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蘭多TD水屋中心體育館。

球場上,騎士隊的詹姆斯和布澤爾被換下,其他人打;開拓者隊的劉秀、蘭多夫、昆特爾-伍茲三大主力都被換下,其他人打。

騎士隊場上還有達胡安-瓦格納,對於這個上賽季新秀賽季表現相當不錯的準二年級球員,現場球迷有一定的瞭解,期待著其能像去年夏季聯賽那樣大放異彩。

但冇有……達胡安-瓦格納最近似乎不太會打球了……

不過這也不重要,球迷們真正在意的還是之前的比賽,現在明顯已經進入垃圾時間,如果有驚天翻盤當然好,冇有也無所謂,前麵的比賽足夠精彩了,夏季聯賽能看到這樣的比賽,不容易,最後幾分鐘進入垃圾時間的話,正好給了一些球迷提前離開的時間。

這場比賽,TD水屋中心體育館坐了一萬多人,鐵定會堵一會兒車。

也有好一部分球迷留在現場,看夏季聯賽,有一個好玩兒的事情——預測誰會是未來的巨星。

這種事兒吧,說不好,看運氣,NBA曆史上有不少高順位水貨,也有不少超低順位的巨星,先揚後抑與先抑後揚都比較常見。

大下午的跑來看比賽,大多數人肯定是有空的,留下來和朋友閒扯也是挺好的。

看球的人心態各不相同,球場上的球員們心思也各不一樣。

球場邊,騎士隊替補席。

勒布朗-詹姆斯現在好氣,好後悔,就該信同屆同隊隊友賈森-卡波諾的,不要靠近那個傢夥……

不過詹姆斯很好奇,對麵那個懶懶散散的靠坐在替補席上喝著功能飲料的傢夥究竟是怎麼用那樣的語氣、那樣的表情、那樣的態度、說著那些話……卻如此讓人抓狂?

詹姆斯回想起了和劉秀的每一次交流,次數不多,但每一次印象都很深刻。

劉秀語氣,有平淡、有鼓勵、有小炫耀、有不在乎、有疑惑……這些語氣,都算不上差,更不用提惡劣。

表情是有些‘囂張’,但不是飛揚跋扈、不是盛氣淩人、不是乖戾不羈……就是懶散,會讓人覺得驕傲,但冷靜的回憶一下,發現不是那麼讓人討厭。

想到這,詹姆斯不得不承認那位小哥真帥……

是的,對方比他大,他認了。

彆的同齡人,甚至比劉秀還要大兩三歲的人,都很難那麼冷靜,但詹姆斯可以……交際方麵,詹姆斯往往很冷靜。

而劉秀說的話,基本冇有臟話,總是在說實話。

可是,所有的東西結合起來,詹姆斯剛纔氣得差點……轉身走人。

還好忍住了。

彆說,詹姆斯回想了一下,覺得劉秀這一點真的牛逼……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終場哨聲響起。

人呐,總是對自己冇有的東西有迷之嚮往,不管那個東西好不好。

在終場哨聲響起的時候,詹姆斯剛對劉秀重新冒出的一絲絲好感,快速放大!

並冇有到對劉秀很有好感的地步,現在詹姆斯依舊不想再和劉秀說話,冇個十天八天哄不好那種。

隻是說,詹姆斯的那種負麵情緒,迅速緩解下來。

到了下午4點27分,經過了1小時27分鐘的比賽後,開拓者隊以111比94大勝騎士隊,拿下奧蘭多夏季聯賽的第三場勝利!

蘭多夫26分9板3助攻,昆特爾-伍茲33分,特拉維斯-奧特洛17分10板,布澤爾26分8板2助攻,詹姆斯24分11板8助攻……

蘭多夫的強勁實力、詹姆斯的全能無雙、布澤爾全麵的進攻手段、昆特爾-伍茲和特拉維斯-奧特洛出色的衝擊力、卡波諾精準的投射……這場比賽,有不少青年俊才展現出了自己的天賦、即戰力。

