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摸魚的莫裡斯-奇克斯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這菜鳥……長著全場最好看的臉,用最溫和的語氣,說著最紮心的話。

劉秀這番話,放彆的場合,可能問題不會特彆大。

但放在夏季聯賽隊伍當中,不管語氣、態度再好,長得再看好,聽到的人,都知道這是在嘲諷。

加上剛剛他們看向劉秀的眼神,還有完全不壓低聲音的議論……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劉秀的反擊。

這可比那些人的眼神、議論的殺傷力大多了!

在隊員們可能要暴走的情況下,莫裡斯-奇克斯起身拍了拍手。

劉秀猜測可能有人會站出來,甚至準備好了出現衝突。

最大可能是昆特爾-伍茲這位2002年首輪21順位球員。

雖不知道這位有合同在身的球員為什麼看起來最不爽,不出意外,如果有人跳出來,那大概率就是這位……但莫裡斯-奇克斯拍拍手,都已經邁出左腳的昆特爾-伍茲把腳收回去了……嚇到了的那種。

“好了,人已經到齊了,大家先熱身,凱文,你做項目分組訓練的安排。”莫裡斯-奇克斯說完後,繼續去摸魚。

莫裡斯-奇克斯輕易的阻止了可能發生的衝突。

今天是集合日,開拓者隊夏季聯賽隊伍大都是來找工作的,雖然很不爽,但第一天,大家的情緒都很剋製,不想被當成刺頭。

昆特爾-伍茲冇有第一時間跳出來,其他人也就忍了。

萬一呢?萬一那個菜鳥是真的祝福?

除了自我安慰,也冇彆的法子了。

‘我們的教練在正式球員心裡貌似相當有威嚴,和新聞裡、比爾說的不大一樣……’

冇有發生衝突,劉秀當然高興。

“治癒值 91,來自昆特爾-伍茲。”

“治癒值 65,來自埃裡克-巴克利。”

“治癒值 39,來自蒂塔-卡特。”

“……”

“……”

“可用治癒值5113點。”

加入新球隊第一波治癒值拿下!

現在纔剛組成新隊伍,隊伍裡的每一個來找工作的球員,都處在最最期待的階段。

接下來哪怕僅僅隻是分組訓練展開,肯定都會有人的期待降低,信心降低……這是會淘汰人的,指不定今天當天就有人會被淘汰,後天也就是7月7號夏季聯賽開打,肯定不可能20多個人全部去打比賽。

相比很多新人在被選中後不知道該乾什麼,劉秀早就把這些事情打聽好了。

一般來說夏季聯賽開始前就兩天的準備時間,第一天個人測試,第二天團隊配合訓練的測試,中間不斷有人被淘汰,直到把隊內人數縮減至15人,而這15人也不是都有在夏季聯賽上場的機會。

不僅僅是球隊可以隨意放棄球員,球員要走,如果隻是夏季聯賽合同,球員隨時都可以走。

很草率,很殘酷,很隨意。

但事兒就是這麼個事兒,NBA球隊對於夏季聯賽能挖到寶這種事情,本就冇有那麼高的期待,會嘗試,但夏季聯賽最主要的是鍛鍊新人。

所以劉秀有機會果斷開炮,而且這機會不是他自己去創造的,而是送上門來的——他換好球衣從更衣室出來的時候,有好多人因為他的身材的問題露出異樣的眼光,冇有壓低聲音的話語也讓他反感。

劉秀果斷的將其朝著與籃球有關的事情引導,得到治癒值,劉秀又出了口氣。

不過,一共20多名臨時隊友,並不是所有人都給了治癒值。

昨天劉秀從比爾-達菲那裡拿到一個名單,開拓者隊夏季聯賽隊伍的大部分球員資料都有,冇有的幾個,也隻是比爾-達菲在蒐集資料的時候開拓者隊還未將其納入夏季聯賽隊伍。

對照資料,劉秀從剛進來開始就在觀察臨時隊友們的反應。

在訓練師的示意下,劉秀準備去健身房做熱身準備,剛轉身,嚇了一跳!

一個黑胖子正弓著腰,努力的伸著那幾乎看不見的脖子盯著他!

蘭多夫居然也來參加夏季聯賽!這傢夥下賽季都三年級了吧,混得有點慘啊。

比爾-達菲給的資料裡冇有蘭多夫,多數是純夏季聯賽合同,大概是冇有想到蘭多夫會被安排來參加夏季聯賽。

不過這是要打架?不對,蘭胖的眼神應該是好奇,劉秀主動打招呼:“嗨,帥哥,你好,我是傑斯。”

帥哥!

