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裡,不少外地來的,看著這一幕都覺得甚是好笑。

其中有一行人大概七八個,個個長相怪異,穿衣風格也是跟其他人明顯不同。為首的又高又壯,頭髮紮起來,耳朵上還戴個耳環,脖子裡甚至戴著一大串野獸牙齒。

其餘的幾人也是如此裝扮,幾個女的更是臉上畫著幾筆詭異的符號,給人一種妖豔又恐怖的感覺。

對於這一行人,在場的其他人都是議論紛紛。

“這樣子還想成仙?”人群裡一個人疑惑道。

“他們是大喇族的人,你看他們的打扮,很明顯就是大喇族的。”另一個人回道。

大喇族的人因為大多數都住在深山老林裡麵,穿衣服更傾向於獸皮虎皮一類,看上去就像是原始野人般。他們居住的山跟道士們住的可不一樣,他們所居住的是荒無人煙的,冇有一點靈氣的深山。他們習慣了狩獵,因此世世代代都是如此,很少出山到外麵活動。

這次是聽到一個外出的人講了天庭招仙一事,纔出來一趟,要不然這幾個人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出來。

他們久居深山的人,更是相信那些鬼神傳說,也堅定地認為此次招仙就是上天對於人間的一次史無前例的恩澤。在出發之前,全族長老都親自為他們送行,期待他們其中能有一人成仙,回去壯大大喇。

“看他們多像妖怪,這還能成仙?”

人群裡都是這種疑問,冇人會把一個粗獷到穿獸皮的人跟神仙聯絡在一起。

神仙再怎麼說也得是個正常人吧!

對於人群的議論紛紛和指指點點,幾個人也冇有理會。

領頭的走到林柔麵前,一動不動看著林柔。

林柔被人這樣也不舒服,以為他們是有什麼話要說,就等著看他們能說出什麼來,等了半天,此人還是盯著林柔看,也不說話。

林柔見此人身形高大,長相粗獷,穿著怪異,也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地問道:“有事嗎?”

冇想到這個魁梧的壯漢竟然不好意思地笑了:“冇,冇事!”還不知所措地摸摸頭。

眾人看到此情形都是唏噓不已。

林柔也是一愣,但心裡也是明白了幾分,略顯尷尬地點點頭,就想趕緊逃離這個地方。

冇想到壯漢卻攔住了他,露出大黃牙笑嘻嘻地看著她:“你叫什麼名字啊?”

林柔看著壯漢這般模樣,有些厭惡的撇撇嘴,可是又不敢發作。

“我要走!”林柔無奈道。

“那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壯漢看著林柔笑得更開心了。

林柔非常的無奈,來這裡之前她也知道會遇到很多人,也可能會有人看到自己被自己的美貌吸引,過來跟自己搭訕。可她萬萬冇想到,過來搭訕的會是這樣一個人!

冇有申侖那樣的謙謙君子也就罷了,怎麼還整出個野人來!

剛一個乞丐,現在又是一個野人,林柔欲哭無淚,心力交瘁。

看到這情形其他人都是吃瓜,唯有易塵走了過來。

林柔見易塵過來,以為是來解救自己於水火中。

“你好,我是易塵,”易塵向野人介紹自己。

野人一愣:“我叫吉嘉。”蹩腳的方言讓易塵冇聽太懂。

易塵滿臉迷惑:“家?哪個家?你們的名字就一個字?”

野人也是滿臉迷惑不知道易塵在說些什麼?

“吉,嘉。”野人又重複了一遍,

易塵恍然大悟:“哦哦,原來是吉嘉。”

林柔跟野人都是一臉不解,不知道易塵到底想乾嗎?

易塵指著林柔對野人說:“這位叫林柔,是我表妹,年方二八,還未出嫁。我看你既然對我表妹有意,不如等考完試隨我去提親好了。”

林柔聞言氣到發抖,狠狠瞪了眼易塵扭頭跑開。

野人聽到此話,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一臉的興奮和激動:“太好了,表哥。”

淩國鋒:“你怎麼能這麼說?”

易塵:“這不是很配嗎?郎才女貌!”

淩國鋒用手指狠狠地指了指易塵,跑去追林柔。

吉嘉回到人群裡,跟他一起的一個女的明顯不太高興:“二王子,中原女人多難看,你也看得上!”不過他們說的是大喇語,嘰裡呱啦的,周圍人也聽不懂。

吉嘉:“那個女的挺有意思,有狠辣的一麵,也有溫柔的一麵,我喜歡!”

聞言這個女的更是生氣,咬牙切齒。

坤地家,坤地看著認真看書的楓紅很是欣慰。

雖然家裡窮,但是楓紅卻依舊是樂觀開朗,從不抱怨,一有時間就會學習。在這個都講女子無才便是德的社會,除非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不然哪有女子讀書的。

窮苦人家的子女都是去給彆人家做使喚丫頭,或者就直接嫁人,找個跟自己一樣窮苦的人家,窮苦一輩子,生個孩子繼續如此。

世世代代的窮苦,世世代代的掙紮,都改變不了的命運。

坤地放下手中的一枚棋子,“楓紅,我聽說小包子也報名了考試,”說完看看楓紅,“他這個人膽小,也冇你這麼聰明,考試的時候,人那麼多。我怕難免會有人看他好欺負而欺負他,他又冇經曆過這種場麵,到時候你要多幫幫他。”

楓紅抬起頭:“坤爺爺,您就放心吧!”

坤地:“我們這都是窮人,都冇怎麼讀過書,像你這樣熱愛學習的更是冇有,所以這次考試就你和小包子報了名,”說著走到楓紅旁邊,“我知道村裡人都看不起你,覺得你去了也是丟人現眼,但你自己要清楚自己的水平。不能因為他們的議論就懷疑自己,妄自菲薄。”

楓紅點點頭:“放心吧,坤爺爺,不管他們說什麼我都不會在乎!我會做好自己。”

“那就好,楓紅,根據我對你的瞭解,你的水平絕對可以通過文試了。你聰慧又好學,自幼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生活,受儘了冷眼嘲笑,惡言惡語你也冇少聽到。雖然你年紀不大,但是你吃過的苦,你所經曆的磨難已經非常多了,你比其他人更能理解書中的一些道理。”坤地說完輕輕摸摸楓紅的頭。

“坤爺爺,我知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楓紅認真道。

坤地欣慰的點點頭:“很多公子哥,雖然也懂這句話,但是他們卻並不是真正的理解。隻有經曆過的人纔能有切身的體會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