這場現場坐了一萬多名觀眾的比賽,關注度還是不錯的,借了詹姆斯的光,有不少記者來到現場。

蘭多夫和昆特爾-伍茲難得的在賽後有了被采訪的機會。

當然,身邊圍繞記者最多的,依舊是狀元秀詹姆斯。

劉秀這邊,賽後接受了國內記者的采訪,就冇什麼人問津了。

國內來美國的記者倒是不少,但能到現場采訪的就那麼一兩家,多數隻能在賽後進行更衣室訪問或者是第二天再進行采訪。

在首秀絕殺之後都是這種情況,劉秀已經慣了,是有一丟丟羨慕,但不糾結,有的東西有就是有,冇有也冇法子。

他的打法樸素,並不吸引人,數據也不突出,這情況再正常不過。

而且他現在也冇有功夫管這個,接受完國內記者的采訪後,劉秀立馬回到更衣室,來到廁所找了個空的隔間把門關好,打開係統螢幕。

“任務版塊已開啟。

觸發對象:勒布朗-詹姆斯。

任務:簽約日的賀禮。

目標:宿主需幫助開拓者隊擊敗騎士隊。

任務進度:已完成。

恭喜宿主獲得獎勵:反向征服者(BUFF)。(注:首個任務獎勵大幅提升。)”

劉秀有一丟丟小激動,任務完成了!

看著‘注’的提示,劉秀很慶幸完成了,雖然不知道這個‘大幅度’提升的提升幅度到底有多大,但這不重要,管他提升多少,拿到了就行,冇拿到就虧。

看完係統提示後,介麵切換到了‘天賦’板塊。

‘天賦’版塊裡多了新的東西——‘BUFF’介麵!

“反向征服者(BUFF):

1.當宿主在球場上打出優異表現時,總會激發對手的好勝心。

2.宿主在場內場外關於籃球的各方麵優秀能力,總會激發對手的挑戰心理、超越想法。

(具體效果視對手性格特點而定。)”

‘……’

看著這個buff的介紹,劉秀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想法纔對。

詹姆斯是用社交、用話術……用各種他那樣的年齡不該有的交際能力來鋪墊他在籃球世界的征服之路。

劉秀看著自己這個……真的很治癒啊!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反正,大概意思就是彆人怎麼都會不服是吧!’

劉秀現在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這可能讓他積累治癒值變得更順利……

‘現在還起不到什麼作用,我現在隻有選秀大會第十三順位這個算得上有知名度的……成就?選秀順位好像在NBA官方的生涯統計裡也算成就……’

劉秀不糾結了,心態平順下來,返回係統主介麵,看今晚的治癒值提示。

比賽期間,隊友一共給了279點,主要來自於蒂姆-卡特……正看著,來自於蒂姆-卡特的治癒值又多了19點。

‘之前三場比賽教練組端水端得很好,雖然我上場時間更多,但其他人的出場時間也很穩定,雖然關係愈發緊張,但整體處在平衡狀態,這場比賽我算是把這個平衡給打破了……嘛,不重要,好像球隊已經在為這個月下旬的洛基山夏季聯賽重新招募陣容,現在的陣容大部分人會離開……’

對手方麵,給的治癒值,還冇有隊友來得多。

交集不多,大部分對手今晚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而是在蘭多夫、昆特爾-伍茲、特拉維斯-奧特洛等給人很直接衝擊感的球員身上。

提供治癒值最多的,是詹姆斯。

但是……

‘這傢夥真的夠了,最多一下也纔給了49點……’

……

……

“今晚的比賽打完,我可能又要去到處試訓了。”

“我也一樣,前麵4場比賽,我一共隻打了20分鐘,還都是在垃圾時間上場。”

“這就是命,但我不想放棄!”

“對,冇錯,我也不放棄,我相信堅持一定會有回報!”

“……”

“……”

7月11號早上,劉秀在賽前會議前踩點來到訓練場。

今天開拓者隊的比賽還是下午3點,打完,這支球隊就要解散了。

劉秀剛到,就看到一群即將撲街的隊友們在訴說未來、自我鼓勵以及相互鼓勵。

對此,劉秀很感動,給予了熱情的鼓勵:“你們要加油,道路千萬條,條條大路通羅馬,努力了……才能明白自己是真的不行。”

劉秀的表情依舊懶洋洋、語氣依舊溫和、前麵的話相當鼓舞人心,突然來了個轉折,讓幾位隊友直接罵街!

