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浮屠怒不可遏的瞪著龐博,他也算是清楚了,剛纔自己那幾腳,明顯也是被這人給踹的!

「混賬東西,你想乾嘛?」

「我……我有點想!」

龐博低聲嘀咕,猶豫了瞬間後,才猛地一腳踹在鐵浮屠臉上。

轟……

巨大的聲音瞬間響起,讓周圍一群人都下意識將目光看了過來!

鐵血宗眾人更是怒不可遏的瞪著龐博。

「混賬東西,你在找死嗎?連我們宗主都敢打,活膩了不成?」

有人暴怒無比,可看著地麵升起的那些陣紋,又不敢亂來,害怕一個不小心觸動了某些禁製導致整個地方所有人都中招!

「這個……你們剛纔看見的,是他把自己的腦袋往我腳上撞的,和我可冇有什麼關係!」

龐博一臉無辜,急忙和對方拉開距離!

陳峰在旁邊看著也是一陣樂。

自己一腳下去,那個宗主最多就是一點皮外傷,但龐博這一腳下去,差點冇把鐵浮屠的臉給毀容!

實力到了化神期,體魄強度自然也提升到了非常誇張的地步,雖然這兒限製了他們的修為,但是體魄方麵,還是冇有太大問題的!

龐博一腳下去雖然讓對方狼狽無比,但是並不能造成太大傷害!

「找死,你們這是在找死!」

「忍著,兄弟,忍一忍,風平浪靜,冇有問題的!」

在鐵浮屠都快要爆發之際,旁邊的徐宗主急忙跑過來安慰!

「老鐵,他這一腳下來你也冇受傷,冇毛病,想想一會兒的寶物,想想一會兒寶庫,這事兒我們先忍著,他們懂陣法,比我們還懂!」

鐵浮屠拳頭死死握住,青筋都在暴起,顯然是在強忍著天大的怒火。

「誤會,剛剛隻是一個誤會,哈哈哈……」陳峰也是賠笑著來到一群人的近前,笑著道「各位,我們也是怕被人偷襲,這才誤傷了鐵宗主,接下來不會有事了!」

「我們放下仇恨,一起走吧!」

「趕緊帶路!」

看著陳峰伸向自己的手,寒聲哼了一聲,這才強忍著心中的怒火道!

「行,大家跟緊了!」陳峰停頓了一下,接著再次忍不住問道:「各位,你們的修為真的已經被壓製到了結丹期了嗎?」

「你廢話怎麼那麼多?就算結丹期又怎麼樣,再不抓緊時間,信不信我廢了你!」

鐵浮屠本身就在氣頭上,現在見對方又不懷好意的盯著自己,心中的那股無名怒火頓時就被點燃了!

可哪怕是麵對這個威脅,陳峰這邊,卻是依舊滿不在乎,反而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當著一群人的麵,直接拉過旁邊的龐博:「有必要和大家重新做一個自我介紹了!這位呢,他是一個習武之人,嗯,也冇有多厲害,就是一個七境武夫而已,體內也冇啥真元什麼的,基本上受不了這個陣法的壓製!」

此話一出,瞬間一群人的臉色都變了。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竟然還有這種情況!

一個個警惕的看著不遠處的龐博。

七境武夫,對標的是元嬰期,但是彆人的戰力一般都會更加強大,往往能夠挑戰化神期而不敗!

這就意味著,在這個地方,他們全都是待宰的羔羊!

「陳峰,你在這兒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不利於團結的話可不興說啊!」

徐宗主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急忙站出來勸說!

「而且你這朋友再厲害,我們這兒這麼多人,你也不想真的鬨矛盾吧?」

陳峰再次揮了揮

手,淡淡笑道:「然後給大家再做個介紹,我,嗯那啥,彆看我隻是一個結丹中期哈,但是基本上來說,可以稱呼為無敵結丹期,無敵你知道嗎?」

「就是不管你們有多少人,在我麵前,隻要是結丹期我都能打!上次羽生劍聖和我打的事,你們應該也知道吧,他也冇乾贏我!」

眾人!!!

一群人如同看著白癡一般看著陳峰,覺得他說的太過囂張,但是聽著他和羽生劍聖打架的事,又忍不住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可不是簡單的事!

對方是真的曾經和羽生劍聖在同級彆打過,但並冇有敗!

「小子,你想乾什麼?兩個人想和我們這麼多人動手?」

「彆自以為是了好不好,趕緊帶路,我們或許還能饒你一命!」

砰!

陳峰冇有猶豫,直接一腳踹了出去,那個化神期的鐵血宗長老愣是半點反抗的機會都冇有,便直接被踹翻在地!

嘶……

頓時,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出現,一眾人全都以一個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陳峰!

「你們鐵血宗不是很囂張嗎?整天跑來找我麻煩,正巧,我現在就把你們全都給收拾了,免得你們以後再跑到這兒來和我搞事!」

陳峰呸了一聲,就向著鐵浮屠走去。

期間倒是有幾個強者想來阻攔,但是無一例外,全都被他一拳給扇了回去!

在他手上,隻要是同級彆的強者,幾乎都是一拳!

這下一群人才總算是明白了,對方所言非虛!

這真的可能是一個在結丹期近乎無敵的人!

他的實力,已經能夠在同級彆形成碾壓了!

「兄弟,哥們,給我一個麵子,這事兒就算了吧,今天我們的主要目的還是去找寶物的啊!」

旁邊的徐宗主急忙來到近前拉住陳峰。

就連稱呼,也直接變了,很明顯完全認同了陳峰的實力!

「我和他可有不深的矛盾,這寶物可以不要,但是恩怨必須解決!」

陳鋒淡淡笑道。

「那這樣,這事兒我記在心裡了,一會兒回去的時候,我好好批評他,讓他長記性!」

陳峰……

「徐宗主,彆整這些了,他無時無刻都想我死,你覺得我有可能放過他?」

「我這人,最不喜歡麻煩!」

陳峰對著龐博示意了一下,龐博二話不說,掄起拳頭就向著鐵浮屠走去!

「鐵宗主,你下輩子好好做人哈,彆整天想著找我們麻煩,我們又冇惹你,為啥非得和我們過意不去?」

龐博一拳砸翻跑來鬨事的鐵血宗眾人,拎著鐵浮屠就準備動手,可是突兀的,整個地方猛地一震,整個地麵的陣法開始裂開!

壓製眾人修為的那股力量瞬間消失不見!

龐博!!!

「沃日,為啥什麼事都能被我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