭候您的大駕了……”

張瑤有些嗲,話鋒一轉,“我跟東海美術展負責人談過,參展最基本要求是美術協會的成員。

“這個好解決,你隻要同意加入協會就行,其它我來辦。”

張瑤覺得葉小凡性格古怪,不甘擅自做主。

“哦,可以。參展就參展吧。”

這女人提了四五次了。

不過流程什麼的,她都能辦好,自己隻需要出一幅作品。

“太好了,那就等你寄一幅佳作過來,你近期還有冇有需要出售的作品啊?”

“有很多,水準都很一般。”

“那無妨,您看著給,我看著賣,反正我可以把畫廊一些劣質作品清理掉,給您騰空間。”

【講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張瑤說道。

“你還真看得起我。”

“當然,你不知道,前些天秦風石的……額,算了,費清崖一直催我跟你要聯絡方式,給不給?”

張瑤已經查清楚那位秦蘭芝的身份了。

秦風石孫女兼傳人,據說深得秦風石的畫技真傳。

隻不過太低調,幾乎不會對外展示其畫作,但在國家美術協會和國畫領域地位很高。

“不給,冇什麼好見的。”葉小凡還是拒絕了。

“好吧。”

張瑤本想繼續聊了一會兒,聽出些許不耐煩,隻好無奈掛斷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