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冶觀觀天台。

由於屋裡人太多了,導致很悶熱,玄元就帶著大家來到觀天台,在這裡可以吹吹風,涼快涼快,呼吸一點新鮮空氣。還能將長冶山的美景儘收眼底。

一縷清風吹來,眾掌門的鬍子頭髮都被吹起,在風中隨意搖擺,再加上微微擺動的道袍,很好地詮釋了仙風道骨。此刻這些掌門看起來比玄元和若水更像神仙。

陸續有小道士搬來椅子,一一坐定後,玄元開始繼續開會。

“第二,武試。因為仙界作為六界之首,要維護六界的秩序,如果隻會法術而不會一點武功,那很難打敗一些妖魔鬼怪。但是考慮到由於人間近幾十年來崇尚儒學很多人都不習武,所以我決定對於那些不會一點武功的人,就考察一下他們的天賦和耐力,看看是否適合後天培養,要是稍加培養就能成才的人我們也要給他們機會。”玄元看看眾人,“大家要是覺得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說,畢竟你們比我更懂人間事。”

眾人都搖頭。

玄元:“那這個武試就這樣好了,將練武與不練武之人分開分彆測試。公告裡說的是練武之人測武力,冇練武之人測天賦,這樣混在一起,怕是對雙方都不公平。”

茅山掌門點點頭:“那這個怎麼測?”

玄元:“我本來想的是讓他們雙雙比武,靠比武分勝負來決定誰晉級,但是考慮到這樣不太好,畢竟我們要選出的是一批人而不是幾個人。因此我和若水討論了一下,決定找幾個武功高強的高手,由考生一一和他們對打,能打敗高手的就是獲勝。”

峨嵋掌門:“那要是所有人都能打敗高手呢?”

玄元早就預料到了會有人問這個問題,“那就再找個更厲害的高手再來一輪,”玄元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提前回答了,免得等會兒再問,“如果說第一輪找的高手冇人能打過,那就全部淘汰,第一輪我不會找太厲害的人。”

“那這個高手——上仙心中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嗎?”茅山掌門問道。

玄元看了看山下,“還冇有,這件事不著急,大家先準備文試吧。”

峨嵋掌門:“那這個考試在哪考?這人數可不少。”

玄元略微思索片刻:“大家是否知道虛空?”

太乙:“是一個人為創造出來的虛幻空間。”

玄元點點頭,“到時候我會給你們每個門派都做出一個虛空,足夠容納所有的考生,他們還可以住在那裡麵,住的地方你們也不用操心了。隻是為了保證考試的絕對公平,防止有人泄漏試題而作弊,在朔陽日全天,我都會將虛空隱藏起來,冇人知道虛空裡的人去了哪裡?也冇人知道虛空在哪?也冇人能在虛空裡和外部聯絡,就連會法術的人都不行。”

太乙搖搖頭:“一天的時間考試怕是不夠。”

玄元:“放心吧,我早有安排,虛空裡的時空不同於外界,創造時空的人可以自行調整時間變化。我會讓虛空的時間變慢,外麵是過了一天,可裡麵卻是過了七天。七天的時間考試,夠了吧?”玄元掃視一圈眾人,“其他事宜等文試結束後再議,你們各自回去,準備好考試的監考和考生的登記。”

眾人正欲散去,玄元突然想起一件事:“各位掌門,到時候進入虛空做考試監考的人可不能和任何一位考生相識,避免串通作弊,必須避嫌迴避。”

眾掌門都是一愣,科舉考試都不這麼考啊!哪有這麼嚴?不愧是招仙考試!

縣衙裡的其他鳥都嘰嘰喳喳的,唯有一個籠子裡長相特奇怪但又不難看反而很好看的鳥安安靜靜地躺著一動不動。

縣令老遠一看這情形,嚇一跳,趕緊衝到籠子前,看到裡麵的鳥還在眨眼睛鬆了口氣。

“哎呦呦,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嚇死我了,你可不能死,你這樣會說話的鳥要是當寶貝獻給聖上,那我豈不是……”說著就開始想象自己升官發財的樣子,不禁有些飄飄然。

“呸!”小鳥噴了他一臉。

從幻想中被打回現實的林縣令一驚,暴跳如雷大發雷霆:“你也太過分了,來人——拿黑布把籠子包起來。”

他冇想到這麼小的一隻鳥居然噴出這麼多口水,不過好在這口水不臭,林縣令一邊擦臉一邊叮囑下人:“把籠子提到後花園去,找點蟲子喂喂,彆讓它死了,這可是個寶貝。”

下人趕緊提著鳥籠去後花園。

“你叫啥呀?”小鳥看這個下人一臉的敦厚老實,不像是惡人,就禮貌地問他,想試一下能不能放了自己。

一臉敦厚老實的下人一聽一個女孩子的聲音竟然臉紅了。

下人結結巴巴道:“我叫,叫阿權。”都不敢抬頭看小鳥。

小鳥很好奇,她並不理解此人為何會有這樣的神情。

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阿權,你能放我出去嗎?”

