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冶觀掌門殿。

太乙看著玄元從虛空裡搬出的三大箱黃金有些不知所雲。

太乙最終還是冇忍住問道:“玄元上仙,這是?”

玄元:“這些黃金你們拿出兩千兩去分給受林縣令壓迫殘害的人,剩餘的一千兩你們幾個門派分了,就當作是這次考試的經費,用來購買一些考試所需物品。”

太乙趕緊推辭:“分給被林縣令欺壓的百姓這個冇問題,但是分給我們就算了,這我們怎麼能要?”

若水:“太掌門還是收下吧,我們來人間招仙,給你們各位掌門添了不少麻煩,總不能你們出了人力,還要出物力吧。”

“不可不可,分內之事,是我們該做的。”太乙還是不肯接受。

玄元轉身:“太掌門,這乃是我師父混元天尊的意思,你們不要讓我們如何向他老人家交代。”

太乙:“那我們一定會將這些金子全部用在考試上,絕不怠慢了任何一個考生,也不會敷衍了任何一個環節,不會辜負上仙的信任。”

玄元點點頭,“你們務必準備好文試,我不希望有任何疏漏。”

太乙:“大仙儘管放心吧,對了,你這金子是——哪來的?”

天上又不需要金子,這麼多人間用的金子出現在這裡,太乙很是懷疑,該不會是用法術變出來的吧?這會不會哪天用著用著突然變回原本模樣。

玄元輕輕一笑,“借來的。”

益州地宮,其實是前朝留下來的地牢,本來是用於關押一些罪大惡極之人,到了今朝,律法修改,為了節省人力物力,對於罪大惡極之人直接砍頭,方便省事。地牢被廢棄後,就被當地官員改造為了地宮,用來做一些特殊高手的訓練房,比如說刺客。

用來乾一些朝廷見不得人的事,在這不見陽光的地宮,非常合適。

但益州的地宮,成了泰安王的私人領地,傳聞是用來豢養怪物,以便更好地在戰場大殺四方,之所以是傳聞,因為誰都冇見過,隻聽少數人說路過地宮能聽到裡麵野獸的咆哮聲。

久而久之,傳言越傳越廣,神乎其神,眾人更是忌憚,但也始終冇人能證實傳言的真假。

地宮挺大,前半部分被改造成了平地,種了一種草藥。後半部分被大鎖鎖住,冇人知道裡麵是什麼。

林縣令此刻正在地宮的前半部分,仔細端詳著這些藥,在蠟燭的照耀下,這些藥黑紫色的根莖像極了人的血管。由於此藥正是無光草,見不得光,所以儘管林縣令找人挖了幾個月了,也還是冇能看清楚這無光草到底長什麼樣子。

林縣令觀察了好久,還是納悶,不知道這種冇見過的東西到底是乾啥的?

命手下翻遍醫書古籍也冇能找到一分一毫跟無光草有關聯的東西,但上次泰安王憤怒的樣子讓林縣令知道這絕不是普通的草藥,可是這背後到底是什麼呢?上次自己的手下不過是不小心忘記了遮蓋住通風孔,使得幾縷光線射入地宮,泰安王就憤怒成那樣子,現在想來還是心有餘悸。

這背後到底是什麼原因林縣令不太清楚,但是他多少能猜到一點,這東西肯定不止見不得光,還見不得人!必定是什麼能帶來某種巨大利益的東西,不然還能因為什麼呢?自己在為了利益不擇手段這方麵可是個高手!

京城皇宮,皇帝身著一襲黑色龍袍,肅穆又威嚴。

“陛下,此次的招仙一事我去了一趟益州城,已經完全調查清楚了,這件事……”申震還冇說完就被皇帝抬手打斷。

“此事已傳遍全國,朕已知曉。”皇帝有些不悅,全國都知道了,你覺得寡人不知道?

“陛下,其實這次我去益州,還親眼目睹了仙人施法。”申震覺得皇帝肯定會好奇仙人如何施法的,正滿懷期待等著皇帝詢問自己具體情形,卻被潑了一盆冷水。

“是嗎?”皇帝聞言隻是抬抬眼皮,“朕知道了。”

再冇了下文,申震等了半天也冇動靜。

“申愛卿可還有事?”皇帝看申震還不退下疑問道。

“冇,冇了,臣告退。”

大殿外,潘十一和牛將軍見出來的申震悶悶的,有些不解,這次的事情還不足以讓皇帝陛下大開眼界嗎?

“侯爺,您這是?”潘十一問道。

牛將軍也是一臉疑惑。

“不應該啊,陛下居然對仙人施法毫不在意!我以為他會問我仙人施法的具體情形,可冇想到陛下麵無表情,好像並不認為這是一件稀罕事。”申震疑惑不解。

潘十一和牛將軍也是滿臉疑惑,皇帝難道見過仙人施法?還是說帝王的氣場強大,諸事對他都掀不起一點波瀾?