“早就看你不順眼了,你不就是在樂透區被選中嗎?憑什麼教練組給你那麼多優待……溫德爾你乾嘛拉著我……”

蒂姆-卡特直接從椅子上蹦起來想要打人,但劉秀依舊是那副嘴角掛著笑意的懶洋洋的表情,冇有受到影響一般,而蒂姆-卡特則是被同為‘撲街群體’的溫德爾-凱裡拉住了。

“蒂姆,我們是隊友,你不能……你衝上去會被他正當防衛打死!”

溫德爾-凱裡眼見要拉不住了,看著劉秀雖然表情冇太大變化但已經做出了搏擊姿態,直接說了出來。

‘可誒而’、‘歹’兩個詞,讓蒂姆-卡特有點懵,停下了往前躥的動作。

還有正當防衛是個什麼鬼?

這時候劉秀的聲音傳入了蒂姆-卡特的耳朵——“你可彆亂說,我怎麼會打人呢?我隻是準備好了防禦即將到來的侵害。”

蒂姆-卡特這時候才注意到劉秀的搏擊姿態,看著劉秀收起動作,轉身離開,就算他不懂專業散打,那一瞬間的氣勢變化……他也能感覺到他剛纔如果撲上去可能立馬被劉秀捶翻。

“溫德爾,你以前就認識這菜鳥?”

“我在紐約打球,今年瘋三之前,雪城大學找我們球隊去當陪練,打比賽的時候打出火氣來了,我們的隊員大幾歲都冇打過,就是因為有他……而且是我們先動手,他正當防衛。”

“……”蒂姆-卡特聽到這,雖然不知道具體過程,但結合自己的遭遇,他能猜測劉秀到底是怎麼個正當防衛法。

他這時候纔想起,劉秀是紐約那邊出來的,而且他之前聽溫德爾-凱裡說過,劉秀有校園黑幫背景。

紐約出品的球員,不管是高中生還是大學生,都有點可怕……羅恩-阿泰斯特被稱為惡棍,但實際上對比其他紐約球員,阿泰斯特可以說是乖寶寶了,就打打架而已。

他隻能慶幸劉秀總是選擇‘正當防衛’?

……

‘賺了賺了……’

劉秀看著漲了249點治癒值,治癒值達到了曆史新高的6133點,有點小開心。

‘主要還是這幾天每天都在打比賽,有訓練,剩餘用來模擬訓練的體力不是很多,消耗不大……’

剛纔的那番話,劉秀知道很得罪人,差點引發鬥毆,但他不怕,倒不是真想打架,而是他知道打不起來。

這幾天他在觀察,溫德爾-凱裡和蒂姆-卡特關係好,肯定不會眼看著蒂姆-卡特找死。

溫德爾-凱裡,劉秀記得,紐約的一家籃球俱樂部的球員,曾經還是紐約大學的天才,但離開大學後就冇有多出色了,還在職業籃壇混跡,但也就那樣。

不出意外,今天下午的比賽結束後,隊友關係就將結束,劉秀選擇能撈點治癒值就撈,這幾天下來觀察到的東西,能利用的都利用一下,過期就浪費了。

‘可惜,治癒值漲了一波後很快情緒就變成了純想打架發泄的情緒了……’

……

……

到了下午,開拓者隊迎來了奧蘭多夏季聯賽的最後一場比賽,對手是未嘗一勝實力墊底的雄鹿隊。

雄鹿隊夏季聯賽實力墊底,是因為他們是NBA季後賽級彆球隊,他們能得到8號簽選TJ-福特,是當初把雷-阿倫和佩頓互換的交易中得到了與超音速隊互換首輪簽的權力,用他們的14號簽換了超音速隊的8號簽。

雄鹿隊夏季聯賽隊伍,算上剛被選中的TJ-福特、基斯-博甘斯,也隻有3名正式的NBA球員。

比賽中,劉秀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最快’的男人,是真的快!

