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斯,你說我會在第幾順位被選中?”

半小時前,安東尼到達麥迪遜廣場花園接受采訪的時候被問到關於狀元秀這件事,表現得滿不在乎。

現在,坐在選秀現場的安東尼,麵對鏡頭,表情依舊是那個高傲無比的NCAA大一MOP,淡定、不羈的表情,對待將要開始的選秀,其似乎很隨意。

自信,傲氣,豁達。

但是……

劉秀從安東尼的語氣中聽到了期待。

果斷的,劉秀安撫道:“放心,克利夫蘭人絕對不會選你。”

安東尼努力維持住大佬表情,咬牙低聲怒道:“我就該讓你一個人坐一張桌子!”

旁邊這位學長兼校隊隊友兼好友,簡直太欠打了!安東尼真想要薅一把這位好友這張公認的帥哥臉。

安東尼一直都很眼紅,他已經那麼帥了,但旁邊這傢夥居然被學校的人說是他們雪城大學橘子人隊第一帥哥。

看著安東尼心態即將爆炸,劉秀很滿意,但也冇有繼續撩撥安東尼,得給這位當了一年隊友的學弟麵子,畢竟人家是走傳說中的酷雅路線。

2003年6月26號晚上7點多,距離2003年NBA選秀大會開始還有幾十分鐘,選秀大會現場,小綠屋成員,也就是NBA官方與29支球隊的經理票選出來的‘樂透區候選人’及其親朋好友們已經全部來到現場。

作為02-03賽季NCAA籃球錦標賽冠軍球隊外線核心,劉秀也在這個賽季的整體表現出色,得到了進入小綠屋的機會。

但進了小綠屋不代表就能入選樂透區,每年都有小綠屋成員進不了樂透區,掉出首輪的情況也不罕見。

聯盟每年都會特意去選一兩個大概率不會在樂透區被選中,甚至不會在首輪被選中但又有一定話題性的參選新秀進入小綠屋。

‘我大概就是那個被當做噱頭的吧,冠軍球隊後衛線核心,又是中國球員。’

被官方利用了,但劉秀也冇覺得自己吃虧。

美國有線電視台體育頻道,選秀直播已經開始了。

各個進入小綠屋的參選新秀的經紀人早已告訴他們進入現場後要注意儀容儀表,作為選秀大會的主角,鏡頭總是會給到他們身上。

安東尼作為狀元大熱門,得到的鏡頭自然不少,順帶的,旁邊的劉秀也得到了不少的鏡頭。

安東尼很在意儀容儀表,說句話都要注意自己的表情,劉秀則要輕鬆許多。

劉秀環視了一下現場的其他參選新秀,回過頭,看到安東尼心態似乎依舊失衡中……

這也能理解,誰讓安東尼這麼倒黴呢?

大一新生、未滿19歲就作為當家球星率隊拿下NCAA籃球錦標賽冠軍,場均22.4分10.6板1.8助攻2.4搶斷的數據豪華無比,拿下四強賽MOP。

這年齡,這實力,這大學成就,參加NBA選秀那還不原地狀元秀。

但很不幸,克利夫蘭騎士隊抽到了狀元簽。

一開始安東尼也冇在意,在他看來誰拿狀元簽有區彆嗎?

事實證明瞭是有區彆的,騎士隊在試訓階段就差直說他們隻會選詹姆斯,其他天纔不用來了。

報名參加選秀至今,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安東尼也接受了這個現實,但到了選秀大會現場,難免有些心態失衡,明知冇什麼可能,但還是抱著期待。

發現了好友心態出現問題,劉秀自然要安慰一下!

“卡梅洛,不是我說你,如果你明年參加選秀,有誰能搶你的第一順位?”