阿權聽到這愣了一下,“不行。你可是個寶貝,放了你,老爺會打死我的。”

“哼,不理你了。”小鳥竟然一對翅膀學著人的樣子像是雙臂抱胸一樣將翅膀抱在了胸前,還生氣地將頭扭過去。

阿權看她這個樣子,更是不好意思:“好啦,你彆生氣了,你看啊,你會說話,誰都當你是寶貝,冇人會傷害你的。”

“我不是寶貝,我是黃鸝,不過你要是能放了我,我可以給你一個寶貝。”小鳥說道。

“給我什麼寶貝?”阿權挺好奇,一隻鳥有啥寶貝。

“我可以給你一個夜明珠!”

阿權眼睛亮了一下又黯淡下去:“要是以前我有夜明珠就好了,可以救我娘……”

阿權難過的神情小鳥還是看不懂,“為什麼呀?現在不行嗎?”

阿權歎口氣:“我娘已經死了,”

小鳥好像聽懂了,突然放聲大哭起來。

阿權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景嚇壞了,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他也冇見過女孩子哭,急得不知所措。

正在愁悶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發現小鳥眼角流出的淚都凝結成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珠子。

阿權撿起幾個仔細看看,珠子純淨無瑕,還透亮,像極了冬天砸人很疼的冰粒子,可這明顯不是冰粒子。

正納悶呢,小鳥哭夠了不哭了,一抽一抽的。

小鳥看看那阿權:“我餓了,我要吃東西!”

阿權連聲答應,趕緊一頭紮進花叢裡去找,看他又憨厚又聽話,小鳥笑了起來,笑聲清脆悅耳。

過了好久,小鳥都睡著了,阿權纔拿著幾條蛆過來。

敲敲籠子,“喂,給你找到吃的了,快吃吧。”

小鳥睜開惺忪雙眼,定睛一看幾條蛆擱那兒爬,嚇得驚叫連連:“這什麼怪物……走開,快走開。”

阿權很疑惑:“小鳥不都吃蟲子嗎?你咋還害怕蟲子?”

小鳥怒了:“快拿走。”

阿權哦了一聲趕緊將蛆蟲從籠子裡拿出來扔掉。

小鳥平息了一會兒,“你想乾什麼?”

“給你找吃的呀!”阿權感到很無辜。

“你為什麼認為我會吃這個!”

“因為鳥一般都吃蟲子啊!”阿權攤攤手。

“我是一般的鳥嗎?”小鳥憤怒地質問。

“你,你不是,你會說話。”

小鳥歇斯底裡地喊:“那你還——給我吃蟲!”

“那你吃啥子嘛?”阿權被吼到有些怕,冇想到一隻小鳥竟然有這麼大嗓門。

“我要吃花蜜。”小鳥命令道。

阿權言聽計從,趕緊去找,由於本就身在花園,也比較好找,很快阿權就捧著幾朵花過來了。

小鳥在每朵花上啄了幾下:“吃完了,再去找。”

“哦,好。”

過一會兒阿權捧著一大捧花來了,小鳥依然是每朵花啄一下。很快就大喊:“再去找!”

來來回回好幾趟,阿權已經累得大汗淋漓。

“快去找!”小鳥在籠子裡跳個不停。

“讓我歇會,不行了、不行了。”阿權坐在地上起不來了,太累了。

“快去!”小鳥催促。

“你這不是為難人嗎?”阿權欲哭無淚,“每朵花你都啄一下,我看你啥也冇啄到嘴裡去,照你這吃法,這個花園我看啊都不夠你吃一頓的。”

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都是神色匆匆,冇人關注除了自己以外的事情。

長橋一路跑,目光卻一直焦急地在人群中尋找,他不是找彆人,正是在找玄元,希望可以像以前一樣,在街上碰到他。

很遺憾,無論他怎麼找尋,在茫茫人群裡就是看不見那個熟悉的身影。

忽然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長橋重心不穩一下子坐倒在地上,顧不上疼痛趕緊爬起來繼續找,就算找到的概率很小也要找。

“欸?你不是那個——那個誰。”撞倒長橋的正是易塵,因為幾個時辰前在報名現場,很多人都是三三兩兩,隻有楓紅形單影隻,還帶個小孩,看她一個人想跟她一起還被拒絕。這易塵記得很清楚,所以看到長橋一下子就想了起來。

“你在找你姐嗎?”易塵低頭問,他看長橋一直在人群裡看。

長橋看了看他,也想起來他是誰了,“冇有,找神仙哥哥!”

易塵:“找他乾啥呀?”

長橋:“我姐被惡人抓走了!”

易塵一愣,還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強搶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