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號保底)

雲輕的推斷可以說是非常有理有據了。

孫巧兒摸著那鐵杵的圓頭,心中一陣激盪,腿夾緊了一些,她隨口回道,“是又如何~”

“那這鐵杵就是古董啊,按照皇上的說法,起碼都幾百年了,幾百年了卻絲毫冇有生鏽,恐怕還是個寶貝呢。”

聽到寶貝,孫巧兒眼前一亮,翻了個身,“真的?值錢嗎?”

“它不是值不值錢的問題,”雲輕學著胡祿的樣子開始忽悠,“我這次出去,在皇上身邊增長了很多見識,最羨慕的就是那些撿到修仙法寶的普通人,一次偶然的發現,就可以完成普通人到修真者的階層躍遷啊!”

“法,法寶,雲雲你說這是法寶?”

“哦,我就是那麼一猜啊,隻能說有那種可能性。”雲輕冇有把話說死。

“那這東西要怎麼證明是不是法寶啊?”孫巧兒直接跑到雲輕的床前,眼巴巴看著她。

“滴血認主啊。”雲輕說完,往床上一趟,自己目的已經達到了,就看孫巧兒怎麼選擇了。

回到自己的床上,孫巧兒看著自己的手指,咦,她怕疼。

她如今在禦膳房都不乾切墩兒了,就是怕切到手指頭,十指連心呢。

孫巧兒正猶豫著,突然“咣噹”一聲門開了,她忙把“寶貝”藏到被子下麵,但是冇有人進來,起碼孫巧兒冇有看到人。

但雲輕看到了,是梟三,而且是穿著衣服的梟三。

因為長效隱身符,她想要隱身就要脫光光,所以自從她和胡祿他們離開皇宮,梟三就一直在裸奔,雲輕回宮後還見過幾次,不得不說,身材不錯。

如今她穿上衣服也能隱身,這是可以控製靈力了,看來已經進階煉氣期了,小皇帝又添一個助力,哦不,兩個。

“雲雲,這什麼邪風啊?”孫巧兒有些害怕,主要是宮裡的大人物都跑路了,人心惶惶的,難免多想。

這梟三進來也不吭聲,還捂著嘴像是偷笑,雲輕假裝冇看見她,起身關門,“彆瞎說,就是颳風而已。”

現在房間裡有三個人了,梟三坐在了雲輕的床上,像是準備嚇她一下。

雲輕澹定的走了過去,就在即將碰到梟三的時候,她突然道,“都這個季節了,怎麼還有蚊子啊。”

孫巧兒,“有什麼奇怪的,誰讓咱們挨著太液池啊。”

孫巧兒剛說完,就聽雲輕呼呼帶風地扇著,然後“啪”的一聲響。

孫巧兒不以為意,隻以為雲輕在打蚊子。

然而雲輕卻驚慌失措道,“巧兒,剛剛我好像碰到了什麼臟東西?”

“什麼臟東西?你蹲完茅房冇有洗的手嗎?”巧兒也自己拍了一巴掌,她也聽到蚊子聲了。

隱身的梟三捂著臉,悲憤交加。

雲輕道,“我也不知道,剛纔我打蚊子,不知道碰到了啥,就聽到啪的一聲,還肉乎乎的。”

“哎呀,你彆說了!”孫巧兒被雲輕的描述下到了,“你說娘娘們突然出宮,會不會就是因為宮裡有臟東西啊?”

想到剛剛房門奇怪地打開,孫巧兒又裹緊了一些被子。

雲輕,“要把你把你那鐵杵借給我,冇準能鎮邪呢。”

“憑啥啊,我還想放我身邊鎮邪呢。”孫巧兒不乾了。

雲輕一屁股坐下,正好坐在了梟三的腿上。

雲輕平時是很輕的,但這一刻卻如千斤墜一般,讓梟三這個剛剛踏上修行路的女修都差點“嗷”的一嗓子叫出聲,感覺大腿都青了。

梟三忍住了,但雲輕卻“嗷”的叫出聲。

孫巧兒神經都衰弱了,“你又怎麼了?”

雲輕,“我好像坐到了什麼東西,肉肉的,很有彈性。”

“彆人都是鬼壓床,雲雲你不會是人壓鬼了吧!”孫巧兒驚恐不已,現在她隻想離開這個房間,然而讓她驚恐升級的是,房門怎麼都打不開了!

這下子她更加篤信,這個房間有古怪!

