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和若水看著山下的人群,都是來參加考試的人。

大家都想著在長冶可以遇到一些誌同道合的朋友,所以很多人都是從全國各地趕來,長冶山下的客棧生意好得不得了,老闆都笑開了花,催促著小二不要怠慢了遠道而來的客人。

太乙和徐懷遠走到玄元身後,也往山下看了看。

不過徐懷遠卻是神情複雜。

太乙:“玄元上仙,這位就是徐懷遠,”想了想補充道:“懷遠兄身為當朝丞相,這次來還有彆的任務,他帶來了三十個朝廷的忠臣良將,這些人都將代表朝廷參加考試!”

若水有些驚訝:“朝廷派員參加我們的招仙考試了?”

太乙微笑點頭。

若水笑得很開心:“看來我們的招仙很受歡迎,人間是完全的認可了,就連人間帝王也派人來參加了,”說完拍了一下玄元,“你說是不是師兄,師父要是知道我們的任務完成得這麼好,他老人家會怎麼誇我?”若水有些得意洋洋。

玄元笑笑,“他老人家肯定很高興!”

若水看著天上混元宮的方向,想著師父表揚自己的樣子,愈發得意。

“師兄,真想趕快完成招仙,迴天上去,我想師父了。師父他老人家一個人肯定也挺難受的,冇有你陪他下棋,也喝不到我釀的桃子酒。”說著說著若水就有些難過了,也擔心起師父來。

他和玄元在混元宮陪著師父度過了這麼多年頭,剛離開幾天也冇覺得有什麼。可現在靜下心來想起和師父一起度過的那些朝朝暮暮,竟然也是有些難過的。

“師妹,彆難過了。我們忙完了文試就迴天上一趟吧,向師父說明人間的一些情況,把我們的所見所聞都一一講給他老人家。也可以陪他下下棋,讓他喝喝你的桃子酒。讓他老人家對我們的表現點評一下,他老人家一定還會表揚你幾句的。”玄元看若水眼眶濕潤就安慰道。

若水紅著眼重重地點了點頭。

玄元轉身看著太乙和若水,“幾日後就是朔陽日了,你們現在就吩咐下去,各個門派可以安排上下的考生上山了,必須在朔陽日前一天的戌時到達各觀,遲到者一律淘汰,不準再上山。”

太乙:“那我們是用法力將他們接上來還是讓他們自行上來?”

玄元不假思索:“讓他們自己上來!各掌門裡,像你這樣會點簡單法力的不多,不好統一。就讓他們自行爬上來,而且將山路封死,讓他們自行從冇有山路的地方上來,這也當作是一項考覈吧!”

若水也點點頭:“要是有考生爬不上來就讓他直接回去吧,不用來浪費大家的時間,”想了想又補充:“要是考生有出口抱怨的情形——那就把抱怨者當場給我淘汰了!有一個淘汰一個,有十個淘汰十個,要是全抱怨那就全淘汰了,也省事。”

太乙點點頭:“那我現在就去通知各掌門,讓他們也開始執行。”

玄元點頭:“你通知完後和徐老先生來找我。”

徐懷遠:“是命題吧!”

玄元:“對,為了保證你們命題後不泄露試題,從現在起你們不得離開長冶觀,等會你們過來,我會告訴你們命題的範圍,之後就需要委屈兩位進入我做的虛空,你們在裡麵要等考生考完試才能出來。”看到徐懷遠一臉的不敢相信,又說道:“我會在虛空裡放一些書和茶,二位到時候可以一邊品茶一邊看書。”

徐懷遠:“什麼虛空?”

太乙嗬嗬一笑:“就是一個虛幻空間,也可以理解為另一個世界,在那裡隻有我們兩個人,玄元上仙也是怕我們泄漏試題。”

徐懷遠驚詫道:“什麼!竟然認為我會泄題?你太乙會不會泄題我不知道,但我徐懷遠行得正坐的直,一輩子坦坦蕩蕩,我怎麼可能會泄題?這樣想我就是侮辱我!”

玄元笑笑,“徐老先生誤會了,您老德高望重,我怎麼會有此懷疑?隻是這世界太亂,我是怕會有魔界和妖界的人找先生麻煩,打擾到先生。”

太乙大吃一驚:“上仙是說這次招仙考試,報了名的還有妖魔?”說完稍加思考,“這也不是冇可能,要是妖魔參與進來,那凡人怎麼可能爭得過?考試秩序就會被完全打亂。”

徐懷遠聽完也是一驚,冇想到還有這一點,自己怎麼冇想到,這可是招仙考試,保不齊會有妖魔混進來搗亂。

雖說妖魔迫於天庭淫威不敢作亂人間,但就怕有不要命的小妖小怪,為了好玩又或者為了搗亂而胡來。

再者就是有可能會有人認識妖魔,畢竟有些人會通過替妖精做惡事來獲得自己想要的利益,妖精自己不直接作惡也就不怕受到天庭的懲罰。利用妖魔的法力來作弊,玄元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如果都是凡人那還好辦,就怕有妖魔的搗亂,所以玄元決定嚴格到連神仙都做不了弊。

一個時辰後。

玄元決定就在山頂上進行命題,長冶山上的風有些大,徐懷遠和太乙二人的頭髮鬍子都被風吹得很亂。

玄元的頭髮卻隻是被吹起了幾縷,在風中微微擺動,好像吹向他的都是微風。

徐懷遠在大風中站都站不穩,看著一動不動的玄元,隻有他青色的長袍在風中獵獵作響,有些感慨:“不愧是神仙!風都不敢用力吹啊!”

太乙嗬嗬一笑:“懷遠兄還好嗎?”雖然太乙的鬍子頭髮也全被風吹亂了,不過好在太乙功力深厚,靠著多年的習武也是在風中巋然不動。

徐懷遠看到隻有自己如此狼狽不堪,催促起來:“大仙,我們還是進虛空吧!趕緊進去命題,我太想命題了!”

玄元抬手手臂,淩空畫了一個圓,在他畫圓的地方竟然憑空出現一個圓形的黑洞,黑乎乎的像黑暗的無底洞。

徐懷遠見此情形又後悔了:“大仙我們還是等會兒……”

話還冇說完就被一把太乙推了進去。

徐懷遠頓時失去重心,萬分驚恐,以為會摔到裡麵去,卻冇想到隻是往前了一步,看了看四周,周圍的環境卻跟之前截然不同。

意識到自己就是往前跨了一步,懸著的心才放下來。之前還以為會踩空的他踩到結結實實的地上才鬆了口氣,往後一看那個洞卻不見了,然後就看見太乙和玄元從一片空氣中突兀出現,淡定地跨了進來。

原來那個黑洞就是一個門啊,自己卻還以為裡麵就是一片黑暗!

看著周圍如同水墨畫般的環境,徐懷遠滿意地點點頭,這裡有山、有水,還有淡淡的煙霧繚繞,恍若仙境。

徐懷遠為自己剛纔的失態有些尷尬,神仙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是自己想象中的黑暗恐怖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