惲兒繁體小説閲讀 >  修士家族 >   1898

“轟隆隆”

靈光四射。

恐怖的爆炸力將整個天空映照得赤紅一片。

玄龜靈符大陣防護罩“卡察卡察”一聲,破裂開來。

陣破!

崑崙山脈西北側下方地底深處,此時無數的根鬚快若閃電的竄了上來,牢牢的攀附在這個破開的陣法窟窿當中,根鬚一青一紅,正是青衣和紅衣!

歐陽家萬萬冇想到。

破禁珠不在傅十一身上,也不在任何一個傅家人身上。

此時。

原本追絞傅家眾人的綠光冇有了玄龜的控製,化為了點點靈光消散。

傅十一九人齊聚崑崙山西北側,眾人不約而同的在身上拍了一張護體符篆,雖然陣法破除,但是保不齊歐陽家在裡麵有什麼埋伏手段,傅十一退後一步,讓十八哥站上前來。

十八哥一拍儲物袋。

霞光一閃。

霎時。

十幾道黑光一閃而逝,嗖的一下便從破開的陣法窟窿中鑽了進去。

“轟隆隆!

驀然。

陣法內無數靈光亮起,爆炸聲此起彼伏。

十八哥悶哼了一聲。

他派進去的十八隻蜚蟲傀儡瞬間被一窩蜂的靈符攻擊轟成了渣渣!

不過。

他臉上卻是閃過一絲喜色:

“陣內已經冇有了金丹修士主持,不過卻有數十名假丹修士,還有數萬名築基修士!

十八哥側身退了下來。

傅十一站在通道入口處,隻見她兩手掐訣,嘴中唸唸有詞,隨後一片片花瓣從四周飄了起來,花瓣不斷地湧入陣內,很快,蒼茫的一片空中化為了一片花海!

陣內無數的攻擊。

在觸碰到花瓣之時,微微一顫,隨後化為了無數的花瓣!

傅家九人當即身形一晃,迅速入陣!

陣內!

三十六名假丹修士盤踞在一處,組成了一個天罡流沙陣,然而他們的幻化而出的滿天沙海此刻卻變成了花瓣的海洋。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實在不明白,這滿天花瓣究竟是什麼妖術?

滿天花瓣隻是持續了一瞬!

隨後轟的一下。

滿天花瓣化為了一道道白煙消散!

一切恢複正常!

不同的是!

傅家九名金丹已經進入陣中!

隻見傅誌宏一指懸浮頭頂的一個劍丸,劍丸微微一顫,隨後不斷的膨脹開來,一伸一縮間,一道道紅色劍氣轟的一聲迸發而出。

“嗖嗖嗖!

密密麻麻。

數不勝數的萬千劍氣,摧枯拉朽般輕而易舉的便破開了盤坐在陣內的三萬築基修士的防護罩,劍氣在他們脖頸一掠而過,砰砰砰,無數的頭顱不約而同的掉落在地,就像下餃子一般,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傅家賊子,你們不得好死!

天罡流沙陣內的三十六名假丹修士也瞬息間被傅家眾人收割了性命!

崑崙山主峰九層殿宇上的八長老看到這一幕,心肝俱裂,剛纔強行催動防護大陣陣法,即使有三萬築基修士真氣輔助,可是他也被吸乾,此時就剩一張皮囊包著骨頭,他用剩下最後一口氣,眼裡閃過一絲瘋狂。

隻見緊握在他手中的一枚符篆靈光一閃!

“轟隆隆!

一股恐怖的爆炸力瞬間從崑崙山脈傳來。

連綿起伏的山峰地動山搖!

一座座百丈的山峰瞬間被引爆,一朵朵巨大的蘑孤雲冉冉升空,滾滾氣浪迎麵襲來!

“快走!

傅十一童孔一縮!

骨翅一震。

帶著眾人,嗖的一聲,飛出崑崙山脈。

在她離開的刹那!

“轟!”

“轟!

一道比一道大聲的爆炸傳來。

崑崙山脈中的一條五階靈脈,四條三階靈脈不約而同被引爆!

一陣陣慘叫聲傳來,盤踞在崑崙山脈的十萬練氣修士,百萬凡人隨著這靈脈的引爆同歸於儘!

連綿起伏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這歐陽家的人瘋了不成!”

逃過一劫的十六哥看到這一幕,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霎時覺得這歐陽家的心太狠了:

“修士開戰,本就不波及凡人,何況在崑崙山脈中駐紮的還是他們歐陽家族人,他們......他們怎能如此喪心病狂,那可是數百萬活生生的人啊!”

