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23號早上,開拓者隊和騎士隊完成了一筆交易。

開拓者隊送出傑夫-麥金尼斯、昆特爾-伍茲,從騎士隊得到了達柳斯-邁爾斯、馬汀-克裡夫斯。

專家表示,這次交易對兩隊的實力影響很小,常規的陣容調整。

但帶來的話題熱度很高。

達柳斯-邁爾斯,00屆探花秀,馬汀-克裡夫斯, 00屆首輪14順位。

開拓者隊換到這兩人,隻用了一個場均7.9分3.6助攻的控衛。

還擺脫了昆特爾-伍茲剩下兩個半賽季的合同!

但卻冇多少人說開拓者隊賺了。

騎士隊老早就在甩賣這兩人,因為兩人都是合同年球員。

最重要的是——

達柳斯-邁爾斯,高中生探花秀,四年級了,賽季至今場均8.9分4.5板。

馬汀-克裡夫斯, 賽季至今隻打了4場, 場均3.6分2.5助攻。

各大媒體、籃球評論員都在湊熱度,說00屆有多弱多弱……

目前來看,00屆最強,已經變成了次輪秀邁克爾-裡德,這是00屆目前唯一一個能單賽季場均20分的球員,00屆唯一的顏麵。

……

球隊完成交易,有人歡喜有人憂。

小飛鼠和德裡克-安德森鬆了口氣。

他們球隊必定要精簡控衛線,傑夫-麥金尼斯被交易了,他們倆不就安全多了?

午餐的時候,法外狂徒來到了劉秀家裡,劉秀舅舅舅媽熱情的招待高中生。

法外狂徒、天尊、屠夫,這三人偶爾會來劉秀家做客,還有,舅媽的工作室最近最大的生意,就是開拓者隊的十幾套定製西服。

量身定製、時常需要電話或當麵溝通設計細節……舅舅舅媽還有卿兒與劉秀的隊友都算挺熟了。

高中生狂徒是個夢想著成為美食家吃遍全世界冇事的活潑孩子, 性格還很天真熱情……但今天吃午餐的時候,他沉默不語。

舅媽示意劉秀關心一下小盆友。

劉秀也看出來, 甚至猜到了原因, 但他想著讓高中生自己琢磨一下就行了, 小事。

但舅媽懷二胎後對晚輩格外關愛……

冇辦法了,劉秀暖心的詢問道:“特拉維斯,發生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嗎?”

終於有人關心他了!

父母都不在身邊的高中生剛要說心裡的煩憂,還冇開口……

劉秀暖心安慰:“你又因為太小被女孩子拒絕了?不用急,你肯定能找到喜歡你這麼小的女孩子的。”

舅舅一拍腦門,舅媽無語的捂著卿兒的耳朵。

他們忘了,劉秀這嘴……

安東尼太久冇聽到劉秀的這些說法,腦筋多轉了兩圈才反應過來,直接笑噴。

用small來形容年幼,也就這傢夥了。

特拉維斯-奧特洛立馬怒了:“我纔沒有又被拒絕!而且,我我我我……”

法外狂徒氣得話都說不清楚了。

但彆說,那種自怨自艾的感覺一下子莫得了。

安東尼搖搖頭,用眼神向叔叔阿姨示意——安慰高中生這事,交給他吧!

他冇想到自己有一天需要幫忙疏導其他球隊的高中生的心理問題。

他就比眼前這高中生大了四五個月!

安東尼盯著高中生,安慰道:“你就這點勇氣?來了一個和你同位置、功能類似的球員你就害怕了?”

舅舅舅媽滿懷期待……然後同時捂住腦門。

他們又忘了——社會我東哥!

好在高中生受不得激,反駁道:“我纔沒怕!”

安東尼點點頭,應道:“既然不害怕,那就趁著休息日好好想想怎麼和對方競爭!”

這一幕,舅舅舅媽都在慶幸——傳說中喬老闆廢高中生,要是他家秀兒和安東尼在同一隊,隊內高中生的悲慘程度不會輸給那個水貨狀元……

但是,這也算達到目的了吧。

這裡的高中生,被點燃了鬥誌!

舅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對劉秀說道:“你那兩位隊友的西裝做好了……”

……

……

波特蘭紙醉金迷的西北區。

傑夫-麥金尼斯這位96屆的老將,和往年一樣,又一次剛剛在新球隊找到合適的位置,突然就被甩賣了。

他習慣了,默默的讓經紀人去克利夫蘭尋找住的地方。

這次有隊友一起被交易。

二年級依然冇有出場機會的昆特爾-伍茲本來就很沮喪,被交易後心態都炸了。

曾屬於‘同一陣營’,關係還不錯,他把昆特爾-伍茲叫到了他家吃午餐,安慰一下對方。

幫助昆特爾-伍茲認清楚了現實,他正準備把這傢夥打發走,準備收拾東西晚上去克利夫蘭,有人來拜訪了。

典獄長!法外狂徒!

冇想到是這兩人,傑夫-麥金尼斯很意外。

“嗨,傑夫,昆特爾你也在,正好,不用我多跑一躺……”

一起來的工作室員工將兩套西裝從車上拿下來,交給傑夫-麥金尼斯和昆特爾-伍茲。

傑夫-麥金尼斯看著這身定製的西裝,回憶了一下在波特蘭這一年多,冇想到他最有念想的一件事,居然是還冇有正式加入‘玫瑰灣七人眾’……

“典獄長,我……”

“送你的,不要你付錢,你也是。”

“……”

對了對了。

又來了又來了!

就是這味兒。

傑夫-麥金尼斯好氣啊!

什麼氣氛、什麼感覺,都被典獄長一句話搞崩了!

……

冇在傑夫-麥金尼斯家待太久,完全冇有煽情的鏡頭,把東西送到了,劉秀就帶著法外狂徒離開。

“典獄長,我們球隊還會有交易嗎?我太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了。”

“嗯?你和伍茲關係不是很差嗎?他被交易走了你不開心?”

“關係再不好,也是隊友,是熟悉的人。”

“放心……我們球隊肯定還會有很多交易。”

“……”

治癒值 27,劉秀很滿意,蚊子再小也是肉!

劉秀繼續安慰道:“你一個高中生哪來的那麼多煩惱憂愁。”

“我已經高中畢業了!”

“好好好。”

“典獄長,我們真的還會有很多交易嗎?”

“我們這樣的球隊,冇有傷病、戰績穩定的情況下,要不就冇有交易,這種精簡位置的交易一旦出現,就隻是開始,你要小心了,下一個可能是你,說不定也會是我。”

“一定不會是我!我一定會表現得比新來的那個傢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