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 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 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閱讀福利大放送!快來 「起Θ點Θ讀書」, 搜尋口令《新書友大禮包》,把 ---去-掉,限量福利禮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 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 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 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 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穀晅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

法外狂徒眼睛瞪得渾圓。

典獄長!你丫住嘴!

這波操作,開拓者隊球員們還好……湖人隊那邊所有人都冇想到!

走動著的裁判都差點摔倒。

奧尼爾彷彿已經看到科比花式吊打對麵高中生的畫麵。

可是,人家高中生啥都冇做啊!

真慘……

等等!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高中生又得霸著出手權了!

看著科比咬牙盯著劉秀,法外狂徒快速跳動的心臟平複了一些。

突然,科比看了法外狂徒一眼。

就輕飄飄的一眼,然後就把視線放回到劉秀那裡。

法外狂徒的心臟又一次劇烈跳動起來!

之前小鐵匠都不稀得多看他一眼的好吧!

劉秀第二罰,穩穩罰進,比分41比38。

退到後場,劉秀對法外狂徒說道:“加油,磨練你堅韌意誌的時間到了。”

治癒值增長提示再來!

隊友對手雙重治癒,劉秀滿意的去跟著跑過來的裡克-福克斯,給老將對抗。

要不是打不過,法外狂徒想要現場打一架!

但是和隊友打架這種丟人的事兒,法外狂徒乾不出來。

可能典獄長是有什麼計劃?

一定是的!典獄長那麼聰明!

湖人隊球員們到前場了,法外狂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