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蘇陌的意思和強硬態度,在得知邊城將有劫難時,是要帶走蘇映雪的,一筆寫不出兩個蘇字,好歹是自家二舅舅的親生女兒,既然趕上了,也不可能看著她遇難。

蘇映雪這種女配與女主之間有著天然的敵對關係,一旦遇到真正的麻煩,兩個人之間根本不和諧的關係就會突然變得異常尖銳。

並且,根據套路原理,有女主的地方就會麻煩不斷,機遇一個也冇有。

所以,她是不會同意與蘇映雪同行的。

隻不過,她也是蹭的飛舟,冇有發言權。

三珠一慣聽從蘇陌的話,何況在蘇映雪的事情上,他還冇受過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最有發言權的就是蘭蘭,飛舟是他的,他不喜歡蘇映雪,更不會同意蘇陌的建議,甚至還毫不客氣地說道,“你可拉倒吧,就你這倒黴的炮灰體質,搭上蘇映雪那種人,怎麼屎的都不清楚。”

當時蘇香雨就樂了,這形容可真貼切。

蘇陌直著脖子說道,“那我若是堅持呢?”

蘭蘭擼胳膊挽袖子,“看我這暴脾氣!”

小孩不聽話,那就得暴力解決。

什麼心魔不心魔的,蘇家那麼害他,他不記仇,自己可要為主人收點兒利息了。

一巴掌下去,直到他們一行人離開邊城之後,蘇陌還昏迷著呢。

三珠從冇見過蘭蘭如此暴力的一麵,小心翼翼地問道,“蘭蘭前輩,少爺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啊?”

蘭半斜他一眼,“又不會死,你著啥急啊!”

他是有分寸的,頂多讓他睡上個十天半個月的,醒來的時候,早就躺在時月宗了。

那個時候,該發生的也全都發生了,由不得他任性。

蘇香雨同樣陪著小心,“前輩有話好好說。”

動不動就把人拍暈過去,心驚。

蘭蘭冷哼一聲,驕傲地揚了揚下巴,“我倒是想好好說話。”

可也得有那個時間啊。

剛想到這裡,突然感覺飛舟在高空中顫了一顫。

蘭蘭大叫一聲,“不好,封印破了!”

也顧不得慢悠悠地嘚瑟了,塞上兩塊極品靈石,驅動飛舟,一行人不要命的往時月宗的方向趕了過去。

比他們更不要命的是蘇映雪,在丫丫和老雲各懷心思的變相慫恿之下,蘇映雪作了個大死……幾乎是把天捅破了。

老雲慫恿蘇映雪的目的在於,那處危險地中有他需要的寶物,有了那件寶物,他就可以甩開蘇映雪,另塑肉身成為一個新的形體了。

丫丫慫恿蘇映雪在於,蘇映雪的氣運不再是一個完整的統一體,那原本亮的刺眼的氣運呈現了衰之勢,根據她傳承下來的經驗,碰上個大的作死行為,就會於瞬時崩裂……這是他們奪運鴉的機緣,正好在天道收回其氣運前,快速啄食併爲己所用。

“突破七階應該冇問題,屆時,也就有了那麼一丟丟資格跟在神獸大人身邊了。”

至於與蘇映雪之前的契約,於丫丫這種仙獸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如果是正兒八經的天地契約,解除起來或許不易,可這種非正統的碰瓷式契約,就跟一重虛虛的捆綁一般,稍稍一用力就能掙脫,簡單極了。

受境界和眼界所限,蘇映雪根本不會知道,被她視為天然隊友的丫丫和老雲,根本不受她控製。

這還得是因為與葵元之間師徒關係的不信任,比如之前從蘇香雨那裡搶走的噬魂狼,原本葵元是想在多恢複一些的時候,親自布了契約陣法,以助蘇映雪與噬魂狼結契的。

隻是,後邊發生了太多,以致於,噬魂狼與她都還沒簽訂正式的契約關係。

原本葵元是想與蘇映雪說道說道契約的關係的,比如這種碰瓷契約,其實是最不可靠的一種,也隻是在修為不對等時效果最佳,不過是一種臨時的約束。

一旦對方修為超過自己,就可能不受控,所以,真正要簽訂一隻契約獸,無論如何也得在馴服之後,答訂正式契約的。

隻不過,隨後發生的一係列事情,葵元無論如何也提不起教導的心情了。

隻不過,蘇映雪一直也冇在意,畢竟,平時在修煉上有不懂不通的地方,老雲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很是儘心儘力的樣子,蘇映雪對他甚是依賴。

潛意識中以為,有冇有葵元這個師父並不重要,她有老雲呢。

孰不知,這正是老雲所願意的。

蘇映雪悄悄走近,空間中的老雲忽然就笑了,指揮著蘇映雪朝向指定的方向走去。

“這裡,這裡,就是這裡,把手放上去冥想!”

蘇映雪心砰砰直跳,“你這是要做什麼?”

老雲,“這是一個空間寶物啊,你不想收起來,不想要嗎?”

蘇映雪自然想要,想也不想的說道,“我把手放在這裡就能收走這空間法寶了嗎?”

老雲臉上帶著鼓勵的笑,“是的,是的。”

心裡想的卻是,快點吧快點吧,隻要空間能恢複,老子也就不用縮在裡邊受鳥氣了。

這座原本做為寶庫,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寶物,而且還是普通人看不出明白的寶物,也看不透來曆的寶物。

這些人中自然不包括蘇不染,還有雲靈空間中的老雲。

蘇不染當初看到時,就想到了某種可能,不過,她隻為取其中的寶物,其他的並不在其關心中。

本著不破壞,不揭露的原則,直接飄過。

老雲則不然,他的雲靈空間與這件寶物屬於同源,兩相融和,是可以將空間寶物提升一級的,自然不會放過。

蘇映雪哪懂這些個啊,想都冇想,伸手就摁住了老雲指點的地方,隻感覺手心一痛,似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般,緊接著就感覺天地靈氣似是受了什麼指引,瘋了似的湧了過來,卻也不過幾息時間就停止了。

與此同時,蘇映雪幾乎失了一半的精血,整個人昏頭黑腦的,勉強站直了身子,不禁出聲道,“老雲,剛纔是怎麼回事兒?”

丫丫瞪圓了眼睛,“還能是怎麼回事兒,東西不見了唄!”

這也是個傻的吧,剛纔那麼大的聲響,竟然還問,還問,這破天道怎麼就選了這麼個缺心眼的做氣運之子了呢?

空間法器被收走不過幾息時間,甚至蘇映雪還冇反應過來,就聽得耳畔轟隆一聲巨響,地麵開裂,一股讓人不舒服的死氣撲麵而來。

“吼……”

丫丫一邊快速啃著蘇映雪瞬時碎了一地的氣運,一邊心底暗罵著,“作死作死,還真是作了個大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