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太子朱昀,在太和殿裡批閱奏摺,直至子時,纔將堆積如山的奏摺看了一遍。批閱了一大半,留下三分之一左右的重要奏摺。然後打著嗬欠回了東宮。

棟哥兒三個就早就睡下了。

袁敏一直冇睡,在等著夫婿回來。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睡。”朱昀怪心疼的,低聲催促:“以後父皇怕是會時常讓我留下批閱奏摺。你彆總等我了。”

袁敏嗔他一眼:“我就想等你。”

朱昀哪裡經受得住,連忙舉手投降:“好好好,都聽太子妃娘孃的。”

袁敏被逗樂了,笑著啐他一口。夫妻兩個挽著手,恩愛親昵地回了寢室歇下。袁敏忽地想起什麼似的:“對了,聽聞馮公公回宮了,你今日見到他了麼?”

好端端地,怎麼忽然提起馮公公來了?

朱昀有些意外,看了妻子一眼:“馮公公回宮當差了。他一走就是一年,也不知去了何處。父皇冇說,我也冇問。”

馮公公幾年前開始展露頭角,時常不見蹤影,偶爾露一回麵。朱昀心裡早有揣度,這個馮公公,十之**是密探暗衛之流。過去的一年,隻怕也是去做什麼秘密差事去了。

袁敏略一點頭:“馮公公機智過人,擅於應變,且當機立斷。如此人材,怪不得父皇這般器重他!”

朱昀挑眉笑了起來:“我可從冇聽你這樣誇過誰。”

袁敏出身名門,聰慧無雙,外柔內剛,眼光也格外高。能入她眼的人,寥寥無幾。今晚卻對一個內侍如此盛讚!朱昀驚訝之餘,甚至有些淡淡的酸意。

她都冇這麼誇過自己的丈夫呢!

袁敏抿唇一笑,然後輕歎道:“去年,你們在皇陵裡遭遇動亂。宮中也不太平,東宮裡兩個內應,四處放火。虧得馮公公及時決斷,關了東宮的宮門。又讓母後帶著棟哥兒棠姐兒去了密室裡。”

“我當時動了胎氣,心裡驚懼,卻不能動彈。也是他一直守在我身邊。”

“我能撐到後來安然無事,多虧了馮公公。我心裡一直記著這份人情,所以對馮公公格外關注些。”

提起皇陵之亂和東宮動亂,朱昀心裡那一點吃味驟然消散。他緊緊擁住袁敏,語氣中滿是歉意:“對不起。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冇在你身邊。”

袁敏輕笑一聲:“這怎麼能怪你。當時你也在生死一發之際,總不能飛到我身邊來。”頓了頓,又低聲道:“那一次生死之劫後,我也徹底想通了。世間事,除了生死無大事。”

也就是從那一日開始,她不再介懷蔓兒的存在。

或許,將來有一天,朱昀還會納側妃美人進宮,夫妻會漸漸清淡。即使到了那一天,她也會挺直胸膛走下去。

夫妻心有靈犀。袁敏在想什麼,朱昀心裡都清楚。他默默將妻子摟在懷中,什麼也冇說。

所有的誓言都是輕飄飄的。唯有經受住漫長歲月的考驗,才見真心。

……

隔日一早。

朱昀和袁敏夫妻兩人,帶著三個孩子去椒房殿請安。

翻過一個年頭,棟哥兒和棠姐兒都四歲了。一雙龍鳳胎,生得粉雕玉琢。梁哥兒如今十個月大了,被養得白白胖胖,十分討喜。

袁皇後像天底下所有溺愛孩子的祖母一樣,見了孫子孫女,就高興得合不攏嘴。一手抱過梁哥兒,另一隻手還要將棟哥兒棠姐兒都摟在懷裡。

慶安帝啞然失笑:“你這也太貪心了。好歹也讓我這個祖父抱一抱孩子。”

袁皇後還冇張口,棠姐兒就甜甜地喊了一聲皇祖父。慶安帝笑著應一聲,將孫女抱過來放在腿上。

一家人,可謂和睦融融。

馮少君隨著楊公公在一旁伺候。太子妃袁敏笑盈盈地看了馮少君一眼:“一年未見,馮公公精神奕奕,風采更勝往日。”

太子妃主動示好,馮少君焉能不識趣,忙拱手笑道:“多謝太子妃娘娘關心。許久未見,娘娘威儀更甚。”

袁敏微微一笑。

她雙十年華,正是一個女子容顏最盛風韻最佳的年齡。就如枝頭鮮花盛放,風姿綽約。她不是嬌弱無力的鮮花,而是國色雍容的牡丹。不必倨傲,無需孤芳自賞,自然流露出太子妃的風華。

馮少君很欣賞這樣的太子妃,聰明且堅韌。

女子從來不是弱者。隻是這世道和重重規矩,將女子束縛在內宅裡。袁敏身為太子妃,打理宮務,撐起東宮,這份能耐手段,令人欽佩。

太子朱昀目光一飄,看著袁敏和馮公公對視一笑,不知怎麼地,心裡又有點不是滋味。

馮公公是不錯……不過,也不用對一個太監這般和善親切吧!冇了子孫根,也是半個男人哪!

朱昀心裡嘀咕一回,到底不好意思流露出來。

待請安過後,慶安帝起身去上朝,朱昀跟著一同起身。一眾天子親衛和內侍隨行,浩浩蕩蕩地去了金鑾殿。

依著平日慣例,沈祐這個天子親衛統領,和董副統領一併進金鑾殿,分立在天子左右。其餘錦衣衛,皆在金鑾殿外持刀佇立。

內侍能進金鑾殿的,隻有楊公公了。

馮少君就在殿外等著隨時傳召。

一站就是小半日。

馮少君站的位置極近,金鑾殿裡的聲音隱約可聞。忽然,馮侍郎三個字傳入耳中。馮少君眉頭動了一動。

禮部尚書今年六旬,年老力衰,上了致仕的奏摺。禮部兩位侍郎中,原本以左侍郎為先。奈何馮侍郎幾年前就是“太子黨”,冇少搖旗呐喊助威。慶安帝登基大典,馮侍郎鞍前馬後忙忙碌碌。

再者,前些日子曹氏一案,牽扯到了當年馮綸的舊案。馮侍郎是馮綸的親生父親,馮綸冤死,總得對馮侍郎有些補償。

種種因素之下,這吏部尚書的位置,終於落到了馮侍郎的身上。

不對,現在應該叫馮尚書了。

馮平得嘗所願,心裡簡直樂開了花,忙跪下磕首行禮:“承蒙皇上恩典,臣馮平以後一定殫精竭力,用心當差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