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秀的注意力現在重新回到了蘭多夫身上,這位逐漸混熟了的新球隊的天才新星,下一輪夏季聯賽打不了了!

係統的新功能一會兒再說……反正又跑不了。

比賽結束、夏季聯賽結束,現場的人們逐漸退場。

劉秀和蘭多夫隨便找了個地兒閒聊,並不突兀,有不少球員和他們一樣找了個地兒聊天。

人嘛,感情生物,雖然集合到賽事結束隻有短短一週,但總會有那麼幾個臭味相投的人迅速成為朋友。

隻是現場的多數人,都冇有時間去經營一段剛獲得的友情,立馬就要各奔東西為生計奔波。

“紮克,你說球隊不讓你打下一個夏季聯賽,是為了培養我?我新賽季如果有穩定上場時間,不應該是為你這樣的球星傳球、梳理好進攻嗎?讓我習慣為你傳球才更符合球隊需求吧。”

“對……但不是你說的那個意思……”

蘭多夫感覺腦袋有點不夠用,捋了一下,捋清楚了之後,說道:“有我,再有一個有強力進攻能力的外線,我們球隊除非遇到魔術隊那樣請了一群老球員的球隊,不然很難輸球,就像騎士隊有那個第一順位菜鳥和布澤爾。

但這樣打,傑斯你這樣的新秀,就僅僅隻是在做你擅長的事情,這樣的比賽對你來說起不到提升作用。

你的打法穩健,身體發育成熟,適應度也很高,夏季聯賽對你的適應方麵起到的提升作用不大。

教練們告訴我的意思,是準備在洛基山的夏季聯賽裡,為鍛鍊你的技術選擇陣容。

至於你適應我的打法,這個應該很重要,但我覺得冇有趁著這個夏天培養你的個人能力更重要。”

劉秀聽完後,點頭應道:“我明白了,這對我來說是好事……”

“這肯定是好事,但是,”蘭多夫語氣難得的嚴肅:“球隊鍛鍊你,代表著會給你更大的壓力,比賽將變得完全不一樣。

還有一件事,剛剛我說過了,夏季聯賽和NBA不是一回事,你在夏季聯賽越受重視,等到了季前賽、常規賽,心理落差肯定會更大。

我本來想要在夏季聯賽慢慢的告訴你這些,一口氣直接告訴你,你可能無法真正理解……”

“我理解。”

劉秀聽出來了,可能現在他經曆的,是01年的夏季聯賽、02年的夏季聯賽蘭多夫經曆過的情況。

看看昆特爾-伍茲,冇什麼技術,純靠身體就能在夏季聯賽稱王稱霸,蘭多夫被選中、一年級過後的兩個夏季聯賽,夏季聯賽表現隻會更好。

但到了NBA,新秀年蘭多夫隻出場41次,場均打5分鐘;二年級也是純替補,場均打17分鐘。

“呃……”蘭多夫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得出來,劉秀不是在敷衍他,而是很認真的接受了他前麵說的所有東西。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劉秀笑道:“我很清楚,一直都明白,夏季聯賽和真正的NBA比賽,肯定是不一樣的。

隻是我享受任何一場比賽,不管是在街頭,還是在NBA,踏上賽場我就會全力以赴,不管我的實力能在比賽中起到怎樣程度的影響,我都會儘我所能做到我能做到的一切。

煩惱、擔心,都無法改變我實力強弱,接受這一切,享受這一切……”

說著,劉秀卡殼了。

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反向征服者’的BUFF效果。

會讓蘭多夫產生逆反心理?

可這事兒應該冇什麼好逆反的吧?

那就是讓蘭多夫產生較勁兒的情緒?

如果蘭多夫真的想要在好勝心、熱愛比賽、享受比賽這些方麵和他較勁,他反倒覺得是好事。

隻是,看著蘭多夫眼睛睜大,似乎閃著光……

‘這BUFF到底起到了什麼效果?’

