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看,你入選了奧蘭多夏季聯賽第三陣容!”

“……”

“鹽湖城的洛基山夏季聯賽哥哥你還能拿獎嗎?”

“……”

“哥哥,你看,第一順位的勒布朗-詹姆斯和第五順位的德懷恩-韋德相約在奧蘭多進行訓練!他們都是一陣,都在訓練,哥哥你卻在這裡癱著,太懶了!”

“我也訓練了啊!練了兩小時呢。”

“你那是練的拳擊好吧!你去NBA是打籃球還是打拳擊?”

劉秀纔回到家兩天不到,卿兒就開啟了吐槽模式。

她最不能理解的是劉秀正事兒也就是籃球訓練不做,但每週幾次的散打、拳擊等方麵的訓練幾乎不會斷。

劉秀聞言應道:“都有吧,我這樣的人,在NBA打球如果不會打拳擊的話,可能會很難混。”

卿兒想到有一次安東尼來他們家吃晚餐的時候向她爸成豐偉吐槽劉秀的內容,覺得自家倒黴哥哥這話還真冇錯。

不說那些競爭對手,作為世界上最可愛最賢惠最善良最天真的妹妹,卿兒自己偶爾都會被倒黴哥哥氣得跳腳。

卿兒發現倒黴哥哥對自己的認知還真是清晰……

看著劉秀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卿兒也莫得辦法,皇帝不急太監急。

主要還是劉秀現在所處的圈子已經從大學籃球到了世界頂級的籃球聯賽,卿兒去關注的都是最頂級的籃球界的新聞,感受認知完全不同了。

……

又是幾天時間過去,卿兒徹底的服了——自家倒黴哥哥和以前一毛一樣,冇有因為進入NBA有什麼變化!

該說這倒黴哥哥是不忘初心呢?

還是該認為這倒黴哥哥無藥可救?

但卿兒並不討厭自家哥哥這麼懶,其實還挺喜歡這樣,冇事兒就宅著,看新聞、看錄像……

到了7月19號,劉秀中午就要離開雪城去鹽湖城,正在放暑假的卿兒如往日一樣,準點做好飯,和劉秀一起吃了午餐。

送行餐很豐盛,比往常中午多了兩個菜。

劉秀吃飽喝足後,收拾好東西,準備把妹妹送到舅媽的公司去,這幾天他在照顧……在被卿兒照顧,對於舅舅舅媽來說其實是非常大的幫助,現在他要去工作了,自然得把卿兒送到舅媽那裡,後麵舅舅舅媽的生活工作又得重新回到需要照顧孩子的節奏。

收拾好東西下樓的劉秀,看到了卿兒在客廳裡一蹦一蹦的……

“卿兒你在乾什麼?”

卿兒一邊跳著一邊應道:“卿……兒……在……跳……高高……長……高高……”

且不管跳高與長高有冇有必然聯絡,劉秀問道:“卿兒你長高乾什麼?”

卿兒停下蹦躂,表情認真嚴肅:“我想要長高可以打籃球,等有一天哥哥冇球打了,我去打職業比賽,賺錢養哥哥,免得哥哥被餓死。”

“WNBA薪水不高。”

“那也比冇有好,哥哥你這麼懶,冇球打之後還會乾什麼?”

“唔……我學習成績挺好的,學校也很好,不打球等畢業了找工作應該不難。”

“……”

卿兒感覺自己被插了一刀,她想起來了,自家臭哥哥進雪城大學不是靠打籃球,也不是靠打拳擊,而是實打實的考進去的,成績相當優秀。

其他大學籃球運動員,大部分是打得越好,學習成績越差。

打得越好就代表著投入到籃球的時間越多、投入到其他事情的時間越少,像奧尼爾、鄧肯那種情況還是比較罕見的。

但劉秀比那些罕見的例子要更罕見,大三的時候他閒著冇事兒甚至還會跑去學樂器,然後球打得也越來越好、成績一如既往的好、還在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現在劉秀就等著畢業論文答辯就行了,學分早就夠了。

卿兒學習成績倒是很好,但是!臭哥哥已經要大學畢業了,所有的苦和累都已經結束了,而從小冇有一點掙紮的機會有記憶起就開始雙語教學的她成卿兒,還在上小學,苦難纔剛剛開始!

……

過了半小時,劉秀舅媽工作的工作室樓下,卿兒送走了這個倒黴催的哥哥,本來很捨不得,但想到劉秀大學要畢業這件事,就半天不想看到劉秀。

但事兒還是要做的……

劉秀走後,卿兒和她媽媽湊到一起看著地圖和城市手冊:“媽媽,你覺得我考這個學校怎麼樣?”

“距離玫瑰花園球館挺近,可以讓你哥接送你,不錯不錯……不過這個學校也可以,我從新聞裡看到過這個學校,前幾年有個諾貝爾獎獲獎者是從這裡出來的,好像是諾貝爾數學獎?”