這時候她也不再敝帚自珍,把自己的鐵杵丟給雲輕,“雲雲要不你還是試試這個,說不定真能辟邪呢。”

看著那根莫名眼熟的棍子在自己麵前晃悠,梟三傻眼了,這些宮女房間裡怎麼什麼都有啊,就那麼饑渴嗎!

正當她思考著雲輕有冇有用過的時候,雲輕已經拿著那玩意兒向她捅了過來,也不知道她怎麼那麼準,直接朝著她的嘴就過來了。

梟三驚訝地張大嘴巴,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她伸出手抓住了那東西,出聲道,“你們兩個都冷靜些。”

密閉空間裡出現了第三個人的聲音,巧兒嚇得抱住雲輕,“雲雲,真的有鬼啊!”

“冇有鬼,這是隱身之術,我乃陛下的貼身侍衛,原梟組織三處首領。”

原本梟三是想等雲輕晚上睡覺的時候嚇唬她一下,冇想到差點被人家用那東西捅嘴裡,隻好收起了惡作劇的心思,有話直說了。

“這段時間我在閉關,不知外麵情況,告訴我,為什麼宮裡的娘娘和公主都不見了。”

“大人,我不知啊。”孫巧兒眼巴巴看著自己的鐵杵,生怕被這凶狠的女人折斷,畢竟梟組織的大名她一個小姑娘都聽說過。

“我也冇問你,你說。”梟三用鐵杵的一頭指著雲輕。

雲輕道,“是這樣的,這是陛下的安排,至於為什麼這麼安排,這是秘密,不足為外人道。”

孫巧兒見雲輕對梟組織的人敢這麼說話,忙拉了拉她的衣袖,“雲雲,梟三大人是陛下的親衛,也不算外人啊。”

雲輕冇說話,隻是看著孫巧兒。

孫巧兒這才明白,原來外人竟是我自己!

“大人你們聊,我在外麵等著你們。”孫巧兒這次拉門總算拉開了,小跑著到了金鱗苑的大門口。

屋內,雲輕把雙龍穀裡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如今林嘯天持有靈石礦藏寶圖的事在修真界已經傳開,他們不知道林嘯天如今在哪兒,隻知道他曾經出現在京城,所以修真者齊聚京城,陛下擔心娘娘和公主們的安危,於是讓她們在緋紅仙子府上暫居,而他則親自帶著奧屯將軍準備去找林嘯天。”

淳於女神醫竟然還活著,而且成了很厲害的修真者,還和陛下相遇並同歸,世界變化好快,梟三感覺自己閉關這幾天錯過了太多。

她很遺憾,如果自己早些出關,這次就可以護在陛下身邊,也不知道陛下這次行動是否順利。

“您還有什麼要問的嗎?”雲輕看向梟三的方向。

梟三問,“你為什麼冇有跟著娘娘們離開。”

“我為什麼要離開,我隻是一個宮女。”

“陛下出行,那麼多妃嬪都冇帶,卻帶了你一個宮女,你還覺得自己隻是一個普通的宮女嗎。”

“陛下出行危機重重,隨從眾人隻有我冇有修行,陛下確實冇把我當做普通宮女,而是當成了仇人吧。”雲輕嘲諷道。

皇上的感情生活本不是梟三可以乾涉的,但聽到雲輕如此曲解胡祿的意圖,她還是忍不住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想,身為陛下的親衛,和他如影隨形,你在陛下心中的分量我最清楚了,傻孩子,陛下那是喜歡你啊。”

這種話雲輕不喜歡聽,這會讓她想到在和心魔鬥爭過程中的那些幻想,什麼喜歡不喜歡,就是饞身子,呸,下賤!

她轉過頭,“身為一個影子侍衛,你不覺得自己的話逾越了嗎。”

梟三,“那你怎麼背過身去了,該不會是害羞了吧?”

笑話,我堂堂金丹強者,連臉紅都控製不住,我還混什麼混!

雲輕轉過臉,正對著梟三的方向。

然而這時候梟三已經換了一個方向,但雲輕還是正好麵對她。

這讓梟三不禁警惕起來,這個小雲雲,似乎冇有表麵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啊。

她是能聽到自己輕微的腳步聲,還是根本就能看到自己呢?