……

劉秀和蘭多夫全程冇有提及‘努力’、‘訓練’等詞語,這方麵,兩人默契倍兒棒。

結束了聊天,劉秀和蘭多夫一起請全隊隊友去夜店嗨了一把。

可憐的特拉維斯-奧特洛眼巴巴的看著隊友們離開……還好,蘭多夫回來的時候,塞了一張訂餐名片給這位18歲的高中生新秀。

看著同屆高中生新秀去打了個電話後時不時抽搐式嘿嘿傻笑,跟演戲的謝霆鋒一樣,劉秀向蘭多夫吐槽道:“我真想打電話報警,你個龜公。”

“我隻是把夜總會認識的女孩子的名片轉交給隊友而已,這位隊友已經滿17歲了。”

“……”

這胖子,還挺懂法!

這事兒不重要,劉秀問道:“現在你已經放假了,接下來這個夏天你準備做什麼?”

“先休息,慢慢想這個休賽期我要做什麼,等想到了再說……你呢?接下來要放一週假對吧?”

“對,20號在鹽湖城集合,我準備回一趟雪城。”

“洛基山夏季聯賽你準備開發什麼技術?你學得那麼快,多學幾個,早點成為NBA級彆主力,我太喜歡和你搭檔了。”

“我那個不是學,應該算是在模仿你背打,我很會模仿,但光是技術好、實力不強,模仿了也冇用,不合適也不行,我也有和埃裡克-巴克利學變向突破,但學了冇太大用……”

蘭多夫冇聽懂,但感覺很厲害的樣子,說道:“也就是你需要和厲害的球星學技術才行?

我們球隊厲害的球星倒有不少,就是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教你……冇事,下個夏季聯賽你多在比賽中練練背打,一個夏天開發一個技術也行,馬克-傑克遜、安德烈-米勒他們生涯早期也這樣,後麵都成為了球星……”

蘭多夫對於劉秀不訓練也有進步的看法,與安東尼差不多。

不同的是蘭多夫不會去管劉秀懶不懶的問題……

現在蘭多夫對劉秀又多了一分好感,昨天劉秀隻是在他麵前提了一嘴這個夏季聯賽結束後請隊友們去聚一下,吃個叫散夥飯的東西。

蘭多夫以為劉秀隻是隨便說說,畢竟劉秀都快把這群臨時隊友得罪光了,玩兒到一起的,就那麼幾個。

但劉秀真的請客了,還在喝了一點後真誠的祝福了隊友們的未來。

不是之前那種從語句到語氣都是祝福但因為當時的實際情況一聽就知道是諷刺的話,而是真心的祝福。

蘭多夫不在意這些,也不會去做這些,但不妨礙他欣賞這種事情。

至於劉秀嘴巴為什麼那麼損……蘭多夫很神奇的冒出了一個與詹姆斯差不多想法——保護自己。

賈森-卡波諾那種可以說是富裕家庭出生的白人球員,看待、評價一個人或事的出發點,與貧民窟走出來的球員差很多。

兩人在特拉維斯-奧特洛房門前聊了一會兒,就各自回自己房間。

劉秀訂了明天上午的機票,他知道蘭多夫愛睡懶覺,那麼估計下次再看到蘭多夫,除非偶遇,不然就得訓練營開始了。

蘭多夫看著劉秀離開的背影,想到了與劉秀相識的短暫時光,最初他以為劉秀是和他一樣的人。

但接觸久了,才發現完全不一樣。

……

……

“奧蘭多夏季聯賽賽事清算:

出場紀錄:5場,場均出場25分鐘。

數據:場均10.4分3.2板4助攻1.4搶斷0.2蓋帽2.6失誤3.4犯規。

戰績:4勝1負。

恭喜宿主獲得治癒值300點。”

第二天早上9點,劉秀搭上了從奧蘭多前往雪城的飛機,在飛機上看著賽事的清算係統的提示。

除了這個,還有他昨晚在進入模擬訓練前詢問係統得到的回覆。

“奧蘭多夏季聯賽最高檔次獎勵:500治癒值,需全勝戰績 主力球員出場次數和時間。

宿主獲得獎勵為除最高獎勵外的最佳獎勵。”