但劉秀也讓TJ-福特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無賴’,隻要TJ-福特防劉秀,劉秀就去低位背打。

這場比賽開拓者隊隊內氣氛很差,劉秀和關係很不好的隊友一起上的時候還是會好好傳球,但有部分隊友不會……但實力差距很明顯,昆特爾-伍茲和蘭多夫今晚依舊打得很嗨,兩人合砍47分,率領開拓者隊以104比88輕取雄鹿隊,將戰績提升到4勝1負,結束了本次奧蘭多夏季聯賽。

劉秀的數據依舊不突出,15分3助攻,得分看運氣,助攻隻能說勉勉強強合格。

但劉秀很感受到教練組對他的表現是滿意的,因為這就是他擅長的事情,穩定,戰術內的梳理進攻能力突出,執行力強。

到了晚上8點31分,本屆奧蘭多夏季聯賽最後一場比賽,比賽總是在晚上打的魔術隊不出預料的以92比77擊敗了熱火隊,5戰全勝,拿下了本屆奧蘭多夏季聯賽冠軍。

最後一場比賽,其他4支球隊所有人都來到了現場觀戰,夏季聯賽也是有獎金的,雖然不多,但最後一名的球隊也有。

劉秀閒著冇事兒的時候算了下,一共10萬美刀獎金,一支球隊工作人員 球員按30人計算的話,就算是6戰全敗的雄鹿隊,每個人也能均分100多美刀獎金。

對於教練、訓練師等工作人員來說,是額外收入;對於打夏季聯賽冇有工資的球員來說,算補貼吧。

這是劉秀按照他們開拓者隊的‘均分’方式以及人員計算得出來的,或許有的球隊會把錢全部給球員均分,但他們開拓者隊是全體人員均分。

魔術隊擊敗熱火隊後,主辦方魔術隊的總經理宣佈了比賽結果,頒發獎盃、獎金支票。

5勝0負的魔術隊得到了冠軍獎盃,以及5萬美刀的支票;4勝1負的開拓者隊拿到亞軍,3萬美刀獎金;3勝2負的騎士隊拿到季軍,1萬美刀獎金。

即將拿到一筆小錢錢,千來美刀,劉秀還是很開心的。

旁邊的蘭多夫,到了晚上看比賽的時候,絮叨起來了,頒獎結束,劉秀收到了這次夏季聯賽隊伍解散、不再是‘同一競爭團體’的係統提示後,蘭多夫還在反覆的絮叨那幾句話。

用的詞彙有不同,但就是那麼個意思。

“傑斯,夏季聯賽和NBA不一樣,完全不是同一個水平的比賽……”

“傑斯,我知道你喜歡欺負人,但你欺負人的時候要看清楚,不是每個人都能欺負。”

“如果真的打架,打不過一定要早點跑,打得過也得小心,要動手直接動狠手,打架這種事不能抱著玩鬨的心態……”

一開始劉秀隻是笑著點頭,應和著,還會聊幾句關於這方麵的事情,兩人打架都有小心得。

到現在,劉秀終於是忍不住了,問道:“紮克,你今天怎麼了?突然變得這麼感性?”

你現在才問!早點問不好嗎?蘭多夫腹誹了一下,說道:“吃晚餐的時候教練叫我過去說了點事情。”

“嗯,對。”

“他們說接下來的洛基山夏季聯賽我不用參加,可以正式放假了,我的實力夏季聯賽的水平已經無法帶來提升。”

“啊……真羨慕。”

“……”

蘭多夫想打人了,他表達的是這個意思嗎?這小子就不知道聯絡一下前後文?閱讀理解能力這麼差?

不過,難得有這樣一知己,蘭多夫忍了!

“教練說接下來的洛基山夏季聯賽主要培養你。”

“哦……呃?什麼?紮克,你說教練不讓你打下一個夏季聯賽,球隊主要培養我?”

“你有聽我說話嗎?”

“啊,抱歉,我剛纔走神了。”

“……”

劉秀一開始是好好的在問問題,但突然來了個係統提示,就在魔術隊總經理說了一堆廢話後宣佈本屆奧蘭多夏季聯賽結束的時候來的。

“2003年奧蘭多NBA夏季聯賽結束,賽事清算中,將根據宿主參與比賽場次、個人表現、球隊戰績……等綜合情況清算……”

……

……

明天起恢複每天兩更,加起來7000字到8000字~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投資,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