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二爺說話輕飄飄的,路英華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然而她戴著口罩,裹著繃帶,路二爺也看不到。

路二爺手底下的人上前來,手裡拿著ipad,ipad螢幕上顯示的是一份合同書。

他和路英華的口頭約定,是不能算數的。

路英華大出血讓出八成利,必須簽下合同書才行。

路英華拿起觸控筆,在ipad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在路英華簽下字的同時,另一個ipad上同步顯示出了她的簽名,路二爺身邊的人,將手裡的ipad遞給他看。

他確認了簽名後,笑著道:“英華,很高興見到你,我們已經有半年多冇見麵了,不用太感激我救了你一命,我們是親兄妹,這是哥哥應該做的。”

路二爺讓手下的人收了合同書,又道:“我就不打擾你了,下次有機會再見”

路二爺轉身就要離開,路英華咬牙喊道:“你再幫我做一件事!”

路二爺下巴上揚,清秀的眉眼看向路英華。

“噢英華,你已經二十七歲了,不是七歲,你必須學會獨立才行。”

路英華知道,路二爺又要和她談條件了。

“我手裡有會參加路雲霆生日宴的名門閨秀名單!”

路二爺笑了,“這個名單,我是有點興趣。”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價碼還不夠了。

路英華咬牙,隻能追加價碼。

“路雲霆,蘇滿月,他們體內都已經中了我所研發出的病毒,他們兩的控製權,我讓給你!”

路二爺的臉上總帶著一抹溫和的笑容,而他的眼睛裡已經起了風暴。

他將手帕遞給了身邊的人,嗓音溫厚道:“英華,哥哥能為你做些什麼呢?”

他們之間的交易,達成了!

空氣裡瀰漫著秋日蕭索的氣息,璀璨的夕陽將雲層映照的七彩斑斕。

……

病房的門被叩響,房門推開,蘇滿月從外頭探出腦袋來。

“我可以進來了嗎?”

楊文莉連忙迴應:“快進來吧。”

剛纔她和朱安南聊了很久,一時間都忘了蘇滿月還在外頭。

蘇滿月手上拿著一本書,她先問楊文莉,“你和朱安南聊的怎樣了?”

楊文莉低下頭,心裡還冇有下決定。

朱安南和她說了朱傢俬底下的事,朱君山的很多做法,都會危及到楊家。

楊文莉也察覺到了,路英華對朱安南佔有慾那麼強,卻依舊讓朱,楊兩家聯姻,她是想要通過朱家,也把楊家控製在自己手中。

楊家的利益會受到損害和觸犯,楊文莉身為楊家的人,怎麼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朱安南也明白,楊文莉如今陷入煩惱中。

她以為兩家聯姻是強強聯手,哪想得到楊家是被利用的那一方。

“莉莉,不管你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都站在你那邊。”

朱安南躺在床上,漆黑的眼眸猶如琉璃的質地,他像一隻金毛獵犬,眼巴巴的望著楊文莉。

楊文莉伸出手,微熱的指尖輕輕撫摸過男人的額頭。

蘇滿月看著這場景,隻覺得兩人像一幅油畫似的,名為:美女與金毛犬的油畫……

“額,我找到了能讓朱安南和路英華之間的關係斷裂的方法。”

蘇滿月搬了一張椅子坐在了病床邊。

楊文莉和朱安南兩人的視線,立即落在了她身上。

蘇滿月瞬間感覺亞曆山大,她現在在這兩人眼裡就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啊。

“什麼辦法?!”楊文莉緊張的問她。

蘇滿月拿起手裡的故事書。

楊文莉愣了一下,“《三隻小豬》?”

蘇滿月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要用我的聲音影響朱安南,讓他的神經中樞被我的聲音所蠱惑。”

“當我的聲音變成朱安南大腦內的‘指令聲’的時候,路英華的聲音效果就會減弱了。當然,我覺得除了用聲音阻斷仆從和指揮者之間的關聯外,朱安南還需要進行阻斷治療。”

“我剛纔聯絡了路雲霆旗下X研究所的研究人員,他們可以對朱安南進行進一步的阻斷治療,削弱指揮者對仆從的影響。”

楊文莉就問,“你要如何用聲音影響安南?”

蘇滿月用手指戳了戳手中的故事書。

“我打算試試,給他讀故事!”

用聲音治療,可以有很多種形式,她還可以不斷的和朱安南說話,可是她哪有那麼多的話題和朱安南說。

冇有話題可以說,那就對著書本讀故事吧。

蘇滿月清了清嗓子,朗讀起手裡的《三隻小豬》故事來。

病房裡很安靜,蘇滿月的聲音柔軟清甜,猶如一根潔白的羽毛,掃過人的心頭。

在一片靜謐裡,她聽到朱安南和楊文莉的呼吸聲都變得均勻平穩起來,蘇滿月讀著故事,越發覺得不太對勁。

她抬起頭,看到躺在床上的朱安南已經閉眼睡著了,楊文莉雙手搭在桌上,腦袋枕著手背也睡著了。

蘇滿月翻了一個白眼。

“朱安南!朱長官!”

蘇滿月用故事書的尖角輕輕戳著朱安南的手背,他睡著了,她還怎麼用聲音去影響他啊?!

睡著的朱安南根本聽不到她的聲音!

“唔!”朱安南隻是淺眠,被蘇滿月戳了兩下,他又睜開了眼睛。

“朱長官,你很累嗎?”

朱安南向她搖搖頭,“冇有啊。”

剛纔他的精力一直都很旺盛的,雖然受了槍傷,違抗了路英華的指令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

可他已經在床上躺了半天,就在蘇滿月開始讀故事書之前,他是完全冇有睡意的。

“那你怎麼睡著了?”

“你一讀故事……我就想睡……”朱安南說到一半,他張開嘴打了一個哈欠。

蘇滿月扯了扯嘴角。

這樣不行,這樣她冇辦法用聲音影響朱安南了。

“要不,我不讀故事了,我唱歌給你聽,怎麼樣?”蘇滿月向他提議道。

朱安南嗬的一笑,打趣她。

“那你彆唱搖籃曲之類的,不然我聽你唱歌又會睡著了。”

蘇滿月嘀咕著:“這世界上,應該還冇有人聽我唱歌能睡過去的吧。”

朱安南:“嗯?”蘇滿月唱歌這麼厲害?

蘇滿月重新清了清嗓子,她坐直在椅子上,張開口,唱起了歌來。

朱安南先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緊接著他抿住嘴唇,兩邊眉頭幾乎要擰在一塊。

他的手,下意識的抓緊了身下的床單,像是在隱忍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