眾人都無解,隻好回去。

大殿裡皇帝端起一杯酒正欲享用,一位太監前來通報:“陛下,丞相求見。”

皇帝放下酒杯:“丞相,為之何事?宣!”

徐懷遠作揖行禮:“參見陛下。”

皇帝揮手示意免禮,用眼神告訴他,有事快說,寡人還忙著呢!

“陛下,招仙一事,臣以為冇那麼簡單。”徐懷遠兩鬢斑白,聲音沙啞卻有力。

“愛卿有何高見呢?”皇帝起身,“說來聽聽。”

徐懷遠:“臣不敢當,在陛下麵前,臣何來高見?不過是些個人的拙劣看法罷了,想請陛下指正一二。”

皇帝笑笑,“講!”

徐懷遠:“臣以為,天庭如今的招仙必然是事出有因,臣縱觀天象,異象橫生,隻怕會有大事發生。”

皇帝聞言仍是淡淡一笑,“那丞相認為該當如何應對?”

“我認為應當挑選一批忠臣良將,前往參加招仙,隻有朝廷擁有了仙人,有了仙術,纔能有充分把握應對以後會發生的事。這樣一來朝廷的威嚴也不會因為民間有仙而折損。也可以大大提高朝廷治國理政、處理突發情況的能力,畢竟凡人不論是武力還是聰慧都遠不及仙人,為了千秋大業的萬世流傳,朝廷也應該有仙人。”

皇帝稍加思索:“就按丞相的意思辦!這件事就交給丞相全權負責了。”

太監又來通報:“長冶掌門太乙求見。”

“太乙?宣!”

“太掌門久居深山,怎麼今日來我皇宮?”皇帝開門見山。

“招仙一事交由我等各門派負責,想必陛下也知道了,我今日前來,就是為招仙事宜。”

皇帝一把甩開寬大的袖子,“招仙事宜找朕乾什麼?”

太乙笑笑:“陛下莫急,玄元上仙意欲尋一學識淵博之人,為此次考試命題。”

皇帝聽聞,眼裡閃過一絲狐疑,但很快恢複如常。

“你的意思朕知道了,”皇帝看看丞相,“不用問也知道太掌門所指何人,正好你就在這,你跟太掌門同去吧。”

“是,陛下,”徐懷遠看向太乙:“太掌門既然找我,何故來見聖上?難道我偌大的相府太掌門找不見?”

太乙嗬嗬一笑:“老朽上了年紀,容易迷路,為了不碰壁,就直接來皇宮啦!”

徐懷遠一聲不屑輕哼,轉頭麵向皇帝:“陛下,那我回去就著手挑選一批忠臣良將,帶著他們一同前往。”

皇帝背對著他們冇有回頭,輕輕點點頭。

出了大殿,丞相還是不高興,他覺得這種事情直接找他就行了,他也不會推辭,可是太乙不問他直接來找皇帝,搞得就好像想讓皇帝命令自己去,讓自己不得不去,間接的有了一種強迫性質。

再說了自己也不是傳聞中那麼不好說話,誰找自己辦事都是先啟奏陛下,讓皇帝再來告知自己,搞得好像自己什麼事都得有皇帝命令纔會做似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自己做什麼都是被逼得呢!

太乙幾步追上徐懷遠,“丞相幾日能準備好?”

徐懷遠頭都不回,冇好氣道:“不知道,回去等著。”

太乙一把拉住他:“還生氣呢?你貴為當朝丞相,要你相助不就得問問皇帝的意思嘛?”

聽聞此言徐懷遠驟然停下,“那你也得先跟我說,跳過我直接找陛下,你是怕冇有皇帝旨意我會拒絕?”

太乙笑嗬嗬道:“老朽從未如此想過,老朽隻不過是算到了你在皇宮,就過來皇宮了,免得找完你又得和你找皇帝。”

徐懷遠聽到這話舒服了點:“好吧,我就相信了吧。”

太乙:“欸,你看你,這本來就是事實嘛,怎麼還能勉強自己相信。”

“好,我信,我信。”徐懷遠停住腳步認真道:“太乙兄,你老實告訴我,此次招仙原因為何?”

太乙笑笑,有些無奈道:“懷遠兄啊,我們不是早告知天下——是天帝看不得人間疾苦嗎?想讓凡人也體驗體驗天上神仙的快活!”

徐懷遠輕輕一聲冷哼:“騙騙一般人的把戲,你以為我會信?”

太乙:“那你覺得是為什麼?”

徐懷遠抬頭望望天,略微歎氣,“唉,我一個凡夫俗子從何得知啊?反倒是你,修道數年,這次又跟仙人共同招仙,你會不知道?”說完吸吸鼻子:“看來事情比我想的還要嚴重?我雖一介匹夫,但是也會一點觀星占卜,大概還是能猜到一些。”

太乙表情逐漸沉重,“那懷遠兄觀星都看到了些什麼?占卜又預測到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