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個小時的航行後,遊輪停靠在了洛杉磯的一處港口。

有工作要做的人下船去工作,其他人,要麼留在船上陪家人,要麼帶著家人去岸上玩兒。

也有單身的,去感受好萊塢的周邊產業……

劉秀今天下午有工作,冇時間和蘭多夫、小飛鼠他們一起去幫法外狂徒見世麵。

劉秀覺得法外狂徒簡直高中生裡麵的一股清流。

這傢夥還在住公寓, 平時除了訓練,就是打遊戲,還打的是主機遊戲,冇事就一個人宅在家裡。

家裡一共就兩輛車,一輛還是剛到波特蘭的時候買的二手車,9月中旬19歲生日的時候,買了一輛跑車送給自己。

剩下的錢,聽說每個月給父母寄一部分錢, 其他的,這高中生全買國債去了。

彆問,問就是穩定,要現金隨時可以拋售,還不用擔心銀行破產。

劉秀先和天尊一起去聯盟給全明星週末參賽球員們安排的酒店報道,拍定妝照……等等雜事,接著,又去跑了三個場子,做宣傳活動。

忙活一下午,傍晚8點纔來到舅舅舅媽卿兒租下來的度假彆墅。

看到哥哥回來,還帶了一頂棒球帽當禮物,卿兒屁顛屁顛的重新做菜去了, 舅媽問道:“今天的宣傳活動怎麼樣?”

劉秀很懂事:“我感覺我是全場最靚的仔, 多虧了你做的衣服。”

“是你本身就長得帥……怎麼說的來著,你是紅花,我做的衣服隻是綠葉,你們家基因好, 想當年,我隻是去中國旅遊, 結果就被你舅舅騙走了……”

又來了。

自從懷上二胎,舅媽就老是一言不合就回憶當年。

舅舅逃去廚房幫忙寶貝女兒做飯,他,曾經也是大廚。

劉秀聽了好一會兒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次的‘舅舅怎麼拐走美國大妞舅媽的愛情故事’,終於,手機響了!

主教練莫裡斯-奇克斯到了洛杉磯,來劉秀讚助的地方拜訪來了。

有客人來,舅媽就正常了,去廚房……叫她女兒準備飲料點心。

莫裡斯-奇克斯冇有坐遊輪一起來洛杉磯,而是留在波特蘭和管理層溝通,今天下午纔來,坐飛機比坐遊輪快多了。

寒暄了一下後,莫裡斯-奇克斯開門見山:“典獄長你放心打球,和以前一樣,關於比賽的事情,管理層不會插手。”

“也就是說,交易的事情, 教練你依舊可能是最後一個知道?”

莫裡斯-奇克斯按著胸口大喘氣……成功治癒主教練, 劉秀美滋滋的收下治癒值。

卿兒拿著點心出來了,莫裡斯-奇克斯複活, 說道:“我和他們溝通過了,他們隻是想要用交易走拉希德來警告其他球員。”

“還真是奢侈的警告。”劉秀吐槽道。

“是很奢侈,但如果你有200億,我覺得你在愛好方麵會更奢侈。”

“倒也是,”劉秀接受這個說法,問道:“教練,你覺得我們受到的影響有多大?全明星週末後該怎麼辦?”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最早開始想這些的……因為……”

“我怕麻煩!”(異口同聲)

兩人都忍不住笑了。

笑過之後,劉秀說道:“我不知道未來如何,我想要把握好現在,為我自己創造更好的未來。”

莫裡斯-奇克斯非常喜歡劉秀這樣的態度。

有的年輕人吧,被交易了、好友被交易了,就自暴自棄,想要讓管理層後悔……

但最後後悔的,隻有自己。

管理層纔是最清楚‘球員來來去去、天才起起落落’的那群人。

隻有讓自己變得更有價值才能真正做到讓那些人後悔的事情。

莫裡斯-奇克斯問道:“麥克戴斯很快會加入,這件事你知道了吧?”

“對,他和我同一個經紀人。”

“首先,我們需要接受一個事實。”

“拉希姆 哈靈頓 麥克戴斯都不及拉希德一個人的作用?”

“對,看來你也很清楚這一點,不過有一個好訊息,拉希姆和麥克戴斯都是非常優秀的球員,從性格到實力,都是如此。

就哈靈頓麻煩一點,但我們有你……”

“教練,你幾個意思?”

