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劉源帶了滿滿的幾個儲物袋回到洞府。其中有一大堆是呂子方送的藥渣,還有另一半則是積壓的陰髓。

清風明月兩位童子早在洞口迎接,她們見到劉源,趕忙恭恭敬敬的呈上一枚傳音符。

果然又是柳燕識這廝。

不過像是有什麼急事,要劉源立刻去詳談。

劉源吩咐二童把帶回來的一大堆物事分類整理好,自己則趕忙去了天心峰。

現在的他財大氣粗,直接在飛劍上貼了一枚禦風符,藉著風勢的助力,穿梭在各大主峰隻需半盞茶功夫。

天心峰倏忽即至,劉源信步度入柳燕識的洞府,他的居所還是那麼的雅緻,懸掛的字畫各類皆有,其中潑墨山水端的是氣象萬千,彷彿與他的天機圖有些神似,而狂草書貼一蹴而就,去勢不儘,隻覺餘味無窮。劉源每次過來,都有新的感覺。來的次數多了,甚至發現自己的天機山水圖中也越來越有層次和細節了。彷彿受到了柳燕識的審美熏陶。

境由心生。

劉源默唸道。

正在欣賞柳燕識的書畫收藏時,一陣香風從洞府外飄來,主人回來了。

“你在找我?呃……柳兄去采花了?”

“正是,不早做準備怎麼行。”柳燕識捧著一大叢鮮花進來,連頭上都斜斜的插了幾隻,更顯其嫵媚。

“你要準備什麼?”

“這正是要找你的原因。”柳燕識一邊擺弄著各色鮮花,將其分類、修剪,一邊神秘兮兮的低聲說道,“你可知天樞峰的秘境試煉?”

“今年開啟的小秘境?”劉源心說,我不僅知道,還去過,隻是被趕出來了。

“你竟也聽過,”柳燕識奇道,“也好,省得解釋了。”

他輕嗅花叢,露出迷醉之色,卻是說起另外一事,“你可知我在突破築基期後,開啟的功法有何特彆之處?”

“這我怎知道。”

“我的功法在築基期後,會啟用一項天賦,名為尋花問柳。”

“啊這……”劉源無語至極,這是什麼法術。

雙修**?

“你可不要誤會,”柳燕識嫩臉一紅,“這項天賦最厲害之處就是感應奇珍異草。”

他把采來的一束紫色花束遞給劉源,“你看,這一株是還神丹的重要主藥,你可聞到藥香?”

“我隻聞到花香,”

“這就對了,”柳燕識得意的說,“入藥的仙草都是取其根莖或果實,隻有這些部分成熟時纔有藥香散發,而我這功法的厲害之處不是關於藥香,而是探查靈花異草成熟之前的花香。”

“所以……你要去小秘境采藥?”劉源嗤之以鼻道,“彆打這個如意算盤啦,秘境這種東西都是為了世家子弟修煉用的,我等外姓弟子那能染指。”

“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柳燕識嘿嘿一笑,耐心解釋道,“現在距離小秘境的關閉之期隻剩月餘,大部分有價值的地方早已被掃蕩一空,按照慣例,此時是默許所有主峰弟子進入的。無論家族弟子還是外姓弟子。”

“本來嘛,按照以往的經驗,現在進去也冇剩多少殘羹剩飯了,而且還有些危險,故而冇什麼人打這個主意。”

柳燕識說著說著,聲音也大了起來,“不過,任誰都會有遺漏的地方,有些奇珍異草特彆隱秘,憑藉我的特殊感應能力,一起去秘境撿個漏,包你穩賺不賠。說不定還有奇遇,如何?”

“那我無問題,現在就要出發嗎,”劉源有些心動,他還是想看看這個小秘境的。上次被趕出去,他當然心有不甘。

“還是要準備一二的,”柳燕識摩拳擦掌道,“既然秘境開放了,我們這次乾脆去個最高難度的,天級秘境,如何?”

“天級?這類秘境可是需要挪移令牌的,”劉源想起不久前的事,“而且令牌都在那穆任兩家手中,你去哪裡尋得?”

“你還不知道吧,”柳燕識攏了攏一絲不亂的秀髮,“到了秘境開放的最後一個月,大批令牌都會流出,那些世家子弟用完了都會便宜兜售在坊市中。天級令牌也不過幾十個靈石而已。”

“那我們再去一趟坊市,”

“其實,我說的準備是另一個意思,那個……”柳燕識拍了拍劉源的肩膀,“天級秘境可不是鬨著玩的,最好再找個幫手,最好是個外姓弟子,最好是穩重可靠的,最好是築基期高段的。你看吳大榮能不能……”

“原來如此,你要我去請他?”劉源終於知道柳燕識打的什麼算盤了。

“那就拜托啦。至於令牌,就包在我身上。”柳燕識怕劉源再生反覆,連忙送上一朵紫色小花。

“這是我煉製的花信,內有一絲神念,你收在身上,數裡範圍內我都有辦法尋到,我們坊市再會。”

對啊,這倒是個聯絡的法子,劉源也是心中一動,召出本命蟻來。

“那我也請柳兄收起這隻橙色小蟻,效果一樣。”

二人就此彆過,柳燕識去尋各大主峰的坊市,而劉源則是一溜煙的來到了天機峰吳大榮的居所。

吳大榮在天機峰的居所有些奇特。一般修士喜歡選擇山穀、山澗等等靈氣聚集的水草豐茂之地,而吳大榮則是選址在天機峰餘脈的一處山峰之上,彎彎曲曲的台階直通峰頂,在峰頂他鑿石為台,建起了一所小小的院落。

劉源從眼花繚亂的柳燕識洞府來到這裡,頓時覺得像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裡冇有任何裝飾品,除了桌椅、香案、幾個蒲團之外再無一物,簡直樸素到了極點。另他的眼睛一時間很不習慣。

難得有人來拜訪,吳大榮很是高興,不過,當劉源說明秘境之事,並邀請他一同前去時,吳大榮卻並不感興趣。

“不瞞師弟,這類秘境其實就是專為兩大家族的年輕弟子試煉的地方,多年前,師兄我也曾在後段開放日去過幾次,收穫都是寥寥無幾。”

“我現在想通了,咱們這些外姓弟子冇有家族的支援,更該腳踏實地,奮發苦修,要相信勤能補拙,而不是期待著能在什麼秘境找到個逆天寶物,就能一日千裡,那太不切實際了。”

劉源還想解釋柳燕識的識花辨草之術,但吳大榮存了堅定的心思,絲毫不為所動,還一個勁的給劉源洗腦,生怕他走上貪圖速成的歧路。

無法,劉源見說不動吳大榮,隻好告辭而去,來到坊市和柳燕識會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