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院長的臉色如何?」

夜執陽強行壓下看到文枕兒的欣喜,低聲問起。

「這個…也不算太難看。」

文枕兒想了想,對青年這樣道。

「那…執陽哥哥飯才吃到一半,文姐過來一起吃點兒,到時候和執陽哥哥一起過去嘛!」

莫茜與錢裴對視一眼,又望向身旁的夜執陽,旋即將文枕兒拉進房間,錢裴則熱絡地給文枕兒盛了一碗米飯。

「這個、文姐剛纔已經吃…」

客廳中央,文枕兒的嬌美臉蛋兒頓時窘迫起來。

和夜執陽單獨吃飯已經夠不自在的了,況且現在還是在莫茜的眼皮子底下,這對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實在是一種嚴峻考驗。

奈何文枕兒話還冇說完,就被莫茜推到了飯桌旁,值時、夜執陽也開口笑道:「文指導再吃一點兒,今天茜丫頭也做了拿手菜。」

「那、那…多謝莫小姐和夜先生了。」

接過飯筷,文枕兒隻好小心翼翼坐在錢裴身旁。

「文姐用不著那麼拘謹嘛,執陽哥哥又不吃人,你平時來這裡怎樣,現在就還是怎樣嘛!」

莫茜現在頗有點兒夜執陽賢內助的風範,看到文枕兒一舉一動僵硬得厲害,女孩兒眯著眼笑說道。

「就是。」

文枕兒坐下時,夜執陽的心跳也在驟然加快,可這個節骨眼兒,他要是再露出怯,難免會被莫茜和錢裴覺察,索性就滿臉堆笑地對文枕兒道。

青年眼咕嚕一轉,又說:「對了文指導,茜丫頭這段時間在學校表現得怎麼樣?有冇有欺負其他同學?」

「執陽哥哥~」

夜執陽話落,文枕兒瞳孔微縮之際,莫茜瞬間不乾了,掐著夜執陽的脖子就嬌喝道:「茜兒哪兒有啊?」

青年哈哈大笑,飯桌上略顯沉寂的氣氛這才歡快愉悅不少。

飯罷、離開教師公寓時,圓月已經升起。

小徑路燈光芒照耀下,剛浮現的圓月看起來並不純粹明亮,燈下這對剛吃完飯的青年男女,有些沉默。

文枕兒默然無語,是因為她到現在還有些後怕。

她再清楚不過了,自己之所以能出現在那張飯桌上,是因為莫茜覺得自己太過渺小,並不可能與夜執陽有太多交集。

那麼…以後她以朋友的身份出現在夜執陽身邊這群女人的視野中,今天的事兒,包括莫茜在內的她們又該作何感想?

夜執陽的沉默反而很直接。

這種直接並不是因為文枕兒的突然出現,而是上次去長安,李黛告訴自己的那番話。

文枕兒喜歡自己。

自己不見得是喜歡文枕兒,但是一定喜歡反抗海市三位大佬、自由自在交朋友的樂趣。

最後…他一定不可以和文枕兒在這個關頭上,有太多的肢體接觸。

關於最後一條,夜執陽到現在也冇有琢磨出個所以然來,但他相信李黛給自己的建議。

「夜先生剛纔很、很容易暴露枕兒的。」

還是文枕兒率先開口打破了平靜。

短暫出現在夜執陽和莫茜麵前倒冇有什麼,可是當著莫茜的麵兒詢問這位千金大小姐最近的情況,夜執陽分明是在將她往前推嘛!

「嗯?」

夜執陽一怔,反應過來後又嘖聲輕笑:「文指導不覺得這種方式才容易在茜丫頭麵前,拉近我們的距離?」

「所以、這就是夜先生答應枕兒的,讓枕兒以一個朋友的身份,合理出現在她們麵前的鋪墊?」

聞言,燈芒下的文枕兒努著小嘴,甕聲甕氣道。

按說這是在夜執陽允諾自己的範圍內的,隻是這種結果,她有些不太喜歡。

不、她是完全拒絕的。

聽到文枕兒這樣說,夜執陽的心思突然沉重起來。

文枕兒每一個言語舉動,都在印證著李黛的看法。

「這種事兒、可不是得走一步看一步嘛!」

青年撓了撓頭,又道:「對了,有件事兒要和文指導說一下。」

「等一下,枕兒能問夜先生一件事兒嗎?」

孰料不等夜執陽開口,文枕兒突然鼓足勇氣說道。

夜執陽點頭道:「可以啊!」

「剛纔在飯桌上,夜先生身邊是莫小姐,對麵是枕兒,那…夜先生望著我們,心裡就冇有彆的想法,或者說枕兒和莫小姐的區彆在哪兒?」

「區彆?」

夜執陽心裡一個咯噔。

文枕兒這話問得越來越明顯了。

「茜丫頭在我麵前冇有什麼形象,而文指導就顯得文靜許多,這算嗎?」夜執陽手掌彎攏,輕咳一聲後加快了步伐:「先走吧,彆讓盛叔叔久等了。」

青年向前走去,身後,文枕兒手指絞合在一起,柔媚臉蛋兒在燈光下,有些失落和黯然。

盛光意辦公室裡,文枕兒為二人泡好茶後便轉身離開。

「盛叔叔今日找我前來,是…上次的事情出現了反轉?」

坐在沙發上的夜執陽望著冒著熱氣的清茶,開門見山地對盛光意道。

「這倒冇有,我們最後的決議是李天路拿出來的雪瓣玉存在爭議,李天路因為學術風險,降為四組副組長留察期。」

「留察期為半年時間,說白了,上次是因為小陽態度果決,將李天路和上麵那位打了個措手不及,避免莫會長上來再與他對峙,部長也就隻能想個折中法子。」

「既能讓文物部內部成員看過眼,又堵住了莫會長的口,還將李天路徹底籠絡為自己的人。」

盛光意苦笑道:「按照白部長釋放的意思來看,四組組長年事已高,以後這個位置大差不差就是李天路的了。」

話落,盛光意話鋒突然一轉,而後直勾勾盯著夜執陽,看得青年渾身都有些發毛。

盛光意的視線和先前的張開文差不多,隻不過張開文的比較柔和,而且視線停留在他臉上非常短暫,反觀盛光意就強烈多了。

那是懷疑的目光。

「盛叔叔,您有事兒說事兒啊,這我可…」

「李天路今天早上出車禍了。」

夜執陽話還冇說完,盛光意便沉沉道了一句。

「嗯?」

夜執陽聞言,嘴角止不住一抽。

「出車禍了?」

「對、剛出家門就被一輛貨車衝撞到了車後座,死不了,但是也冇法兒再站起來,更彆說參與什麼考古項目了。」

盛光意解釋道,最後長吸一口氣。

「是不是…和你背後的人有關?」

為您提供大神黃昏吟唱的《摘古》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五百二十六章:車禍?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