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蘭市東區一處彆墅區的一個院子裡,剛到家的劉秀簽收了球隊送來的禮物。

看著眼前這讓卿兒興奮得喔喔直叫的玩意兒,再看看旁邊的屠夫手裡精美的薩克斯風……

蘭多夫也在震驚中。

兩人對視了一眼。

“你會開(吹)這個?”

“我不會開(我會吹)。”

“……”

劉秀他舅媽聽著兩人的對話就很無語——這是重點嗎?

不應該疑問為什麼50勝禮物會是這麼個玩意兒嗎?

會開與不會開都不重要好吧!

留著蘭多夫吃了頓午餐,午餐後,卿兒又出去圍著那台真-挖掘機轉悠,似乎是想著從哪裡下手才能把這玩意兒拆了。

但聽哥哥說,裡麵裝了油,不能拆,很危險。

那就隻能先看著……但目標有了!

咚咚咚跑回客廳。

“哥哥!你知道哪裡可以學汽修嗎?”

“汽修?你不應該學開挖掘機嗎?”

“是哦,那哪裡可以學開挖掘機?”

“學挖掘機哪家強,中國山東……

咳咳咳,等你滿16歲了可以考少年證後再說吧!等等,挖掘機有少年證嗎?”

倆兄妹對視一眼,這是個問題。

“我上網查檢視……”

卿兒咚咚咚跑向書房。

劉秀先不管她了,不出意外,查完資料,就會又開始玩兒小遊戲,然後挨孕媽的揍揍。

蘭多夫說道:“典獄長,你妹妹的愛好真特彆……但怎麼會這麼巧,老闆發禮物,你剛好抽到這個?”

“他準備挖掘機當禮物,就已經很不正常了。”劉秀吐槽。

“我明白了,他是想要緩和與你的關係。”

“我和他好像都冇有見過麵,哪來的矛盾?”

“嗯……你說得對!”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蘭多夫聞言,心裡對未來的擔憂撫平了不少。

午餐後聊了一會兒,蘭多夫告辭回家補覺去了。

劉秀也從家裡動身,和另一位隊友約好了,下午三點見麵。

擴展一個已經入門及格的技術,半個下午,再加上晚餐後的時間,應該夠了吧?大不了加上明天早上……

……

……

“模擬訓練:

急停跳投入門(邁克爾-喬丹),已達到現有訓練方法極限(60),請宿主繼續擴展訓練方法,按現有訓練方法繼續模擬訓練,模擬訓練成果會大幅度降低。”

這個,是昨晚與超音速隊的比賽結束後來的係統提示。

技術的提升,肯定不隻是模擬訓練、訓練。

比賽也是提升技術的方式之一,重要性不低於平時的苦練。

他的模擬訓練內容,也在根據比賽進行微調。

這急停跳投,重在急停製動這一塊,和歐洲步的技巧有一定聯絡,在歐洲步掌握之後,這個的進度其實已經漲了一波。

目前劉秀的急停練到了61、喬丹版急停跳投也到60了。

和歐洲步一樣,急停跳投的拓展,也不是說有就有的事情,及格線的技術,暫時先用著,等夏天再想辦法提升,不為這個而煩惱。

現在,趁季後賽還冇來,先把有條件可以提升的東西提升了。

老隊友們已經冇毛了,劉秀把視線放在了仨新隊友身上。

麥克戴斯不行,現在的他,就是硬的中投基本功,報銷兩年時間從零到有練出來的。

拉希姆也不行,攻框是很厲害,不考慮進攻選擇,隻看技術和基本功,簡直是完美的鋒線搖擺人,比賈米森、安東尼-沃克都好使。

但他那個太依賴身體素質了,大前鋒的身板 小前鋒的運動能力才搞得定。

還得極為耐草,那是去內線和中鋒肉搏著把球擱進籃框的技巧……

但有一個人很適合。

就是眼前這位。

艾爾-哈靈頓!

輔控技術強化!

傑夫-麥金尼斯輔控,是及格線水平,能用,還挺好使,但並不算強,隻是這種進階能力,有天賦人不多。

而哈靈頓,就是妥妥的良好級彆的輔控選手,進入nba第6年了,上個月才滿24歲,還有進步空間……可惜的是最好進步期,被浪費掉了,生涯前兩年和小奧尼爾差不多,那時候步行者隊是爭冠級強隊,哪有時間管他,還是00-01賽季刺客當上步行者隊主帥後,纔開始培養他,但好死不死的01-02賽季後半段又報銷了……來回折騰,一個或許能與安東尼-沃克相提並論的天才,變成了一個勉強能夠到優秀水平的萬金油。

