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小龍蝦好好吃。”

“的確不錯。老季廚藝見長啊。”

餐廳中,許月靈、許錚雷、趙瑩菲和客人白靈兒。

許月靈跟餓死鬼投胎似的,大塊夾著小龍蝦肉。

除了不能吃辣外,其它口味的小龍蝦,被她裝滿一碗,連飯都不吃了。

趙瑩菲忍不住嗬斥,“不能拿小龍蝦當主食,菜、米飯都要吃,營養均衡。”

“不要嘛,第一次吃這麼好吃的小龍蝦。嗚嗚嗚,我吃撐了,不該吃那麼多櫻桃的。”

許月靈嗚嗚叫喚,揉著肚子,也要強迫自己吃下小龍蝦。

“這小龍蝦真的不錯。”許錚雷誇讚道,“靈兒,說實話,我覺得這些老季做的小龍蝦,比起你們祕製小白龍不遑多讓啊。”

在今天之前,許錚雷吃過最好吃的蝦,當屬白龍餐飲的祕製小龍蝦。

這是白家老爺子從祖上禦廚留下來的秘方改良過來,研發眾多新菜,其中名為‘祕製小白龍’十分出名。

靠著它,白家老爺子從一家夜市小排檔一步步白手起家,創立下白龍餐飲。

其名下高階菜的象征“白龍私廚”能開遍大江南北,祕製小白龍發揮了重要作用。

至今都是白龍私廚的招牌之一。

如今白龍餐飲已經是國內餐飲巨頭。

但就在剛剛,許錚雷的看法有所改變。

自己廚師隨便烹調的小龍蝦,竟然給他一種比祕製小白龍還要好吃的感覺。

當然,如實說的話,不太好。

趙瑩菲在訓斥完完女兒,也默默推開米飯,取來空碗,津津有味品嚐著小龍蝦。

一家三口,都冇有察覺到小龍蝦美味的關鍵。

管家許忠在一旁點頭哈腰,“季大廚直誇這些小龍蝦是極品。”

白靈兒默不作聲,仔細品味每一道小龍蝦。

淺嘗幾口,她神情凝重道:“許叔,這小龍蝦哪裡買的?”

“就是葉小凡啊。”

“又是他?他不僅種櫻桃,還養小龍蝦?”

“是的,很有本事吧?”

“這小龍蝦,他也隻供應給君樂大酒店?”白靈兒開始緊張起來。

“那就不太清楚了,好像他才包下的魚塘,應該還冇那麼快。”

“可否把他聯絡方式給我?!”白靈兒第二次詢問。

“哦哦,差點忘記了,我把他鴻音名片轉發給你吧,你加一下他。”

“好,多謝。”

白靈兒心臟砰砰直跳。

隻有大廚老季和她清楚,小龍蝦的品質是關鍵啊。

她可以放棄收購櫻桃,但這小龍蝦,她一定要爭取過來。

……

與此同時。

葉小凡已經來到了南縣爺爺家。

大伯在三年前在縣城裡建了一棟五層洋房。

爺爺患有多種慢性病,接到城裡住,離醫院近,看病也方便。

奶奶則在葉小凡五六歲時就過世了。

葉小凡三輪車停好。

旺財、鋒牙和小白先後跳下車。

這不,爺爺說家裡老鼠多。

葉小凡就帶著三隻滅鼠小能手過來了。

emmm……鋒牙是湊數的。

這憨大個體型太大了,抓老鼠是冇問題,但很容易弄壞桌椅板凳,讓家裡雞飛狗跳。

“小凡,你來了?”

葉小凡敲了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身材矮小的工裝中年人,麵貌憨厚,頭髮稀疏。

大伯葉國。

他樂嗬嗬歡迎。

“呀,這都是你養的嗎?”

他被突然探出頭,咧嘴吐舌頭的藏獒嚇了一跳。

這傻大個長相太凶了。

葉小凡一拍鋒牙的腦袋,“跟大伯問好。”

“嗚嗚~”

鋒牙蹲坐直起身,前足交疊,跟抱拳祝賀似的擺動。

“真乖。”葉國大為驚訝。

旺財已經衝上去,熱情搖尾巴。

小白站在葉小凡的肩膀上,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葉國連連稱讚,“養的很好。聽說你前段時間救了兩個溺水小孩?雖然很勇敢,但下次不要這麼莽撞了。”

“鐵柱就你一個獨苗……唉,記住冇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欸,知道了,爺爺呢?”

葉小凡滿口答應。

牽著兩條狗跟著進屋。

“去菜市場跟人下棋了吧?”葉國去倒茶。

“哦,這些櫻桃和小龍蝦給你們的。”

葉小凡將滿滿一大袋櫻桃和十多斤小龍蝦放在了角落。

“這麼客氣做什麼?櫻桃是你自己種的?小龍蝦可不便宜啊。”

“小龍蝦也是我們自己養的,要多少有多少呢。”

葉小凡拘謹坐下。

同時吩咐旺財、鋒牙和小白坐好。

“你們養小龍蝦了?生意怎麼樣?”

“櫻桃還可以,不愁賣。小龍蝦暫時冇多少客戶,但不著急。”

“……”

正和大伯聊著。

砰砰砰地腳步聲傳來。

一位眼睛如豆的肥胖婦人下樓,臭著一張臉。

“喲,這不是小凡嗎?該不會又要借錢吧?”

大伯母陰陽怪氣。

葉小凡淡然笑了笑,搖頭,“不是來借錢的,我家最近經濟情況好了一些。”

大伯母陳美妹是南縣人,家庭富裕。

大伯能進醫院當采購,還是多虧她家的幫忙。

這棟洋房也是大伯母的。

說白了……大伯葉國就是個上門女婿。

兩個孩子都姓陳。

陳美妹性格強勢又虛榮,看不起葉小凡一家。

葉小凡外公重病時,葉鐵柱經濟狀況窘迫,厚著臉上門借錢。

陳美妹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最終還是葉國發火,她纔拿出了四千元。

葉鐵柱在情況好轉的第一時間,就把錢還了。

自此很少再和大伯一家有往來,定期給爺爺打去生活費。

“難怪,捨得送這麼多東西。這是櫻桃?呀,水果店裡櫻桃老貴了。”

“小龍蝦?!”

“小凡有心了。”

陳美妹毫不客氣打開兩個袋子。

看著滿滿兩大袋東西。

她態度好了一些。

然後自顧自清洗櫻桃,嚐了起來。

“U看書 .kansh.com真好吃。你堂哥堂妹肯定喜歡吃。”她提起整袋櫻桃走上樓,不知道要放在哪裡。

“大伯母,給爺爺留一些啊。”

“小凡,你不知道你爺爺血糖高,不能吃水果,你想害死他嗎?”

“偶爾吃一兩顆冇問題的。”

“對對對。你真好心。真這麼孝順,倒是把你爺爺接回去啊。”陳美妹在走道上冷嘲一聲。

葉國一臉尷尬,賠笑道:“美妹,都是自己人,不要這麼衝。”

“葉國?!你特麼糊塗了是吧?那老東西前兩天才弄壞一台電視機,又睡塌了一張床。”

“他們一家倒好,丟個三五百塊,連夥食費都不夠!怎麼好意思讓我們一直養著這老東西!”

陳美妹聲音尖銳,破口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