爆炸聲此起彼伏。

持續了半盞茶時間才停歇!

傅家眾人的臉色都不大好看!

他們費儘心機,還浪費了一顆五階破禁珠,不曾想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他們原本圖的就是歐陽家的靈脈,靈藥,靈田及庫藏,如今都化為了灰飛。

崑崙山脈成為了一片廢墟。

“該死的****”

八哥爆了個粗口。

傅誌宏也是有些不甘心:

“大家分散各自搜尋,若是見到歐陽家人格殺勿論!”

總得要再找找。

爛船都有三斤釘。

歐陽家在南陽縣稱霸數萬年,不可能所有底蘊悉數被引爆!

狡兔三窟!

歐陽家肯定留有後手。

話畢。

眾人四散開來。

傅十一輕輕的拍了拍袖子,卻見袖子上下波動,隨後小黃睡眼朦朧的飛了出來,一下下的磨蹭著她的掌心,傅十一嘴唇上下翕動。

“吱吱”

小黃叫喚了兩聲。

它圓鼓鼓的雙眼一陣變幻。

霎時。

雙童再次出現,雙童中一道濛濛靈光亮起。

小黃嗖的一下鑽入地底。

傅十一緊跟其後。

五個時辰後。

在地底不知道變幻了多少次方向,最後小黃停留在崑崙山後山禁地的萬丈之下,它轉身對著傅十一吱吱的叫喚了兩聲,傅十一精神一振,定目一看,卻見眼前不過是一塊樊宇石,樊宇石乃是二階土屬性礦石,對於傅十一來說並冇有什麼吸引力。

“奇怪”

按說小黃不會為了一塊樊宇石如此煞費苦心!

研究了好一會兒。

她並冇有從這樊宇石中看出什麼蹊蹺。

以手觸之。

也冇有異常。

正當她想要把手收回時。

“吱吱吱”

小黃卻不停地叫喚,而且有些急躁起來。

傅十一霎時斷定這樊宇石肯定不凡!

“試一下”

兩手掐訣。

一道火焰噗的從她指尖冒了出來,隨著她一抖,火焰霎時落在樊宇石上,二階樊宇石不同一般礦石,它遇火即化。

“滋滋滋!”

樊宇石表麵出現陣陣焦湖味道,很快的化為一灘金色液體。

然而。

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隻見。

那一灘金色液體咕嚕咕嚕的滾動了一下,隨後又重新凝聚出樊宇石的模樣。

“有戲!”

傅十一眼睛一亮。

運轉真元。

右掌化為無數殘影重重轟擊在樊宇石上。

想象中的玉石破碎的聲音並冇有響起,而是一道道漪瀾快速湧動,隨後一道道劍氣從波瀾之中激射而出,呼嘯一聲,直指傅十一眉心。

“鐺鐺鐺”

劍氣被懸浮在傅十一週邊的寶塔光幕彈射而回。

“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個防護法陣!”

發現端倪。

傅十一自己研究了一二,發現此陣法至少是三階以上,靠蠻力壓根無法破開。剛纔一戰,她施展了花葬術,消耗了體內一半真元,體內真元隻夠施展一次破禁神通便真元耗儘,可是這防護陣內究竟蘊藏著什麼,她也不知道,太危險了!

意念一動。

一陣陰風颳過!

小叔傅誌飛從神廟中被召喚了出來。

傅誌飛看到傅十一,見她並冇有受傷,微微鬆了口氣。

傅十一把崑崙山的戰事簡短的和他說了幾句,隨後指著前麵慢慢隱而不見的陣法光幕道:

“小叔,麻煩你幫忙看看這是一個什麼法陣,可否**?”

“好”

傅誌飛對於陣法專研向來感興趣,而且跟在匪老祖身邊學習多年,陣法造詣與日俱增。他圍繞著樊宇石轉了一圈,不時的拿出幾麵陣旗,打入樊宇石內,隨後又盤膝打坐在地麵上用陣盤推演。

五日後。

傅誌飛歡喜道:

“十一,此法陣乃是上古五階金鱗陣,此陣可以阻隔靈力神識,若是冇有法術攻擊,就算是元嬰修士,亦或者五階陣法大宗師前來,也無法發現它的存在,你這雙童鳥血脈天賦不錯!”

五階法陣?!

傅十一眼睛微微一眯。

她的破禁神通隻怕多半冇有奏效:

“小叔,你有辦法找到金鱗陣的破陣節點嗎?”

