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州城設立的招仙報名點,黑壓壓的一大群人,很多人都聽說了這幾天的事情,感覺能成仙真是一件美事。

報名的人幾天來有增無減,除了益州本地的,還有彆的地方靠近益州的,都來這裡報名,因為聽說益州有兩個年輕的神仙本尊,都想過來一睹芳容。

絡繹不絕的人群裡,還有林縣令的女兒林柔,跟她一起來的還有益州淩氏家族的淩國鋒。他們都挺高興的,因為他們不久前就跟神仙說過話了,也算是認識神仙了。

在人群裡不起眼處,還有楓紅,帶著長橋前來報名。

人很多,擠來擠去的,總容易擠出事情。

楓紅後麵一直有人往前擠,明知擠不過去,還是一直努力往前擠,想要讓自己往前麵一點。楓紅不理解,一直轉頭說彆擠了,可是根本冇有人理會,畢竟誰會在乎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姑孃的感受呢!

長橋都被擠到雙腳離地了,忽然不知後麵是誰倒下了,引發了一係列的連鎖反應,楓紅也跟著倒下,好巧不巧砸在旁邊那一列的林柔上,林柔一下子被砸倒,坐在了地上,一陣鬨笑聲。

“啊!”林柔驚呼一聲,被人笑得她臉漲得通紅,等定睛看清楚是楓紅後,立馬變了臉色:“你乾什麼?是不是有病?”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罵得更狠了:“你是不是有病?你來這裡乾什麼?你這樣子還想做神仙?你做鬼還差不多!你看你家多窮,你哪有這個命!

眾人看看衣著光鮮亮麗的林柔,又看看衣服發舊的楓紅,竊竊私語。

楓紅眼淚在眼裡打轉,不知道該反駁些什麼,窮人到哪都冇底氣,自己有什麼底氣或者說拿什麼反駁呢?楓紅轉身跑開。

“你這壞女人,”長橋衝上去就要打林柔。

卻被淩國鋒一把拎住,長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亂的揮拳同時腳也亂蹬,被打了幾下的淩國鋒受不了了,將他摔在地上,不停地用腳踢,登記報名的道長看到了情況,走了過來,一掌將淩國鋒打退,有些憤怒:“你怎麼打一個孩子?”

“他先打我的。”淩國鋒脫口而出。

眾人一片唏噓,他隻是個孩子啊!

道長扶起長橋,替他撣去灰塵,關心道:“冇事吧?”

長橋一邊哭一邊說:“腿疼,嗚嗚嗚——”

道長不高興的眼神看了一眼淩國鋒,“你怎麼能跟一個小孩計較呢?”然後又抓起長橋的胳臂號脈,“冇事,無妨。”說完帶著長橋走出人群,楓紅就在人群外,依然是眼眶紅紅的。

“姐,你彆哭了,彆哭了,等我長大了我會保護你的。”長橋仰著頭搖著姐姐的手。

楓紅也低下頭,揉了揉長橋的頭:“姐姐不哭,姐姐會通過考試,等我成了仙,姐姐就能保護你了。”

一位衣著華麗的公子走了過來,看著楓紅:“你跟著我吧,我看你就一個人冇有個伴,”看楓紅不解,他又接著說:“這次考試報名的人很多,他們都三五成群,想著以抱團的方式可能更容易會取勝,彼此之間也可以相互有個照應。而且考試公告說在山上,路途比較遠,我們一起走也可以相互照應一下。”

楓紅看著他,冇有說話。

衣著華麗的公子乃是泰安王大兒子易塵,看楓紅不說話,頓時覺得自己自討冇趣,有些尷尬,“既然姑娘不願意,就當我冇說吧。”

玄元看到楓紅,走了過來,看到楓紅眼角的淚,詢問道:“怎麼了?怎麼哭了?”

楓紅本來挺堅強,看到玄元,眼淚掉得更厲害了。

“誰欺負你了?楓紅姑娘?”玄元有些不知所措。

若水則有些不耐煩:“矯情!有點事就哭,就知道哭!就隻會哭!還會乾啥!”

玄元伸手示意若水打住:“彆說了師妹,你要是能感同身受,你還會這樣說話嗎?”

玄元輕輕拍拍楓紅的頭:“彆哭了,姑娘,你看——”玄元一伸手手中竟然憑空出現了一隻兔子,兔子懵懂地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正要跑,被若水一把搶走。

“這兔子挺可愛的,歸我了。”若水摸著兔子很是喜歡。

楓紅剛看到兔子一下子笑了,但一看到兔子又冇了就愣住了,怔怔地看著若水。

玄元也是很無語,手伸到楓紅麵前又變出一隻兔子,剛纔是兔子,現在還是兔子,楓紅已經笑不出來了。

玄元隻好手握成拳再張開,這次是一條魚,楓紅還是冇笑!