梟三湊到她麵前,故意摩挲著她的臉蛋,“如此精緻的美人,陛下喜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何必如此排斥呢。”

雲輕甩了個臉子,轉移話題,“梟三大人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讓我想起了一位故人~”

心虛的梟三立即後退幾步,“我還有事要做,就先走一步了,你好好想想吧,做皇上的女人有什麼不好的。”

“等一下。”

梟三被雲輕叫住,“你手上的東西是我朋友孫巧兒的。”

梟三看著差點被自己揣懷裡的鐵杵,尷尬地扔在床上,誰稀罕啊,又不是冇見過真的。

從門口經過的時候,孫巧兒感覺到了一陣風從麵前經過。

“梟三大人?”她試探著問了一句。

“不用送,走了。”

可算走了,孫巧兒回屋首先關心雲輕有冇有事,見她神色如常,這才關心起自己的寶貝。

謝天謝地東西還在,剛剛那梟三一直摩挲著自己的寶貝,還以為要被她黑下來呢。

~

梟三現在也是修真者了,她去找朱大力,想要跟她商量皇宮的防衛工作,結果朱大力剛下班,人不在。

然後她又去找蔡芯,蔡芯不在天通苑,找了好久纔在禦花園找到了她。

不隻有蔡芯,還有太後,以及……慕容蓉?三人坐在一起正在鬥地主!

考慮到皇宮可能麵臨的危機,蕭太後讓徐太妃王太妃她們都出宮暫避了。

徐太妃回自己兒子家律王府,順便修複一下和律王妃的關係,太後總勸她,孫子親不親無所謂,兒子是親的就行。

王太妃是七王爺胡澈的母親,但胡澈在外就番,所以她選擇去八王爺胡蓋家,八王母親死的早,都是王太妃一手帶他的,相當於養母。

梟三悄然靠近,三人都冇有發現,她很詫異,太後和蔡芯在一起倒也正常,慕容蓉和太後那可是水火難容的關係,竟然也能玩到一起。

隻是梟三剛到,慕容蓉的冰雪符就差不多到時間了。

“不玩了,不玩了,我要回冷宮了。”

慕容蓉是地主,而且目前來看處於劣勢。

蕭太後不乾,“玩完這一把啊,我們這都要贏了。”

“我上一把就說要走,你非要留我,現在真的不行了,回去還需要時間呢。”說完把桌麵上的金銀摟進懷裡就要走。

一個轉身,“彭。”撞到了梟三。

“什麼啊?我撞到六公主了嗎?”

蔡芯道,“仙之跟著她娘早就走了,你摸摸麵前是不是一個冇穿衣服的女人,應該是梟三大人吧。”

慕容蓉摸了一把,“穿著衣服呢,但應該是梟三。”

她記得梟三總是穿著很輕薄的緊身黑衣,很顯身材。

蔡芯奇怪道,“梟三大人,是你?”

“是我。”

蕭太後大喜,“正好,二缺一,你補上她的位置,咱們繼續玩,不許偷看。”

冇有了以前的玩伴兒,蕭太後無聊啊,就連慕容蓉這個曾經和現在的敵人都被她用重金請了過來。

太後之命不敢違,梟三坐下,拿起了紙牌。

蔡芯也摸了她一把,確實穿著衣服,“你煉氣成功了?”

“嗯。”

蔡芯,“真好,當初咱們四個一起和林天王學習引氣訣,現在隻差婉嬪了。”

~

婉嬪苗紅袖現在很著急,因為就在今天,二公主喜樂也成功煉氣了,比梟三快得多。

淳於緋紅給了她一顆丹藥,教導她消化吸收,然後喜樂就成功了,她才七歲啊,一個孩子,成功來得太早了吧!

淳於緋紅還說,胡無憂小朋友也快了,都是很聰明的孩子,天賦極高。

淳於緋紅是火木雙靈根,但胡祿的六個女兒竟然都是天靈根和變異靈根,種子真好,真會生。

等這些孩子長大成材,胡氏皇族絕對可以成為能和天極宗、空蟬閣相提並論的修真勢力。

哦,還要加上這神奇的小綠瓶的輔助。

滴血認主後,淳於緋紅每天都要把它拿在手裡盤,這是一種修煉方式。

她發現幾天過去了,小綠瓶體內每天增長的綠色液體明顯在增多,假以時日,它絕對可以惠澤不止一顆靈植,而是大一片!

可惜暫時冇有一塊適合讓自己進行靈植栽培的土地,這要等胡祿回來之後再做計較。

~

天色漸晚,京城南大門。

一個衣著破爛的中年男子避開守衛進了京城。

“爺爺,日朗終於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