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內的氣氛很是溫馨。

但是範媽媽也並冇有將範尤所說的特異功能太過於放在心上,直到她看見白幼幼將車收起,等來到了大路上再把車拿出來後,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這是傳說中的空間異能嗎?”

“對啊。”

範尤笑眯眯的:“嘿嘿,媽媽,幼幼厲害吧。”

“太厲害了。”

範媽媽止不住的感慨,看向白幼幼的眼神裡滿是奇特之色,而範尤就炫耀一般的道:“還不止呢,幼幼還不止是會空間異能呢,總之,跟幼幼待在一塊兒,就算是打喪屍,也是安全感十足的。”

“啊…”範媽媽重視起白幼幼來:“幼幼啊,是阿姨眼界太小了,剛剛……”

“阿姨不必放在心上。”她的話冇說完,白幼幼就笑著打斷她:“現在阿姨一定餓了吧,一會兒等回到桂樂園,阿姨想吃什麼,就吃點什麼吧。”

“誒。”

日子突然就有了盼頭。

想到彆墅的那一群人,莫名的,範媽媽就有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明明老公帶回來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兒,這是一件暗無天日的事情,怎麼一個轉身,她好像就來到了另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而更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前往桂樂園的路上時不時就會竄出幾個喪屍,而這些喪屍還冇接近車身,就化作一個個火人,痛苦的慘叫起來。

一開始範媽媽還以為是意外,隻感歎她們的好運氣,誰知道接下來接二連三都發生這樣的事情,她就知道,這不是意外了,再看範尤,他臉上的表情跟偷了腥的小老鼠一般,告訴範媽媽,這都是幼幼的異能。

範媽媽:……

太厲害了,

簡直…

“兒子,你從哪裡認識這麼厲害的人啊。”

範媽媽隻感覺未來充滿了希望,她甚至看到了範尤跟在白幼幼身邊有多麽光明的未來,等到下了車以後,她就拉著範尤,壓低聲音問他。

“嘿嘿,幼幼是我同學呢。”

範尤就笑嘻嘻的道:“今天早上,我們一起看到了那女老師突然之間變老,幼幼當機立斷就帶著我們離開這裡,還問我要不要與她一塊兒拯救世界,我猜測,這一定是因為我骨骼清奇,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怪不得你小子說回來就回來呢,原來是有幼幼在。”

“既然幼幼看得上你,那你一定要在幼幼身邊好好乾,說不定到時候真能闖出什麼名堂呢。”

範媽媽也笑了起來,直到白幼幼喊走,她才拉著範尤跟上白幼幼,走到白幼幼身邊問她的口味是喜歡吃清淡的,還是喜歡重口的,她說她年輕的時候在外麵讀大學,經常自己下廚煮飯,說自己的廚藝還不錯,但也不知道合不合白幼幼的口味。

白幼幼就微微抿唇一笑:“沒關係的阿姨,隨便做都行,我什麼都愛吃。”

說話間,白幼幼已經打開了彆墅的結界,進入了彆墅之中,範媽媽跟範尤緊隨其後。

……

畢竟還是擔心白幼幼出事,

舒樂樂與李月桂並冇有睡著,直到聽到門外傳來了動靜,她們才狠狠的鬆了口氣,連忙跑到了院子中,就看見白幼幼帶著範尤與範媽媽回來了,當即就狠狠的鬆了口氣。

“太好了,幼幼你們終於回來了。”

“可真是擔心死我們了。”

“有什麼好擔心的。”範尤就揚起頭:“這可是幼幼親自出馬,幼幼出馬,頂千軍萬馬。”

說罷,他又向自己的媽媽介紹李月桂與舒樂樂,並著重表明瞭這彆墅是舒樂樂的,範媽媽聽後,就趕緊從揹包裡掏出兩個鐲子遞給她們,說是給她們的見麵禮,然後又拿出一個帝王綠的鐲子給白幼幼,白幼幼並冇有接,畢竟,範尤之前已經給過報酬了。

這時候,範媽媽才知道原來那些帝王綠的玉牌都是被範尤拿走了,這讓她格外高興:“我去翻保險櫃冇翻到玉牌,還以為是你爸給那什麼柔姨了,冇想到竟然是你小子拿走了,乾的漂亮。”

範媽媽還對著範尤豎起了大拇指。

範尤再次嘿嘿笑。

範媽媽怎麼說都想讓白幼幼收下鐲子,白幼幼推辭不過,最後隻好收下,然後範媽媽又說要去廚房給她們煮晚飯,但是被白幼幼拒絕了,畢竟這麼晚了,今天一天又發生了太多的事情,還是先休息來得好。

範媽媽見白幼幼李月桂與舒樂樂真不餓,也就冇有勉強,至於範尤,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彆墅內的房間很多,李月桂舒樂樂自覺把最好的房間留給白幼幼,而等到進入了房間以後,白幼幼就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雖然她身體好,冇有什麼特彆累的感覺,但是還是有一點點精神上的疲憊的。

“還是先休息吧。”

白幼幼用了一張清潔符,閉上眼睛就開始睡覺。

一夜好眠。

……

“收到回覆了嗎?”

“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這些喪屍從昨天開始,變異的特彆快,基本上被咬了就會變成喪屍。”

“不僅如此,與他們待在同一個屋簷下,也容易被感染,雖然不會立刻變成喪屍,但是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衰老,衰老後不論是自然死亡,還是人為,都會變成喪屍。”

“有人搭乘直升機想要從S市離開,可是S市天空像是有什麼透明的屏障一樣,根本就出不去。”

是夜,

在S大學校的藥物實驗室之中,幾個少年與一個教授正在密切的關注網上的訊息:“所以這一切會是人為的嗎?”

教授點頭:“很有可能,畢竟我做研究藥物那麼多年,從來冇有見過這種能夠讓人在短短的一夜之間衰老的病毒,這很可能是投毒,而我們S市的所有人,都是被選中的小白鼠。”

少年眉頭皺得死緊:“那怎麼辦呢?”

教授深呼吸一口氣:“必須想辦法跟外界取得聯絡,我已經打電話給我在魔都的好友了,他也說會想辦法將這件事情報道上去。”

其中一個少年憤憤不平:“這種事情早就應該向上級報告了,現在拖成這個樣子,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乾什麼吃的。”

“行了。”

教授打斷他,他拿著手機,滿臉的憂愁之色:“隻希望早點得到好訊息吧。”

“這麼多的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