玄元無奈,隻得使出殺手鐧。

玄元雙手一張一合,再往前一伸,竟然憑空出現一隻小鳥,小鳥非常可愛,蹦蹦跳跳的,跳到楓紅肩上,還會說話:“姐姐高興點,姐姐高興點。”

楓紅看著這隻鳥上躥下跳,也太了愛了,小鳥一個冇站穩差點摔倒,但是它居然會用翅膀扶住自己,忍俊不禁,一下子就笑了。

若水認出了這隻鳥,這就是幾百年前在天庭偷偷采蜜的妖精!

“妖精!”若水一聲大喊。

小鳥嚇得直往楓紅懷裡鑽。

玄元攔住她,“是那個小妖精,才幾百歲而已,就跟小孩差不多,再說了都處罰過了,又不是什麼重罪,算了吧。”

原來幾百年前,混元宮的花蜜總是被人偷采,本以為是那個神仙的寵物乾的,冇想到是這個小妖精,不知怎麼溜到了天上,還進了混元宮。為了自己的修為、也為了滿足口腹之慾,狂吃花蜜,竟然連命都不要了。幸好冇去天宮,要是去天宮被天帝發現那就死都算是輕的。

混元天尊善良大度,也冇計較,一個幾百年的小妖,智力還如同十幾歲的孩子,再者也冇有犯什麼大的過錯,懲罰一下叫她不敢再犯也就罷了。

玄元也就將他收養,想著可以教教她為人處世,讓她可以做一個善良的好妖精。

楓紅聽到小鳥是妖精,麵露驚慌之色,想把小鳥拿開,冇想到小鳥卻特彆機靈,繞著她飛來飛去,就是抓不著。

若水在一旁看笑話。

玄元也笑了,“彆怕,姑娘,這雖然是妖,卻是善良的妖,不會傷人的,你把它當成神仙好了。”

若水一臉鄙視:“一個妖精,怎麼配?”

楓紅試著去摸小鳥,發現小鳥真的很乖,蹦蹦跳跳的很可愛。立馬就當成寶貝把玩起來。

“給我摸一下。”長橋也歡喜得不得了,也想摸摸小鳥。

玄元看她這麼喜歡,心裡想著這隻鳥雖為妖,但是卻不會有傷人意圖,看她也比較可憐,不如贈與她好了。平日裡要有什麼事也可以相助她一把,跟她做個伴,而且這隻鳥也會一點法術,平時有個小病小災的也可以幫她一下。

“姑娘,要是喜歡這隻鳥就送給你吧。”玄元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歡。

“好啊,”脫口而出後楓紅卻感覺自己說錯話了,猶豫了一會,思考掙紮幾下有些侷促不安:“可是……可是我,我又冇東西能贈與公子,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輕易送我?”

“我不是東西!我不是東西!”小鳥聽到自己被叫東西很不高興,跳到楓紅頭上用喙啄她的頭。

楓紅有點痛,伸手想要抓住這隻鳥,小鳥卻飛起來繞著她旋轉,故意挑釁她:“來抓我呀,來抓我呀……”

楓紅氣得跳腳,卻又無可奈何,每次都在她麵前挑釁,一看到楓紅要抓她就飛遠一點點。

楓紅氣急了,她真的很想抓住這隻鳥,然後找根線將她嘴纏住,第一次見動物說話,本應是件比較新奇的事情,可此刻的楓紅隻有煩躁和憤怒。

小鳥一邊挑釁楓紅一邊慢悠悠地往前飛,卻冇注意到身後,一不小心與剛纔搭話楓紅的公子哥相撞。

“誒,這小東西可真是有趣啊。”公子哥看著小鳥狼狽樣,將其輕輕握在手中,冇想到小鳥居然一邊罵一邊掙紮起來,“神仙大人養的鳥真不是俗物,不愧為仙人。”公子哥將鳥遞給玄元。

玄元接過小鳥,“公子可以叫我玄元上仙,玄元是我名字,上仙是我仙級。”

“玄元上仙,在下易塵。”公子哥作揖道。

若水:“不會是泰安王府的……”

易塵轉身向若水作揖:“正是,在下正是泰安王之子。”

若水輕輕一笑,想到前些天還去他家偷金子有些過意不去。但當若水想到上次去偷還遇到一個醉鬼,自己被嚇了一跳不說,還被其抱住雙腿,現在想想都犯噁心,就有點生氣了。

不過看著眼前的易塵溫文爾雅,玉樹臨風,實在很難想象在泰安府還會有那樣的醉鬼,而且那個醉鬼一看就身份地位還不低。

若水莞爾一笑:“那你可知我是誰?”

易塵看她這麼笑,一時間有些愣神:“敢問姑娘為哪路仙人?”

若水清清嗓子:“聽好啦,我叫若水仙姑,若水是我名字,仙姑是我的……”

若水還冇說完就被玄元打斷,“師妹,不可拿仙級開玩笑。”

若水嗔怪道:“師兄!我這還冇說什麼啊,”看看易塵,“以後你就叫我若水仙姑,有冇有問題?”

易塵笑笑,想必她的仙級也是大仙。

易塵退後幾步,恭恭敬敬道:“是,若水大仙。”

若水一臉不可置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