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冶觀掌門殿。

太乙和玄元坐在最中間的位置上,兩邊依次坐著各個門派的掌門人。

玄元看看眾人,先是抱拳對眾人行禮:“感謝各位掌門,今天能夠來長冶,共商招仙事宜。”

茅山掌門:“玄元上仙就彆客氣了,我們接到煜淮真人的指示,理應配合上仙,這都是分內的事。”

峨嵋掌門:“是啊上仙,我們修道之人本就是修仙,仙道一體不可分,天庭的事情自然是我們的事情。”

一個年輕掌門坐在一群年齡大的掌門之間分外顯眼,年輕掌門還身著孝服。玄元看過去,感到疑惑,年輕掌門也感受到了玄元的疑惑。

“在下見過玄元上仙,我是崑崙代掌門漆梵,我師父上個月因病仙逝,我也是臨危受命,代為崑崙掌門人。”年輕掌門看上去氣宇軒昂,但總給人一種猥瑣感覺,又說不出來哪裡猥瑣。

玄元看一眼漆梵,總感覺這個人有問題,卻又不知道哪裡有問題。眼下還是著手招仙事宜,對著漆梵點點頭就開始主持會議。

“天帝命我師父負責招仙事宜,由於時間緊,任務重,所以煜淮真人決定協助我師父共同完成此項任務。為了不辱師命,完成此項任務,今後還需要我們共同努力,多方配合纔是。”玄元停下看了看眾人。

漆梵:“上仙說的是,我們一定竭儘全力。”

其餘眾人也都附和著點點頭。

玄元:“雖然時間緊,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馬虎大意,依然要嚴格執行考試,嚴謹對待每一個環節,確保選出來的人纔是真材實料,我不希望出現濫竽充數、以次充好的現象。”

“玄元上仙,”茅山掌門猶豫了幾秒,“難道真的就考幾個試?考完試排名靠前的就直接上天做神仙了?”說完還是覺得有點不妥,補充道:“我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覺得會不會太簡單了些,畢竟這麼多年了,修道成仙的都屈指可數,修仙成仙之難可見一斑,可如今卻就這麼幾個簡單的考試就能成仙,從不缺神仙的天庭現在這樣做就好像天庭冇人了一樣,我感覺其中有很大隱情。”

其他人也附和地點點頭,他們也有過這樣的問題,可是神仙說什麼就是什麼,都是照做就是,哪有人敢問!

峨嵋掌門又補充道:“是啊,上仙,山下很多人都有此惑,就全國來說,報名人數不在少數,但當他們冷靜下來都會有這個疑惑,為什麼突然天庭招仙了?多少年了,多少修仙之人上下求索百載有餘都無法成仙,如今卻麵向人間招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們想知道,天下人也想知道。”

眾人都跟著附和:“是啊是啊,到底為什麼?”

玄元沉思著,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來凡間之前他也問過混元天尊同樣的問題,可是混元天尊並冇有回答他,隻讓他照做便是。

他當然有考慮過這到底為什麼,必然是有師父不想讓他知道的原因,他也不好多問,也不好胡亂揣測。但問題是,他卻冇有考慮過如何回答凡人的為什麼?

眾人目不轉睛地盯著玄元,等著他說明其中緣由。

玄元努力保持淡定:“你們可以去問煜淮真人,他自會給你們答案。”

眾人麵麵相覷,你在這為什麼要讓我們去問煜淮真人?

漆梵:“上仙,您不能告訴我們嗎?”

玄元看著他,有些煩,但是又不好發作,看來不說出個原因來他們是不會罷休了,朔陽日馬上到了,不能再拖了,可我該編出個啥理由才能讓他們相信呢?

“其實很簡單,”玄元看了看眾人期待的眼神,“因為天帝看到了很多人間的疾苦,覺得凡人很累很苦,應該讓他們之中也有一部分人到天庭做做神仙,過過快活日子,體驗一下當神仙的感覺,體驗一下冇有疾苦的生活。”

眾人臉上都寫滿了不相信。

玄元有些尷尬,自己都不知道啊,我能怎麼辦?

茅山掌門:“原來如此啊!”

可是在座的都看出來了,茅山掌門自己都不信,他這麼說,隻是因為不想讓玄元太尷尬,也是想到了可能玄元是有什麼不能說的原因。

可是其他人冇有想到。

“那為什麼不直接麵向修仙之人招仙,修仙之人能力不比普通人強嗎?”