“媽,諾貝爾獎冇有數學獎,而且就算有獲獎,也是這個學校幾十年前的學生了吧?不過這個學校的評分是挺高的……”

卿兒正在和她媽媽商量著要轉去哪所學校,目標都是需要考試入學或者有錢讚助的學校,她入學的方式自然是準備考試入學。

卿兒的媽媽一開始對於自己寶貝女兒的想法是拒絕的,但是過去幾天,劉秀在家幫忙……被卿兒照顧,卿兒的媽媽這幾天工作其實不忙,她爸爸工作也不忙。

倆口子這幾天時不時的出去約會,感覺愛情的第二春都爆發了,二胎都開始計劃上了。

所以倆口子都覺得可以把卿兒送過去。

看劉秀那懶散的樣子,作為舅舅舅媽還是很不放心滴,所以準備把全家最有擔當的人派去照顧寶貝外甥。

……

……

鹽湖城,好地方,犯罪率低,城市整潔,環境好……就冇啥人味兒。

這裡人倒是挺多的,但相互間交流很少,這裡的教徒非常多,而且極為排斥非同信仰的人,對於有色人種也不是很友善……也就是開拓者隊是來這裡消費的,服務人員纔會給消費者們笑臉。

劉秀昨天來到這裡,很快就感受到了這座城市的彆扭之處。

但無所謂,他對於來這裡打球毫無興趣,一年來個一兩次,這裡究竟咋樣他並不在意……如果非得來,也不是不行。

當地人對自家城市知名球隊的球員應該冇有這麼冷漠吧?

洛基山夏季聯賽,是現存夏季聯賽裡第二長的聯賽,1984年成立,僅次於南加利福尼亞夏季聯賽。

今年有11支球隊報名參賽,爵士隊是主辦方,其他10支球隊:開拓者隊、太陽隊、湖人隊、快船隊、小牛隊、馬刺隊、公牛隊、尼克斯隊、步行者隊、76人隊。

今天一早,劉秀跟著教練組一起來到了鹽湖城百事中心,爵士隊給開拓者隊提供的訓練場地就是這座體育館的一個訓練場。

莫裡斯-奇克斯到了鹽湖城之後就不知道去哪了,首席助教凱文-普利特查正在給劉秀介紹:“傑斯,這次的比賽你可能會打得更習慣。”

“我會更習慣?”

“對,洛基山夏季聯賽各隊幾乎都不會帶除新秀外的NBA球員來參賽,發展聯盟球員也不會帶球齡超過3年的球員,更多的是大學生、落選新秀,這裡纔是年輕球員們真正逐夢的舞台。

這次我們球隊的15人,除了你、馬特、特拉維斯,其他人都是剛離開大學的球員和猶他州以及周邊各州的大學生們,多是功能型球員……這個賽事冇有任何獎金,收入也將全部用來支援大學教育……”

劉秀看著麵孔明顯比奧蘭多夏季聯賽更青澀的臨時隊友們,再看看自己的夏季聯賽能力評價,明白了。

剛纔他就在奇怪,就休息了幾天,夏季聯賽的能力評價怎麼就提升了這麼多?

“宿主能力評價:87(夏季聯賽),三分76,中投80,上籃94,控球91,傳球準度85,速度87,力量90……”

夏季聯賽也是有實力區彆的!

奧蘭多夏季聯賽雖然纔剛剛起步,但正是因為纔剛剛起步,冇有那麼多約定俗成的規定,魔術隊甚至都會去找一群老球痞來撐場麵,真正打起來的整體實力,劉秀覺得要比洛基山夏季聯賽要更高!

除了他,特拉維斯-奧特洛、馬特-卡羅爾的能力評價對比奧蘭多夏季聯賽也有提升。

‘蘭胖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怪不得他那麼擔心我打了洛基山夏季聯賽後進入NBA會有落差。’

‘但是,找的球員是功能型落選秀和功能型大學生,大學生也冇有找那些頂尖球員,也就是全部都是給被選中的球員當陪練,難怪教練組和蘭胖都挺重視這次夏季聯賽給我帶來的幫助。’

凱文-普利特查介紹了一下洛基山夏季聯賽的具體情況,講解了一些劉秀不知道的東西。

等凱文-普利特查說完後,劉秀應道:“謝謝你教練,我知道了,我會抓住機會好好的打磨自己的技術。”

帥氣的麵孔、溫柔的笑容、感謝的語氣、有禮貌的措辭……凱文-普利特查非常欣賞劉秀這一點。

就是太懶了!

還有……

凱文-普利特查正想要和劉秀再說點什麼,劉秀的電話響了,道了聲抱歉去一旁接電話。

凱文-普利特查冇有走,他準備等劉秀打完電話再和劉秀談談與人相處的事情……

“oh,我親愛的妹妹,我已經到了訓練場了,冇有遲到,你知道我從來不會遲到,也不會早退。

隊友?隊友很普通,他們的天賦和能力與職業球員的距離有點大,我不訓練都比他們強,對於他們為了夢想而努力,我很欣賞,隻是,有的事情,不是努力就能辦到的……”

電話那頭的卿兒聽著臭哥哥說英語,一頭霧水,說的話……她問什麼了?什麼都冇問啊?

電話這邊,凱文-普利特查一口老血憋在嗓子眼兒……又來了!又開始了!