尤其是輔控天賦,或許這是個完美的二當家。

不過對劉秀來說,冇那麼多問題,良好級彆的輔控選手,已經夠他學了。

隻是……

來之前,劉秀已經說了今天來的目的。

但來了之後,半小時過去了,哈靈頓還在說他最近換了多少個女朋友、買了些啥、認識的誰誰誰買了更貴的東西、準備要換房子了……這感覺,跟坐綠皮火車似的。

有求於人,劉秀耐著性子。

正聽著,勿外傳來哈靈頓現任女友的聲音:“艾爾,你快來……”

聲音很著急,劉秀和哈靈頓馬上就出去了。

見兩人出來,外麵那符合未來的某位王者的口味的美國大妞說道:“艾爾,我的戒指落車下麵了。”

哈靈頓還以為有什麼大事,妨礙他吹牛比了!冇好氣的應道:“在哪裡?”

“就在這附近,你把車倒退一下。”

“我去拿鑰匙。”

“不用那麼麻煩。”劉秀說著走了上去。

打量了一下,引擎後置的車,東西掉在前輪中間……

劉秀來到車前方打量著。

哈靈頓和他女友都好奇的盯著劉秀,典獄長想要做啥?

然後,看到劉秀把車頭抬起,往旁邊挪開了,戒指出現在是視線中。

放下車,真費勁,劉秀籲了一口氣,對眼珠子快瞪出來了的兩人說道:“好了,就是這個戒指嗎?”

“……”

“……”

見兩人呆滯中,劉秀撿起戒指,遞到哈靈頓麵前:“這車車頭挺輕的,找準位置,用巧力,你也能行。”

哈靈頓反應過來,接過戒指,順著劉秀的話又開始口嗨:“我當然知道我也能行……”

聲音越來越小,他看到了劉秀眯著眼睛笑著看著他。

“艾爾,我們開始練輔控吧。”

“這就開始練了……好!我們開始練!”

……

下午為什麼要和典獄長說那麼多廢話呢?

因為他壓根就冇想過今天就要開始教典獄長輔控。

他以為隻是來溝通聯絡一下感情,商討個學習時間出來。

畢竟輔控這一手,他00-01賽季在刺客的指導下開始學習、到現在三年多了纔有了現在水平。

典獄長輔控能力已經很可以了,想要強化,在他看來不是那麼簡單。

學習的事情可能是賽季結束後的事情。

結果,他差點因為話多被打死!

不過差點被打死這個完全是他的主觀臆測,他暫時真的愛上他前幾天在夜店認識的女友了,如果不是這女友把戒指掉車底下了,讓典獄長消耗了力氣,說不定著急學習的典獄長就打他出氣!

這些都不重要,他現在其實挺想被打一頓,也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下午兩個小時、晚餐後兩個多小時,典獄長已經把他的輔控知識掏空了!

典獄長問了好多東西,在球場上不斷的實踐,有的東西他都得思考一下,才能將那些成了本能的東西說出來要怎麼練……反正到最後典獄長提出來的東西,都是他說不上來或者不會的。

雖然聽說過典獄長天賦超群,但他認為就算是典獄長,起碼也得一個夏天才能學會,那可是高階技術。

現在,他覺得他已經冇什麼可教的了,典獄長隻需要去學那些基本功,通過訓練和比賽把那些理念真正融入到原本的輔控打法就行了。

他這一撮毛,已經被薅走了……

……

……

3月24號,劉秀準點醒來,提取了模擬訓練成果……

“可用治癒值:7339。”

昨天和哈靈頓學會了能練到良好水平的輔控訓練方法,還得自己調整細節不說,治癒值花了一萬二!

比之前向傑夫-麥金尼斯學習入門版本翻了一番!

以後的優秀水平?一流水平?頂尖?

劉秀彷彿看到了一傳天文數字。

洗漱早餐,劉秀看到卿兒在院子裡畫畫,畫的是真-挖掘機……

該說不說,畫畫還是挺文藝的。

到了8點50分,劉秀來到了玫瑰花園球館。

隨行記者開始拍攝,不過這次多了一對攝像采訪組合。

劉秀知道,接下來,他們殘忍的德州三強挑戰賽程來了,其中有姚明。

應該就是來問與姚明有關的問題。

“典獄長,你接下來將要和銀角大王對決,銀角大王的小牛隊在得到拉特利夫後實力突飛猛進,昨天已經追平了灰熊隊的戰績,並列西部第六,有繼續上升的勢頭,你覺得他們會對你們產生威脅嗎?”

“???銀角大王???你們給他的外號不是德國戰車嗎???”

很快,劉秀的困惑得到解答。

記者帶著劉秀來到玫瑰花園球館專門給朝廷台隨行拍攝團隊的休息室裡,播放了銀角大王接受朝廷台專訪時的一個片段。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字正腔圓!還帶點他典獄長說普通話時的口音!

……

……

求月票,求推薦票!

雙倍月票~求票票!

加更4/23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