紮心了!安東尼當場就想要暴走,但情緒激動起來,也讓他從那種失衡的心態中掙脫出來,內疚的情緒又來了。

‘明明是我給傑斯帶來了麻煩,反而還要他來開導我……’

雖然開導的方式有點特殊,但認識那麼久了,安東尼已經習慣了。

那句‘不是我說你’,安東尼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滿腦袋都是問號。

看著已經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的劉秀,安東尼說道:“傑斯,可能你明年參加選秀入選的首輪的概率更高,但如果我不在,你繼續留在大學,絕對得不到足夠的鍛鍊,還不如參加選秀搏一搏,對於你來說,更高水準的比賽更加重要。”

這歉疚的語氣,劉秀一下子坐直了,眨巴了一下眼睛後,又靠了上去:“你說得對,不然我也不會跟著你一起報名選秀,不過……”

好不容易把想說的話說出來了,安東尼還有點緊張,聽到劉秀的回答,安東尼有點小感動。

這位好友雖然相識隻有幾個月,說話經常讓人炸毛,但總會在不經意間展現一絲溫柔……

但劉秀拉長尾音的那個‘罷特’,讓安東尼好奇了,想要聽下一句。

隻聽劉秀拉了一會兒尾音後說道:“……你現在的樣子一點都不符合你酷蓋的人設,坐直,你在參加選秀,彆在其他新秀麵前丟臉,表情浪起來,狂傲起來……”

要不是老媽、教練、隊友還在桌子另一側,安東尼想要掀桌子了!

一開始安東尼還同情劉秀的親人大都在中國,在美國的親戚這幾天要出差冇時間來,現在安東尼在同情自己……

深呼吸,不氣……安東尼學著劉秀靠在椅背上打量其他參選新秀,酷個屁,傲個屁,怎麼舒服怎麼坐。

不過這倒是讓安東尼真正的不再去揪心拉著劉秀一起參加選秀這件事。

……

人和人,天生氣質就不同。

劉秀那樣坐著,給人的感覺就是散漫。

安東尼這樣坐著,給人的感覺依然是驕傲自信,還多了一絲不羈。

選秀大會馬上要開始了,安東尼還真不知道聊天要說什麼,就不聊了,像劉秀那樣打量著周遭的其他小綠屋成員。

雖然心結解開了,那種失衡的心態也掙脫了,但安東尼還是會期待一下。

這種期待和剛纔失衡心態的期待不一樣,算不上負麵情緒,而是作為狀元秀大熱門該有的期待,萬一騎士隊最後變卦?

就算最後期待落空,也隻會是該有的情緒,就像大企鵝遊戲帝國的抽獎那樣,明知道絕對抽不到想要的獎勵,冇抽到還是會罵一句死眼鏡。

但不會像之前那樣心態爆炸。

眼珠子四處打量著,安東尼的視線不自覺的放到了右前方的那張桌子,看向了選秀試訓時連聯合試訓都冇有參加隻參加了騎士隊試訓的那個男人——勒布朗-詹姆斯。

安東尼性子孤傲,還有點直,將來或許依然會被詹姆斯的社交能力籠絡,成為好友。

但現在,安東尼怎麼看詹姆斯怎麼不爽。

他安某人這麼帥,憑什麼不是狀元秀?這傢夥長得這麼……憑什麼是狀元秀?

劉秀這邊調節好了安東尼的心態後,打開了係統麵板。

“治癒值 67,來自卡梅洛-安東尼。”

“治癒值 99,來自卡梅洛-安東尼。”

“治癒值 51,來自卡梅洛-安東尼。”

“可用治癒值:3451點。”

又一次給予了安東尼暖心的治癒,劉秀很高興。

‘小東東依然給力,隨隨便便就給個滿值,那個長得著急的,纔給了5點……’

想到這,劉秀就忍不住看向了安東尼正盯著的那個人。

‘這傢夥,真的18歲?這城府這心性,怪不得長得這麼著急,原來是為了匹配城府和心性。’

……

“勒布朗……勒布朗……”

“抱歉,我走神了,看著這些天賦出眾的同屆新秀,我都忍不住暢想進了NBA之後的比賽。”

裡奇-保羅聽著詹姆斯的話,身心愉悅,眼前這位鎖定03屆這個選秀大年狀元秀的天才,有天賦,有能力,說話還好聽,當年那件複古球衣冇白送!

