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隱藏在靈山底部不知名位置的五階上品穿山甲,卻是也已經認識到這其中一絲絲氣息的泄露,所造成的後續一係列的不良影響。

且從趙守壽的表情來看,顯然已經成功捕捉到這一股外泄氣息的存在,且這些氣息的存在並不是單純從其中確認它的存在,甚至可以通過氣息之中的特征,進一步分析目前妖獸所在的位置。

這對於趙守壽後續的行動是存在明顯輔助作用的,反之對於穿山甲來說自然是大大的不利,也許正是從這一刻開始,雙方之間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傾斜。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應當是趙某人的本身的福運,果然還是存在一隻實力強悍的妖獸鎮守的,否則一座事宜生存的星球,為何會出現現在這般情況?這纔是正常的選擇”弄清楚其中所存在的奧秘之後,在對於潛在的敵人有一個認知之後,反倒是顯得更加的放鬆。

無論麵對何種強敵,未知纔是最為恐怖和可怕的,隻要對於敵人有一個初步的認知之後,修士便可提前采取一些正確有效的應對措施,一旦雙方正麵碰撞之後,他也有更多的機會,取得更大的戰果和勝利的可能性。

“趙某人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這一隻未曾現身的域外生靈,一定是潛藏在靈山之中的某一處所在,隻是不知與老者以及遺留的寶物究竟是何種關係?”趙守壽關注的重點依然是寶物,這一點從始至終未曾有任何變化。

“這一隻妖獸還真是足夠的耐心,不知究竟是何種類?”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其實他倒是開始對於未曾謀麵的域外生靈產生一絲絲的興趣,畢竟對於大部分妖獸來說,這種忍耐都是缺乏的。

“嗖”不過這種忍耐註定是有限度的,當趙守壽的身影出現在覈心區的時候,一隻渾身長滿鱗片的穿山甲卻是無聲無息穿越層層大地的阻隔,出現在趙守壽的身前,細長鋒利的尾巴直直朝著他的脖頸處狠狠拍擊而來。

穿山甲因為長期生活在地底深處,平日裡蹤跡隻有在極少的情況下方纔會出現在地麵,更不會與修士進行照麵,對於這種頗為稀少的妖獸,大部分修士都是極為感興趣的,趙守壽自然是不例外的。

“竟然是五階上品穿山甲,這個老傢夥還真是有手段,這還是趙某人第一次遇到實力這般強悍的穿山甲,身軀之上以鐵鏈進行困鎖,穿山甲的本源一直處在一個流逝的狀態之中,不虞有反噬之危險”輕鬆躲過來自穿山甲長尾的襲擊之後,趙守壽倒是頗有一些驚訝的。

對於穿山甲的出現並未有太多的驚訝,反倒是重點關注其上一直未曾掙脫開來的鐵鏈,這明顯是一種特殊的秘術,且未曾出現在上一次的戰利品之中。

“本穿山甲就算是遭遇困境,也是五階上品戰鬥力,若是願意束手就擒,充當血食留下你一條魂魄轉世投胎如何?”悶聲悶氣的聲音傳來,穿山甲本體在偷襲失敗之後,也是暫時停手。

“不過是一條看門之犬而已,還想要讓老夫束手就擒?這豈不是異想天開?”對於這種所謂的不知所謂的提議,他一直都是極為小覷的。

“哼,本穿山甲的實力,又豈是你可以小覷的?就算是當初的老者,也隻能是好言相勸而已,區區一些傳人,竟然在這裡大言不慚,今日便給你一個此生難以忘記的教訓”無端遭遇小覷,一直以來都是心高氣傲的穿山甲頓時陷入暴怒之中。

經過這些年的困鎖以及無時無刻痛苦所存在的折磨之後,穿山甲本身同樣已經陷入極度偏執的狀態之中。

話語未落,暴怒之中的穿山甲已經再一次出手,前肢鋒銳的指甲,在毫無征兆之下,一前一後直接朝著他的脖頸處刺擊而去。

另外隻見其龐大的身形一個左右的甩動,數根鐵鏈已經猛烈的搖晃起來,在空中不斷地搖擺著,且所有鐵鏈的目標都是朝著他所在的位置夾擊而來,顯然是在經過多年的摸索之後已經可以對這些進行一個基礎的利用。

“這些鐵鏈的品質足以比擬一些五階上品的靈寶,也不知這個老傢夥是從何處得來,時至今日竟然成為穿山甲手中的一件殺手鐧進行反向利用”見此情景之後,趙守壽不由自主露出一陣驚愕的樣子。

這條品質上佳的鐵鏈本應該是成為製約其實力發揮的一種限製手段,偏偏現在所起到的完全是一副助紂為虐的樣子,反而是對穿山甲本身的實力有了一定的提升。

當然這種提升的限度是有限的,另外對於它本體的活動範圍的限製依然是有效的,這一點也算是唯一有利的資訊。

在初步交手互相試探的過程中,趙守壽也正是利用這一點,在祥雲飛船的輔助之下,方纔顯得這般的來去自如和愜意。

“穿山甲的實力約莫也就是新晉五階上品的樣子,一身實力並不算是太過突出,隻要小心應對,戰鬥過程中並不算是太過困難”趙守壽在對於這裡有了一個基本的瞭解之後,神情倒是越發的放鬆下來。

之前的戰鬥之中,雖說未占據上風,可借用速度的優勢,也算是拚一個半斤八兩不分勝負,最多隻是需要儘心一定程度的閃避而已,這是因為修為的差距所造成的無法克服的困難。

當然這並不是意味著穿山甲本身的戰鬥力弱於同階的存在,也算是種種原因綜合而成的目前這樣的戰局。

“你前來這裡不就是為了老傢夥藏在這裡的寶物嗎?寶物就在本穿山甲的棲息的洞穴之中,若是繼續這般糾纏下去,穿山甲大爺還不伺候了,回洞中睡覺去了”眼看形成僵持的局麵,穿山甲卻是出言進行威脅。

且它也是有行動的,最後一次碰撞結束之後,身影搶在趙守壽反應過來之前,很是輕鬆的在地麵之上打開一個缺口,一溜煙進入其中再一次消失。

《萬古神帝》

這樣的局麵對於他來說一定又是一個進退兩難的情景,進入洞府之中,他自身的戰鬥力將受到限製,穿山甲則是占據足夠的主場優勢,這一增一減之下,所帶來的影響將是負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