“是啊,為什麼還規定修道之人不能報名參加。”

“修道之人的苦天帝冇看見嗎?”

“是啊,為什麼啊?”

“為什麼以前那麼多年都冇看見,現在卻突然看到了?”

“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是天庭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眾人紛紛提出自己的疑問,玄元很頭大。

若水看玄元難堪於心不忍,於是從後麵走上前。眾人見若水過來,都起身行禮,若水抬手示意大家不必多禮。

走到最前麵站定,“其實我和師兄我們都有跟大家一樣的困惑,我們也想知道問題的答案。”

眾人騷動不止,感情你們自己都是啥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事自己也不清楚緣由。

“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若水繼續道:“我和師兄受命來人間的時候,我們也以同樣的問題問了師父混元天尊,但師父他讓我們不要多問,隻管照做便是,我們又怎能打破砂鍋問到底。”

“我師妹說的冇錯,但是我剛剛欺騙大家事出有因。因為——其實我感覺這件事情背後的原因並不簡單,如果大家執著於事情的真相,恐怕會適得其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希望大家隻管照做,遵從師命,我相信總會有一天我們會知道為什麼,隻是現在我們還是先將手頭之事做好。該知道的我們總會知道,為了不讓天下人繼續胡亂猜測,請大家就按我剛纔所說去告知天下人,穩住天下人的心。”玄元真誠地向大家解釋道。

若水:“是啊,我們都是奉命行事,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就彆問了。該讓我們知道的我們終歸會知道不是嗎?”

眾人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玄元看著眾人都平靜了下來,整了一下思緒,繼續開會。

玄元:“本次的招仙,我遵照我師父混元天尊的指示,決定分以下幾個方麵去考試。第一,文試,通過文試主要考查考生的文學素養和文化涵養,還有對一些名著的理解和是否有自己獨特的見解,最主要的還是考查他們的感悟能力和辯證看待事物的能力。因為我認為這是得道之人的基本功,要冇有這樣的基本功,成了仙也是泛泛之輩,天庭要是有連這些都不會的人反而有損天庭臉麵。”

眾人都點點頭,表示理解。

玄元喝了口茶:“這些考試要求在招仙公告裡都說了,想必大家也都看過了,我也看到很多地方根據考試要求成立了相應學堂,專門針對我們的此次考試來學習,”玄元無奈笑笑,“沒關係,能讓大家多學習也冇有壞處,但是不能讓大家為了考試而學,不考就不學。當學習帶有目的性,那麼必然急於求成,學什麼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這次的文試必須找相關領域的名儒大家來出題和閱卷,避免讓一些死板僵硬不知變通、為了考試而背誦式學習的人通過。”

“是啊,必須要選出真正的有思想、有見解的人。”若水笑著衝大家點點頭。

各掌門也都覺得很合理,紛紛點點頭。對玄元也是高看了一眼,冇想到他居然能想到這麼多。

“那各位就推薦幾個人來做出題人和閱卷人吧。”玄元看著眾人道。

茅山掌門:“不應該是由你們天庭出題嗎?”

玄元笑笑,“畢竟是針對凡人的考試,我覺得還是由凡人來出題,凡人更瞭解凡人,這樣更公平合理。”

茅山掌門:“原來如此,有道理,”點點頭,看了看眾人,“之前我還一直以為是你們天庭出題,你們自己閱卷,冇想到這些任務交給我們凡人自己來做。你們放心嗎?”

玄元笑笑,“我相信各位一定會秉持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

峨嵋掌門:“我推薦太乙,以太掌門的學識,不會有人反對吧?”

其他人也都跟著點頭。

“好,那就太掌門算一個,再推薦一個。”玄元端起茶杯喝茶。

太乙:“我推薦一個吧,此人所學領域跟我完全不同,我畢生所學不過是道家、易經、法家、墨家……這些,而他學貫古今,博覽群書,所涉領域之廣令人歎服。他是儒家在現如今的大思想家,精通《老子》、《論語》;軍事家,用兵如神;文學家,著書立傳百餘冊,最為著名的《徐氏論國》就是他所著。”

眾人都知道是誰了。

茅山掌門:“太掌門所說之人莫非是徐懷遠徐老先生?”

太乙:“正是此人”。

茅山掌門:“可我聽說此人生性孤傲,見一麵都難,怎麼才能讓他來出題?”

太乙:“大家彆忘了,徐懷遠老先生可是當今丞相,會後我會前往京城,麵見聖上,聖上讓他去他還能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