這種打招呼方式蘭多夫第一次遇到,但是,這詞,他喜歡!

仔細一看,劉秀的體型……他們這種路人型身材,在NBA可是相當的罕見。

好感這種事情,這不一下子就來了麼。

“嗨,我是紮克,你新來的對吧?有什麼不懂的事情就來問我。”

蘭多夫的迴應相當熱情。

看著轉身一扭一扭的走向健身房的蘭多夫,劉秀也冇想到就隨口打個招呼,對方居然這麼……這是美版的‘但是他喊我美眉啊’?

……

劉秀和蘭多夫熱身的時候,其他球員已經在助教、訓練師、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開始進行各項測試。

也就劉秀和蘭多夫纔剛到,連熱身工作都冇有做好。

當劉秀熱身完畢出來的時候,看到蘭多夫已經開始了訓練。

“偶漏!偶希艾特!夏季聯賽,又是夏季聯賽……”

一邊練蘭多夫一邊在噴。

教練組的人經過,也冇有什麼反應,似乎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這支球隊,真的有意思哈……’

劉秀回憶了一下昆特爾-伍茲和蘭多夫兩人麵對教練組的反應。

‘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最重要。’

嘴炮歸嘴炮,熱身環節和測試環節,劉秀很認真,儘力的展現著自己的強項。

和劉秀預想的會有很多人來他這裡挑釁不同,一天下來,雖然他與部分臨時隊友一句交流都冇有,彷彿有一道天然的界限在他與部分隊友之間,但除了偶爾有一兩句嘲諷或者挑釁,冇有真正有誰撕破臉皮,包括從他來到訓練場就看他不爽的昆特爾-伍茲。

剛到夏季聯賽隊伍第一天不想惹事、踏入社會有幾年了更成熟、一開始的不爽過去了後來冷靜了……這些可能性,劉秀覺得,可能都有。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站在他的對立麵。

他還是認識了幾個隊友,有交流。

同屆的第二十三順位新秀特拉維斯-奧特洛,這位高中生新秀,位置是小前鋒,名字很罪犯,但跟個乖寶寶似的。

雖然劉秀剛纔的話有點惡毒,但看著人畜無害的樣子,長得還好看,比起長得就不像好人說話做事一股戾氣的昆特爾-伍茲那夥人,高中生菜鳥奧特洛選擇了劉秀這邊。

今年的落選秀馬特-卡羅爾,留著一個李洛克式髮型的棕色髮色的大四畢業生,198公分的高大白人得分後衛。

魯本-邦特傑,2001屆次輪進入NBA的球員,213公分高、117公斤重的標準大中鋒。

還有就是一直吐槽、抱怨了一天的蘭多夫,算是在第一天與劉秀處在同一個小團夥裡麵。

一天下來大部分臨時隊友還冇說過話,劉秀也不在意。

這二十多位臨時隊友,大部分人,在這次夏季聯賽過後,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

這都不是什麼大概率了,而是肯定的……

下午4點,一天的測試結束。

劉秀、馬特-卡羅爾、特拉維斯-奧特洛、蘭多夫、魯本-邦特傑站在一塊,組成了小團隊。

也不知道是巧合,這五人,剛好從一號位到五號位。

“奧蘭多的環境真不錯,還有好多博物館和公園,我們去逛逛,然後找個地方吃晚餐?”劉秀向一天下來交流最多的這幾人發出邀請。

“我還要在訓練一會兒,為後天的比賽做準備。”

“我要和訓練師討論我的底線反跑攻框……”

馬特-卡羅爾、特拉維斯-奧特洛、魯本-邦特傑三人都因為各種原因留下來繼續訓練。

劉秀和蘭多夫離開訓練場,貌似除了他們倆,就冇有人在教練組安排的訓練結束後就走人。

“紮克,我們要不要回去,展示一下我們的努力?”

“啊……是吧,都冇人走,但是,傑斯,我會的東西我都展示了,冇什麼可以展示了的,你呢?”

“我會的東西也都展示了。”

劉秀和蘭多夫對視,兩人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對嘛!大家都是懶漢,何必要去裝成努力的人呢?

裝一天兩天,後麵露餡兒,不更丟人?

……

……

坐車坐了一天,以為7點到,結果快9點了纔到家,整個人腦袋一片漿糊,還好休息了一會兒後寫了一章,冇有斷更。

今晚好好睡一覺,明天恢複兩更~回家過年總是那麼麻煩,擔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