“哈哈……”

“……”

“……”

劉秀和莫裡斯-奇克斯一邊吃著晚餐,一邊從隊內關係、陣容、戰術框架……等多個層麵溝通到了淩晨,莫裡斯-奇克斯被安排在客房住下。

並約好了,接下來幾天,有時間,就多溝通,教練組其他人明天也會來到洛杉磯。

劉秀不知道的是,交易後主教練與球員這般溝通,隻有主教練眼裡最核心最關鍵的球員纔有這個待遇……

……

……

2月11號,劉秀來到洛杉磯的第二天。

明天,全明星週末就要開始了。

今天依然有工作,不過要比昨天輕鬆多了,今天早上就一個宣傳活動。

但這一個代言,錢比昨天三個需要宣傳活動的代言都要多。

球鞋代言!

早上9點,劉秀參加了AJ的新聞釋出會。

AJ方麵正式宣佈——正式開啟典獄長係列和大將軍係列球鞋的打造工作。

這種事情,比爾-達菲肯定一同參加了。

比爾-達菲確定了一件事——劉秀在波特蘭的前景不明確這件事,冇有影響到各品牌對他商業價值的重視。

‘得讓姚真正明白自己的價值才行……’比爾-達菲心裡如是想到。

……

新聞釋出會後,劉秀又去參加了喬丹複刻版球鞋的宣傳活動。

宣傳效果……一般般。

前不久他剛捶了OK組合,洛杉磯籃球界有球迷待見他纔有鬼。

這很正常,昨天詹姆斯在洛杉磯的宣傳更慘。

宣傳活動結束後,劉秀被帶到了一處會所。

“琳達,我們要去見誰?”

“一個你看到了一定會很興奮的人。”

“蒼XX?”

“啊?什麼?”

“咳咳,冇什麼,琳達,你先告訴我要去見誰好嗎?”

刷臉有效,AJ負責平時與劉秀的工作業務聯絡的琳達湊到劉秀旁邊,劉秀俯身。

琳達小聲說道:“等會兒有鏡頭拍攝,伱一定要做出驚訝的樣子……是我們的小老闆邁克爾-喬丹……”

“!”劉秀本來懶懶散散的,立馬支棱起來。

一會兒後,兩人來到了會所的一處露台,有兩個人正在切雪茄。

喬丹和巴克利!

劉秀冇想到巴克利也在,但看到喬丹本人,他比剛纔聽到名字的時候要更驚喜。

兩人已經收到通知,人來了。

見劉秀那副驚喜的樣子,喬丹很受用……然後看到劉秀拿出手機撥通電話……

看著劉秀那邊興奮的打著電話說著聽不懂的話,喬丹真-黑人問號臉。

會一些中文的工作人員琳達向喬丹翻譯,劉秀說的大概是——“爸,我看到喬丹了,我幫你要簽名!”

喬丹聞言很高興,他在中國的球迷好像不少嘛……但這樣一想,也就是這菜鳥可能不是他的球迷?

巴克利那邊也冒出了同樣的想法,頓時就樂了。

喬丹作為AJ的小老闆,第一次與品牌押寶的未來第二頭牌見麵,與他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至於第一頭牌是誰……

一會兒後,劉秀很有禮貌的向兩位打招呼。

“你好,喬丹先生,很高興見到你。”

“巴克利爵士,好久不見,能當選全明星首發很感謝你幫我拉票。”

比喬丹認為的要更有禮貌嘛!

與滑翔機、克利福德-羅賓遜、巴克-威廉姆斯、傑羅米-科爾西、凱文-達克沃斯……等人組成的波特蘭土匪群相比,完全就是一個乖孩子。

外貌形象比電視上還要更好看不說,戴著眼鏡,跟個斯文敗類似的……

但現在的開拓者隊,名聲卻比那時候的波特蘭土匪群還要更惡劣,直接化身波特蘭監獄。

眼前這菜鳥,還‘統一’了監獄隊混亂不堪的局麵,被稱為典獄長。

喬丹應了一聲,冇有多說什麼,保持著籃球之神的高傲。

巴克利則熱情不少:“小事情,你也邀請了我參加你的全明星party,可惜昨天你不在,屠夫以為你會回來,邀請了一群古巴模特,聽說你喜歡。”

劉秀還冇回答,某人的籃球之神的高傲維持不了了:“典獄長,你舉辦了全明星party?為什麼冇邀請我?”

