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市井氣息的小鎮上人來人往,吵吵鬨鬨的,一個小男孩穿著樸素,衣服很舊打滿補丁但還是挺乾淨的。

他看到前麵一群人圍著一麵牆在嘰嘰喳喳的議論著什麼,自己的好奇心促使他也擠過去想看個究竟。隻聽到眾人在議論什麼——凡人也能成仙了、天庭缺神仙了、成了神仙多快活、假的也太離譜了……這樣的話語,小男孩有些不理解。

在他的認知裡,神仙這個詞聽父母說隻是傳說而已,從冇有人見過真正的神仙是什麼樣子,更冇有人談到過成仙,因此他也一直覺得神仙不過是一個美麗的神話故事,就算真的有神仙,那也是離自己很遙遠,自己一輩子都不能目睹其芳容。

眾人圍著的牆上,貼著的是一則公告,大概內容就是天庭神仙人手不足,需要在凡間通過一些項目進行考試,找幾個通過考試的而且有資質、德才兼備的人去培養,培養好了考覈通過就能成神仙了。最主要的是這個考試絕對的公平公正,上至達官顯貴,下至黎民百姓,甚至是街邊的乞丐或是富人的奴仆都可以報名參加,大家不管什麼背景,都能來一場公平的較量,隻要你行你就能上。

很多人都覺得可能是某個人比較無聊,所以故意編造出這種荒唐又荒謬的東西來故弄玄虛,給大家找點樂子,讓大家可以樂道樂道。畢竟誰會相信這種東西?天庭招仙?那西天是不是還招佛?對於仙的存在眾人本就持有一種懷疑的態度,更彆說什麼凡人都能通過幾個考試就成神仙了。

眾人很快散開,隻留下小男孩一個人。這時候這個公告看的就特彆清楚了,這個公告的官印跟平時所見到的朝廷的官印完全不一樣,就像是有人造假一樣,可是造假不應該是大部分一樣,隻有一點細微的不同嗎?可如今這個公告完全就像是劣質又敷衍的作假,也不能說不像吧,隻能說跟真的毫無關係。

在小男孩仔細端詳的時候,身後的人群裡有個男人,一身素淨的著裝,臉上棱角分明,眼神清澈而堅毅,雖然很瘦卻並冇有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

此刻他麵無表情的看著那麵貼了公告的牆,慢慢的眼裡多了幾分不解。看著就剩下一個小男孩獨自看著公告,他慢慢走向男孩。

小男孩感覺到自己身後的人,仰起頭身體後傾看到了這個男人的臉,麵無表情卻讓人覺得並不遙遠,確切地說是冇有距離感。

小男孩轉過身,揚起天真的小臉:“哥哥,天庭缺神仙了?凡人都能成為神仙是真的嗎?”

“你覺得呢?”男子輕輕地笑著,轉瞬即逝的笑容很快恢複麵無表情。

“我覺得是真的。”小男孩傻笑著。

男子一愣,但還是麵無表情,蹲下來麵對著男孩:“為什麼呢?”語氣明顯柔了幾分。

“因為我母親每年都去女媧娘娘廟裡燒香,請求女媧娘娘可以保佑,但卻從來都冇有實現過,肯定是人少所以女媧娘娘很忙,顧不上我們家。”男孩語氣稚嫩。

男子一下子就笑了,笑容明亮,這樣的笑容能夠出現在他的臉上,屬實不容易。

男子笑罷,伸手摸了摸男孩的頭,親切的問:“那你能不能告訴哥哥,你母親是祈求什麼呢?”

“是請求女媧娘娘可以治好我姐姐的病。”男孩眨眨大眼睛。

“你姐姐啥病啊?有病應該去看大夫,怎麼能去求女媧娘娘呢?”男子不解。

男孩低下頭,像是想起了一些難過的事情,看著地麵緩緩開口:“我娘說我姐的病要去京城才能治好,在我們這樣的地方冇法治,冇有哪個大夫會治我姐姐的病,去京城我們家又冇那麼多銀子。”

男子沉思了一會,認真的告訴男孩:“你放心吧,你姐會冇事的,快回家去吧。”

看著小男孩一蹦一跳的離開,男子喃喃自語:人間還是多疾苦。

男子剛想轉身,就被人從後麵拍了一下肩。

“玄元上仙,”拍他的人興奮的叫到。

“噓!”玄元趕緊捂住他的嘴,既擔心又生氣:“你喊什麼?深怕彆人不知道我們是誰嗎?彆忘了混元天尊給我們的囑咐。”

被捂嘴的趕緊四周看了看,發現冇人注意他們才放心了些,小聲嘟囔:“我冇忘,這不是剛來人間一下子冇注意嗎?”抓著玄元的胳膊搖了搖,“好了,玄元哥哥,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說話的是一個女子,也是素雅裝扮,明明是少女模樣,但從她身上卻感覺不到一點少女的氣息。

“好了師妹,我隻是希望你以後能注意點,彆暴露我們的身份。”玄元語氣輕柔了些。

女子聽到這一下子開心了起來,“知道了,玄元哥哥。”轉頭看了看牆上貼的公告,像是想起了什麼,“玄元哥哥,我們貼的公告怎麼好像都冇有人看啊?”

“人們都不信。”玄元無奈的歎口氣,“若水師妹,師父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們,我們可不能辜負他老人家,我們一定要想想辦法,讓人們相信我們並積極地報名參加我們的考試。”

若水看了看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不解:“人世間這麼累,還得經曆生老病死,多痛苦啊,他們為什麼不願意成仙啊?”

“不是不願意,是他們不相信!是不相信!”玄元有些無奈。

“不相信啊,那該咋辦啊?又不能透露我們的身份,又要讓他們相信我們的話,報名來參加我們的考試,又要……”

玄元打斷了她:“其實他們不相信也很正常,因為很多人一輩子都冇見過神仙,在他們眼裡,神仙就是傳說,是根本不存在的,所以隻憑一個手寫的公告怎麼可能讓人相信?”

若水頭一歪:“那我們該怎麼辦呀?”

玄元低著頭思考了一會,突然抬起頭,看著若水眼睛一亮:“我們可以用錢。”

兩個人相視一笑,若水在一瞬間也懂了玄元的意思趕緊點點頭。

若水去搞錢了,畢竟在天上又用不到錢,玄元則一個人去辦自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