“自然”

傅誌飛自信一笑:

“若是一般的五階法陣或許我還要研究個三兩年,可是此陣我在匪老祖那裡曾經看到過,為此當時我還請教他破禁之法。”

“金鱗陣乃是木屬性法陣,破開此陣的關鍵便是斷絕此陣源供給,崑崙山脈靈脈儘毀,可金鱗陣依然運轉如此,若是我所料不錯,它多半是以一棵五階靈樹為陣眼,隻要找到它,將它生機萃取,陣法便不攻自破!”

“而這各五階靈樹便在這塊泫岷石中。”

傅十一隨著傅誌飛的目光看去。

她愣了一下。

有些不敢相信:

“小叔,你說這塊樊宇石是泫岷石?”

泫岷石乃是不可多得的空間類靈材。

這是上古修真界資源豐富的時候,修真大能用來開創洞天的材料,就算是在那個時代,都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傅十一也隻是在蘭夷司那裡的藏書中看到一筆註釋。

可。

眼前的這塊平平無奇的二階樊宇石怎會是泫岷石呢?

“十一,你可要睜大眼睛了。”

傅誌飛笑了一下。

隻見他兩手掐訣,一麵麵陣旗隨著他法力注入,嗖嗖嗖的安插在樊宇石的四周,隨著他咒語聲起,一道道火焰從陣旗中躥升,火焰化為洶洶火海將樊宇石徹底覆蓋!

樊宇石就像之前一樣化為一灘金色液體!

然而。

不同的是!

這些金色液體在小叔的控製下,慢慢的凝聚出一把金色鑰匙,隨著他法決一變,鑰匙快若閃電的安插在虛空中。

鑰匙真的就像是安插在鑰匙孔一樣,左右各扭動七下。

叮一聲。

鎖開的聲音響起。

轟!

一股磅礴的靈氣迎麵而來。

眼前一片霞光。

在霞光之下。

一塊薄若蟬翼的三色巨大石頭內,一株三十丈高的靈樹種植在內,蓬勃的靈氣便是從這靈樹種迸發,靈樹中的源源不斷的靈氣流轉到虛空各處,顯然是陣法運轉。

“這石頭便是泫岷石?”

石頭高達百丈,周身縈繞著三色靈光。

傅十一的神識探入其內。

霎時。

看似隻有幾尺大的空間豁然開朗,卻見石頭之類宛若一處空間,空間占地千畝,高達不知凡幾,就像那裡的天空也是一個蒼穹,在這蒼穹之下,一棵擎天大樹拔地而起。

靈樹枝繁葉茂。

虛空中源源不斷的靈氣被抽取出來灌輸進入其中。

此樹樹葉呈喇叭狀,冇有結任何的果實,也冇有盛開靈花。

傅十一竟然看不出來此樹究竟是何物:

“小叔,你可認得此樹?”

傅誌飛搖頭。

他瞥了眼自己安插在一旁的香柱,開口道:“十一,你得半柱香內,把這靈樹的生機抽取,記住,不能連根拔起,若是把靈樹拔除,那這個法陣便會徹底關閉,並且會隨著虛空漂移,就算是化神前來,也再也找不到法陣所在。”

原本想著把這靈樹搬進空間的傅十一隻得作罷。

意念一動。

一青一紅兩道影子一閃而出。

“青衣,你們姐妹把這靈樹生機吞噬了。”

“是,主人!”

青衣二人大喜過望,冇想到還有如此好事!

兩人不再耽擱,飛快掐訣,隨後砰砰幾聲化為了王竹花本體,無數根鬚飛快的攀附在那棵擎天大樹中,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隨後是不斷地吞嚥聲,隻見那棵靈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反觀兩棵王竹花不斷地長高攀升!

半盞茶時間不到。

整個棵大樹已經被吞噬得隻剩下一根乾枯。

兩棵王竹花彭的一閃。

青衣和紅衣再次化為了人形。

她們二人此時體內妖元蓬勃不定,雖然吞噬了這棵五階靈木的生機,但是他們還冇有來得及消化:

“青衣,你們回去後好好閉關煉化生機!”

此番過後。

她們姐妹二人應該能夠晉級四階中期了!

對於她以後來說,助益更大。

靈樹生機斷絕。

此時。

虛空中一陣陣波瀾閃動,隨後一個陣法光幕露了出來,陣法光幕上的靈光一點點的暗澹下去,隨後噗嗤一聲,陣法光幕碎裂開來

陣法內的空間展露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