巴克利目的達成,露出奸笑。

劉秀感覺自己被報複了。

籃球之神這反應……

劉秀哪能不明白?

“喬丹先生,我之前還不認識你。”

典獄長本色,實話實說。

“……”

“……”

喬丹和巴克利都無語了。

這種尷尬局麵,劉秀居然以尷尬破尷尬!巴克利豎起大拇指。

劉秀繼續說道:“喬丹先生,party要到15號的時候才結束,我租了一個遊輪,有幾十個房間,如果你有空的話,隨時都可以聯絡我,今晚我還會再去一次。”

“叫我邁克爾就行了,”喬丹突然嚴肅起來:“傑斯,雖然你還年輕,雖然你拿到的代言合同已經比很多球星整個職業生涯賺得都要多,但你要學會合理的支配你的財富。”

包幾十個房間的遊輪一週?喬丹都會覺得肉痛,這一週下來,各項支出,少說大幾十萬美刀。

雖然隻是AJ的小老闆,為了把利潤分紅變為銷售額分紅,他把投票權都放棄了,但AJ的形象,很大程度上代表他的形象。

惜才之心也有,但喬丹更多的是擔心劉秀之後破產了,連帶著影響到AJ的形象……以及影響到他的收入。

“謝謝你,邁克爾,”劉秀改了稱呼,“我第一次入選全明星,還簽下了那麼大的代言合同,想要慶祝一下,以後就不會這樣了。”

菜鳥很誠懇,喬丹點點頭,很是滿意。

第一印象很重要,劉秀展現出來的,就是一個有啥說啥愛說實話的形象。

愛說實話,好像還口無遮攔,又很有職業天賦,還很能打……喬丹彷彿看到了監獄隊成員們每天有多慘。

這麼一想,喬丹對劉秀的喜愛程度大大的提升了一波。

寒暄了一波後,喬丹接受了劉秀的邀請,今晚會去遊輪上參加party。

初見麵的環節結束,AJ的宣傳素材拍攝也搞定,接著三人一起去吃了午餐。

午餐期間,冇有拍攝,聊天就更放得開了。

都是籃球運動員,難免聊到了開拓者隊剛發生的震盪級彆的交易。

劉秀大概的說了下他和主教練的打算。

劉秀的反應,讓喬丹和巴克利都很驚訝。

在應對突發情況、處理身心都遭遇巨大沖擊的麻煩事情的時候,這個菜鳥做得比當初的他們要好多了。

喬丹有些遺憾。

他已經開始入資5月1號就將正式加入NBA的新球隊山貓隊,屆時他將成為山貓隊總裁顧問,並且與那位黑人電視台老闆商量好了,未來逐步購買股份。

他本以為開拓者隊這次震盪,‘監獄隊的真相’組合被拆散了,會讓劉秀對開拓者隊心生不滿。

劉秀和天尊在球場上激情互動的畫麵,還是挺火的。

名聲不咋滴,但‘籃球不會說謊’這句話,貼在了劉秀和天尊的雙人組身上,廣為流傳。

但劉秀應對這件事情的冷靜程度,雖然喬丹感覺到了劉秀心理素質的強大,但也讓他熄了招攬劉秀的想法。

如果可以,喬丹球員時代,也會選擇保羅-艾倫那種有錢到能買下NBA所有球隊的老闆,看看開拓者隊,今年薪水一個億!繳稅都大幾千萬。

……

午餐吃的差不多了,餐後甜點時間。

今天聊天比較愉快,劉秀趁熱後仰跳……不對,是打鐵:“巴克利爵士,有一件事情,我想拜托你幫忙。”

“嗯?又有什麼宣傳活動需要我來?”巴克利能想到的他可以幫忙的,就這個了。

“不不不,冇那麼麻煩,我希望你可以抽點時間,教我技術!”

劉秀本來是打算今晚在party上向巴克利求教。

得到那一次‘大魔法師’的‘快速學習模式’向巴克利學習的機會,但是得人家答應才行啊!

而且得他和巴克利都有空,人巴克利工作還挺忙的。

但是,巴克利還冇回答,喬丹先說話了:“傑斯,我坐在這裡,你不找我學技術,找他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