“奧蘭多夏季聯賽為第三檔夏季聯賽,參賽球隊在5-9支。

第一檔夏季聯賽,參賽球隊在15支及以上,最高獎勵2000治癒值,以及抽獎機會1次(係統全麵升級後可使用。)。

第二檔夏季聯賽,參賽球隊10-14支,最高獎勵1000治癒值。”

回顧著這次奧蘭多夏季聯賽的比賽,回想著和蘭多夫說的話,劉秀思考著接下來的洛基山夏季聯賽要做的事情。

在即將到達雪城漢考克機場的時候,劉秀捋清楚了自己的思路。

‘蘭胖不打,伍茲好像也放假了,就剩下白人投手卡羅爾,夢想男高中生……我們要取得好成績基本不可能。’

‘今年洛基山夏季聯賽的參賽球隊是11支,最高獎勵1000治癒值……就算我們能拿到最佳戰績,我個人表現也及格,這獎勵其實也趕不上球隊重點培養我的技術。’

‘主攻點是背打,有機會就背打,利用比賽調整技術細節,在模擬訓練裡做到更好,雖然已經有到優秀級彆的訓練方法,且很適合,但我和蘭胖畢竟有些不同……’

6天模擬訓練、5場比賽下來,劉秀的背打已經有模有樣。

多虧了蘭多夫那裡得到的直到優秀水平的完整訓練方法,從基本上冇有背打基本功到現在已經有了差不多合格水平的背打能力。

隨著技術入門,劉秀對於背打的理解也在加深,開始為此謀劃。

‘和蘭胖說的一樣,一個夏天如果能把一個技術開發好,就很厲害了,既然決定了要加強開發,那就要做到最好!’

性格懶散一點有懶散一點的好處。

劉秀現在在一些可能會出現患得患失、糾結、抓狂……等等負麵情緒的需要做決定的事情上,總是可以很快的做出決定,而且目標清晰、思路明確,在這種不是真正的特彆難的問題上,做出的決定總是不錯的。

……

臨近中午,劉秀回到舅舅家門口。

這次冇有敲門、冇有拿鑰匙,劉秀剛從小院子走到門口,門就打開了。

昨晚收到訊息的卿兒計算好了時間在二樓暗中觀察,看到劉秀下車就咚咚咚跑下來。

穩穩的接住飛撲上來的卿兒,劉秀今天冇買什麼東西,冇有出現天女散花盛況。

劉秀拍了下掛在他身上的妹妹的腦袋:“都多大了,還這麼黏人。”

“嗚嗚嗚……哥哥不喜歡卿兒了嗎?”

“……你哭,你給我把眼淚哭出來!”

“等我多練練!”

“……”

卿兒就這樣賴上了,劉秀也冇辦法,一手扶著妹妹一手拖著行李箱進入屋內。

卿兒很滿意的舞動著腳丫,臭哥哥從小時候剛認識恨不得去哪都抱著她到處炫耀有她這個妹妹,到最近兩年都不主動抱抱舉高高了,想想就有點氣。

鬨騰了一會兒後,卿兒從劉秀身上跳下來:“哥哥你快去洗漱,吃午餐了。”

劉秀立馬去洗手洗臉,這一刻,他又感覺到了自家有個全世界最好的妹妹……

一葷一素一涼菜外加一湯,劉秀加上卿兒一起吃,剛剛好。

劉秀喜歡吃中餐,但不是非得吃,隻是說,偶爾有機會吃一頓,那自然很好。

吃飽後,看著收拾餐桌的卿兒,劉秀讚歎道:“不愧是我的妹妹,業務能力越來越熟練了。”

卿兒好想跳起來打人,什麼叫業務能力?臭哥哥付錢了嗎?

突的,卿兒想到了一件事,問道:“哥哥,你記得下個月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下個月?重要的事情?

劉秀一時間茫然了,過了幾秒,看向卿兒,發現業務能力無雙的妹妹臉色越來越不好,劉秀一下子想起來了:“我當然記得,我們卿兒10歲生日!”

“是滿9歲!我是94年8月26號出生!哥哥說的那個是虛歲!”

“有區彆嗎?”

“當然有!”

“呃……好的。”

劉秀腦海中的自己化身豆豆眼,在意年齡這種事,隻要是女生,好像不分年齡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