裡奇-保羅,在阿克倫當地也算名人,在薩米特縣經營著幾家複古球衣店,順帶還賣體育用品,三年前還在念高一的詹姆斯在裡奇-保羅自己經營的那家店門口盯著一件球衣一直冇走。

同為貧民窟出來的他知道這個長得很著急但穿著打扮一看就很窮的少年絕對買不起,但那天裡奇-保羅心情好,就送了一件球衣,結了個善緣,後來才知道這是當地的天才高中生,後麵就換成了他主動結交,成為了朋友。

當詹姆斯決定跳過大學直接參加NBA選秀的時候,裡奇-保羅是第一個提供資金幫助的金主。

詹姆斯這邊感覺如芒在背,左後方的那兩個人一直盯著他!

和其他人一樣,他在與身旁的朋友和往年交們的聊天時,也在打量著其他人。

彆問,問就是天賦,詹姆斯就是能在讓身邊的朋友們如沐春風的同時,還有餘力觀察其他人。

朋友,有兩個高中隊友和兩個從小照顧他長大的朋友;忘年交,則是他邀請來的幾位阿克倫當地的名人。

詹姆斯的媽媽現在感覺賊有麵兒,那些當年高高在上的家鄉名人,現在都成了他兒子的朋友!

看到媽媽高興,詹姆斯也很高興,阿克倫那裡的名人,他邀請來就是為了撐麵子,讓他的媽媽高興。

當然,也是為了鍛鍊自己的社交能力,從小地方的社區名人入手,再合適不過。

隻是這一心二用的能力,有時候也不那麼好。

比如現在背後有兩道紅果果的目光,讓詹姆斯感覺很不舒服。

安東尼……這個詹姆斯感覺無所謂。

狀元熱門們現在都很看不慣他。

這是階段性的問題,這個階段一過,這種情緒就會淡下來,到時候就有結交的機會。

但另一個人……詹姆斯看不懂啊!

詹姆斯回想起了昨天早上在聯盟安排的酒店遇到劉秀和安東尼,他主動打招呼想要認識一下,安東尼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這是意料之中的情況。

而劉秀,這個傢夥,很好看的長相配上路人的體型,看起來人畜無害,像是安東尼身邊的小弟。

但安東尼都走人了,這傢夥卻對他上下打量,眼神讓他不知道如何形容,連該說什麼都不知道,這傢夥打量了一下後,仰頭朝著他笑了笑,說了聲‘這麼大年齡還參加NBA選秀,真是勵誌’,然後就走了。

也不是第一次被嘲笑長得老,但當時詹姆斯差點真生氣。

要不是周圍還有攝像機,詹姆斯絕對要去理論一下……他比那傢夥小多了!

他才18歲!

不僅是劉秀、安東尼、詹姆斯在打量著彆的小綠屋成員,其他小綠屋成員也都在關注著競爭對手們。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詹姆斯身上,肯定會有,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直接競爭對手身上。

注意力集中在詹姆斯身上的,也就安東尼、米利西奇、波什、卡曼這幾個狀元熱門身上……劉秀是個另類。

像辛裡奇和TJ-福特,兩人時不時的還互瞪一眼。

選秀大會,是聯盟在完善選秀製度後非常重要的創造競爭對手的手段。

辛裡奇和TJ-福特,前者被譽為小斯托克頓,後者被譽為小艾弗森,兩人都是大十二聯盟的球員,過去兩年,兩人競爭不斷,現在出現在同一屆選秀大會當中,不管誰的順位更高,都會加深兩人的敵對。

這就是聯盟想要的,雖說高順位新秀也不是都能打出來,但萬一有一對或者幾個競爭對手打出來了,就有可能創造出一對‘一生之敵’。

一開始聯盟也冇發現這一點,發現之後,自然選擇了推波助瀾。

今年,小綠屋成員們,在候選大廳等待的參選新秀們,因故或冇有機會來到麥迪遜廣場花園的參選新秀們,在選秀大會即將開始的時候,大概都有了一個他們當下最想要戰勝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的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